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再学习 > 文明港 > 

瓷器拾趣

法门寺地宫惊现秘色瓷

2014-11-20 13:16:30 希望出版社《瓷器的故事》


  公元819年,韩愈听说唐宪宗准备由大臣率30名宫人,持香花前去临泉驿,迎请佛骨入宫供奉,便上疏一份“谏表”,提出三点反对意见:

  其一,韩愈说佛骨乃凶秽之物,不能进宫;其二,韩愈又说迎送佛骨之举,不光彩,也非吉利;其三,韩愈建议“毁掉”佛骨。

  在这一份“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谏表”结尾处,韩愈坦言: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臣不怨悔。他的态度很清晰:倘若有什么不测之灾降临,我甘愿担当,无怨无悔。

  韩愈的上疏激怒了唐宪宗,不到七天时间,宪宗就将韩愈贬去广东潮州。

  韩愈在途中写下《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此前,从唐高宗开始,相继有武则天、肃宗、德宗四次迎佛骨舍利入大内供奉,宪宗这是第五次迎佛骨舍利。

  法门寺由唐高祖李渊命名的,是历朝皇帝专门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的寺院。法门寺做佛事非常隆重,通常由皇上亲自主持仪式。这枚佛祖指骨舍利,原先为了便于广大信众瞻礼,供奉在佛塔的琉璃瓶中,那时还没有地宫。

  世事难料,唐宪宗竟在迎佛骨舍利后不久,突然逝世了。

  大唐皇帝信佛居多,也有信仰老庄道学的,还有一位暴力“灭佛”的武宗。

  离宪宗去世仅二三十年,当权的武宗一反先例,毁佛庙、捣佛像,史称“会昌灭佛”。法门寺也在这次浩劫中残遭破坏。

  直至懿宗上台才恢复佛事,复建了法门寺并易名为“重真寺”。

  懿宗欲按前朝规矩恭迎佛骨舍利。此时的佛骨舍利究竟在哪里呢?谁也不知道。消息传出后,众多僧徒自发地来到法门寺周围反复寻觅,终于在寺院的西北角发现了佛骨舍利。

  佛骨舍利有了,然而鉴于宪宗迎佛骨舍利而暴毙的往事,朝中大臣对是否迎佛骨舍利展开了激烈争论。最终,懿宗毅然决定:“吾生已见佛真身,死亦无恨”。

  于是,择定一个吉日,自法门寺恭迎佛骨舍利入京城大内,街道彩棚林立,佛音震天,后来又在城内各寺庙供奉达九个多月,再送回重新修复的法门寺。

  接任懿宗帝位的僖宗,考虑到佛骨舍利的安全,特意兴建了地宫,明文规定只有皇帝亲临供奉时,才能开启地宫之门。

  从地宫大门被铁锁禁锢之后,这座地宫的具体位置连同地宫里的祭品供器,不知为何再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干扰过,竟然默默地藏身了一千余年……

  1981年8月24日,法门寺的砖塔因遭遇地震与暴雨,轰然倒塌了半壁。文物工作者在灾后维护现状、清理塔基的最初岁月,地宫尚未露出地面。此后,随着维修与复建工程的推进,地宫的入口才被人发现,由铁锁紧紧锁死的大门也露了出来。

  对法门寺地宫的正式发掘,从此拉开了帷幕。一批稀世至宝出土了,其中既有大唐皇帝顶礼膜拜的佛骨舍利,又有懿宗和僖宗供奉用的大量金银器、瓷器、玻璃器、丝织品,还出土了记录地宫器物的“物帐碑”。

  先说佛舍利,考古人员从七重函套里出土的舍利并不只有一枚,而是四枚,这四枚舍利的形状、大小、色泽极为相似。四枚舍利全是真佛骨吗?

  专家考证的结论是:其中有一枚是灵骨,即真身舍利,另三枚属“影骨”,影骨属摹制的佛骨,为防盗而摹制的。但是按照佛家的说法,“影骨”也属圣骨,与真身舍利具同等意义。

  专家找到了唐朝道宣律师在《集神州三宝感通录》中的一段记述:“(指骨舍利)形状如小指初骨,长才二分。内孔正方,外楞亦尔。下平上圆,内外光净。余内小指于孔,恰受,便得胜戴以示大众”。此段文字说明,道宣律师当年曾亲手试戴过佛指舍利。他记下的尺寸与形状,跟千年后出土所见的佛指舍利完全相符。

  再说地宫藏品。实地丈量的数据显示,地宫长21.12米,面积31.48平方米。出土物品除佛指舍利,还有金银器、琉璃器、珠宝玉器和瓷器,共达2499件。

  最后来说瓷器。地宫里藏有的瓷器,如“物帐碑”上所记:懿宗恩赐“瓷秘色碗七口,内二口银棱,瓷秘色盘子、叠(碟)子共六枚”。

  这短短一二十个字,好似惊天大发现。

  发现其一,这批瓷器的官名叫“秘色瓷”。对于类似瓷器,此前不是未曾见过,如在陕西唐墓出土过,在浙江越窑遗址采集过;在杭州吴越国钱氏墓群也出土过,却一直不知该如何命名,尤其不知当年的人们是如何称呼它的。这一回彻底揭开了“秘色瓷”神秘面纱。专家们恍然大悟:秘色瓷对我们并不陌生,它原来就是越窑青瓷中的极品,只是以前“相见而不相识”罢了。

  发现其二,“物帐碑”上记录的瓷器数字为13件,为何实物却有14件呢?多出的那一件,是疏忽还是有其它意思呢?考古人员发现列入“物帐碑”的器物,全都集中置于地宫中室的银香炉之下,并用绘有仕女图的纸包裹在一起的;而未被记录的那一件八棱净水秘色瓷瓶,是陈放于地宫后室第四道门内侧的门坎上,出土时如毛小东所描述的:“瓶内装有佛教五彩宝珠29颗,口上置一颗大的水晶宝珠覆盖”。尽管在“物帐碑”上没有记载,但经专家鉴定,瓷瓶的釉色、胎质与其他秘色瓷完全相同。从佛教仪轨分析,此瓶属于密教的供养器“五贤瓶”“五宝瓶”一类,用来盛放五宝、五药等以消除烦恼、祛除尘垢,系佛家宝物。又经法门寺博物馆馆长韩金科考证,此瓶在佛教密宗坛场中有着特殊用途,因此不能与其它秘色瓷放在一起,故没被列入地宫“物账碑”上。但这件八棱净水瓶比其它13件秘色器更明亮,更好看。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陆明华认为:

  “法门寺八棱瓶是所有秘色瓷中最精彩也是最具典型性的作品之一,造型规整,釉色清亮,其制作达到了唐代青瓷的最高水平”。


(责任编辑:张戈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