首页 > 再学习 > 再学习论 > 知识组织论 > 

知识组织理论的三维结构

2016-10-11 11:22:27 《图书馆学研究》 王琳

  【内容提要】文章将知识组织理论划分为面向个体(微观)、面向社群(中观)和面向社会(宏观)三个不同维度,对三个不同维度中的代表性理论进行了论述。在微观维度讨论了知识基因、作品和知识元理论,在中观维度讨论了多元知识表示和认知工作分析,在宏观维度提出了超领域分析的思想。

  【关键词】知识组织/三维结构/超领域分析

  1引言

  知识组织是情报学研究的核心领域之一,长期以来在学科中保持着较高的研究关注度。国际知识组织学会(ISKO)机关刊物《知识组织》2008年出版了专刊“何为知识组织?”,负责专刊的ISKO原主席、UDC主编Mcllwaine和OCLC的DDC主编Mitchell指出,编辑该刊的目标是为知识组织提供一个理论、方法论、方法和术语的共享研究框架[1]。可见,对知识组织理论体系的整体结构研究已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之一。本文认为,根据所针对的服务目标和对象不同,知识组织理论可以从面向个体(微观)、面向社群(中观)和面向社会(宏观)三个不同维度加以划分,分别形成个体维度上的知识组织理论、社群集合的知识组织理论和社会维度上的知识组织理论。这三个维度并非互不相干,而是相互关联、有机统一的,能够把知识组织活动中“人”和“物”的个体、群体和社会维度加以集成,形成理论整体,使理论能够对知识组织问题和过程做出全面的描述、解释和预测。本文以知识组织的三维结构和各维度中的典型理论研究为题,进行初步探讨。

  2面向个体的知识组织理论

  在这一层次上,个体有“人”和“物”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指知识组织的服务对象是个体的人,二是指知识组织以提供纯情报为目标一直致力于的知识个体组织单位——知识单元的研究,它是知识组织工作处理的对象。

  面向个体服务对象的知识组织是以个体的知识需求、认知模式、兴趣偏好和行为习惯为知识资源序化的基本原则而开展的组织工作,目标是让个体能够快捷、方便地获取所需的知识。在网络环境下,这方面的研究日益增多,典型的就是个人数字图书馆中的知识组织系统和网络个性化知识组织系统。这些系统具有对网络知识采集和组织的智能代理功能和知识推送功能,允许个人依照自身的认知水平和使用习惯来定制系统界面、资源组织形式和检索机制[2]。书签法(bookmarking)也是个性化知识组织的常用方法;通过个性化知识组织研究,我们能够创建为单个用户定制知识组织与检索的新方法;其中要注意的问题是人工过程环境中创建相对稳定的信息空间等[3]。

  知识单元的研究也是知识组织在这一维度上关注的重点。知识的表达与组织从文献单元向知识单元的转换被认为是情报学在微观上取得突破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4]。目前对知识单元有不同的认识,如认为知识单元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知识单元广义上是知识不同层次的、自成一组的相对独立单位;狭义上是知识不再分解的基本单位,是构成知识的最小、最基本的要素[5]。再如认为知识单元是知识管理中可以对关联知识进行独立、自由、有效地识别、处理和组合的最小的、不可分割的基本单元[6];知识单元是知识的最小功能单元[7]等。这些认识虽然在观点表述上有差异,但基本共识是知识单元应被看做知识微观上的基本单位,以知识单元为知识组织的出发点,通过建立单元之间的有机联系和单元的不断积累、扩充,形成序化的知识集合。情报学中对知识单元理论的研究主要有如下几种理论。

  2.1知识基因

  知识基因的理论起源是英国的道金斯(Dowkins)类比于生物遗传学中的基因而提出的思想基因(memes)理论。思想基因是指具有稳定性、再现性和逐渐变异性的科学思想基本单元;印度学者斯·科·森把思想基因引入情报学,提出了“情报基因”的概念,建议绘制“情报基因进化图谱”进行知识组织;而知识基因则是我国学者在借鉴这些思想基础上提出的,意指知识遗传与变异(即知识继承与发展)的最小功能单元,在结构上具有可分解性[8][9],因此在功能和结构上分别兼有知识单元定义、狭义和广义的特点。科学概念是知识基因的表现形式,也是知识遗传与变异的基本单位。情报的功能是促进知识基因的变异。了解和掌握某一学科的知识基因和变异法则,就能进行知识组合,预测该学科发展趋势[10]。以知识基因为基础,又可以发展出知识变异体(知识进化、创新产生的新知识)和知识空白体(知识体系中有待填补的空缺)两种功能单元,形成知识三体;依据知识三体可以建立知识进化模型,在数据挖掘和知识发现中引入它能实现挖掘技术向语义和语用层次的提升[11]。

  2.2作品

  作品(work)的概念早已有之,自帕尼兹、卡特等早期学者伊始,就有了对作品概念的定义。1961年的巴黎会议和1998年IFLA的FRBR的出台标志着对作品内涵认识的不断深化。作品不再被认为是任何单篇的文献或文本,而是抽象意义上的智力或艺术独特创造物,是其各种实现形式(instantiations或称实例)的集合体(如音乐作品的文献形式集合、演奏形式集合、文学作品的小说、电影、话剧形式的集合)[12]。斯密瑞赫将作品定义为使用文本(text)的方式创造出来并嵌入文献之内、以传播给接受者为目的的思想(idea)集合,随之演化出的一个操作性定义则是,作品是由思想(ideational)内容和语义内容组成的知识新综合;一件作品有多种多样的物理实现形式[13][14]。作品是源生自特定文化视角的实体,承载着文化,它没有最佳的实现范例,也没有固定不变的锚定点(anchor),相反其意义很大一部分是从不断演化的文化里对它们的认识和解释、再解释当中衍生而来的;这样作品又可以看作是有着共同社会文化作用的各种表现形式的实体集合;作品与文化关系的另一体现是作品一旦成为了其所在文化的规训(canon)的一部分,它就会有显著的衍生(derivation)与变化(mutations),前者如后续版本,扩充、精编,后者如翻译、改编等,其思想和语义内容都会发生变化。把作品当做知识单元的益处在于能够将具有同一基本思想的知识实体集中在一起,用户在浏览或检索时以此为入口就能够在同一思想主题衍生与变化的不同实体表现形式之间进行自由选择,使自己的知识需求在细微的层面得到满足,同时对特定思想主题的知识内容有一个鸟瞰的全景式认识。

  2.3知识元

  知识元理论是我国近些年来兴起的理论,它最初为解决知识标引问题而提出的。知识元是不可再分割的、具有完备知识表达的知识最小独立元素,是构成知识系统的基元,可以分为描述型和过程型两大类,基本结构包括名称、表示、法则、操作、导航、上属和相关等;知识元的不同排列组合可以构成不同的知识单元,不同知识单元按不同的逻辑关系又可组成不同的知识元链接,大量的知识元链接就可以形成知识网络[15][16]。知识标引即是通过计算向导信息与知识元的关系来实现从知识内容中抽取知识元的。布鲁克斯知识方程式根据知识元理论可以改写为K(S)+N[K(E)+K(S)]=K[S+ΔS]。其中K(E)是知识元,N是信息导航链接,信息与知识元之间导航链的关系能成为进一步建立知识元自由集成检索系统的依据[17]。目前已有了人工知识元抽取、软件知识元抽取、知识元面向对象表示和知识元对象链接等方面的实验[18],初步证实了知识元技术方案的可行性和理论上的正确性。可见,知识元等同于本文中所界定的知识单元,而知识元理论所指的“知识单元”则是更高一层的复合知识单位,并不是最基本的知识层次,这一点应予以注意。

  除此之外,有关知识单元的理论还有知识陈述、知识因子等,尽管理论内容各具特色,但基本原理同本文界定的知识单元是一致的。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在知识组织的个体对象研究中,知识单元之间的有机联结与知识单元是同等重要的,只有把知识单元置于其所处的关系联结网络之中,它的意义和效用才能彰显出来,知识才能形成系统的整体。这也是知识地图、知识元理论中各自对知识结点的联结、知识元链接予以重要考量的原因。这与符号学中的互文性(intertexuality)所强调的“文本不能视为意义确定之物,只能通过与其相关的其他文本对它的吸收和转换才可被理解”讲的是一个道理,由此,赫约兰德和爱布瑞森甚至认为知识组织的分析单元不应根据对文献单位的层层解构(即追求知识的最小粒度)来界定,而应根据文献或文献的构成单元(如信息单元、知识元)与表达同一主题或理论观点的其他单元之间的关联关系来确定[19]。单元间联结的作用由此可见一般。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认为没有知识单元间的关系,知识单元的概念也就无所依托。关系和联结不是知识单元上的附加物,而是内化于知识单元构成与价值之中的必需物。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