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再学习 > 悦读台 > 书香门第 > 

北京十大书香家庭之

西城区于德祥家庭

2014-11-23 21:31:27 新华悦读


  阅读故事

  有人说幸福的家庭往往是有许多共同之处的,可是当你走进这些幸福的家庭时,你会发现他们在共同的幸福之中总是呈现出不同的特点,让你感到是那么五彩缤纷。以我的小家为例,虽没有什么感天动地的故事,可仍然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这就是三代人爱书、读书、以书为伴,其乐融融。书占据了家的大部分空间,书润泽了三代人的心田,书丰富了家的生活,书为一家人的事业、生活提供了丰厚的滋养。

  一家人中,首先与书结缘的,就属我这个白头发老头儿了。而我与书的缘分之长,依年轮而计也应是个年过花甲的老者了。我是日本投降那年出生在北京宣南延寿寺街的,住家离有名的文化街琉璃厂不足百步之遥。我从上小学、中学,直到大学,几乎天天在这条街走过,日久天长,这里的文化氛围深深地影响着自己。于是我向徐柏涛先生学书法、篆刻,向刘岚峯先生学画画,沉浸在传统文化的滋养中,深深感到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在一家古书店中,面对浩如烟海的古籍,油然产生了读书的冲动。自那时起,我把自己能支配的一点点钱都花在了买书上。在近六十年的时间里,不断地读,不断地买,不大的居室已装了一万余册图书。

  1981年从河北调回北京,在原宣武区建委从事城市建设工作,繁忙复杂的危房改造、市政建设工程,从没影响我读书买书。日积月累的文化积淀,对于宣武区城市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适时地派上了用场,在为区领导决策提供资料依据的工作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赢得了几位区领导的重视。此间,根据刘敬民同志的指示,组织编写了《宣南鸿雪图志》等弘扬宣南文化的著作。主持了“宣南文化博物馆”的展陈设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影响。退休之后,有了读书的时间,自己印成了《宣南二百竹枝词》《一卷楼诗草》等书目,在宣南诗社、西城区美协街文化团体任职,继续为弘扬宣南文化付出自己的学识。

  在图书满屋的环境中,女儿从小就知道老爸爱书,老爸有多少好书,女儿在小学、中学时连年获得市级三好学生称号,在同龄的学友中,其知识之丰富,文笔之巧妙,总表现出与众不同之处。小学五年级,便在“菓珍杯”健康少年评比中,获得综合成绩第一名,据说当时参加比赛的学生有近三十万人。在中学时多次获全国作文比赛一、二等奖。女儿以优异成绩考上人民大学,日前在北大研究生已完成毕业考试。女孩儿大学毕业后,在宣武区文化保护及宣南文化的研究与弘扬上取得了很好的业绩,被文物界老专家王世仁先生称为才女。女儿成功的背后,我的藏书起到了重要作用,女儿读的书比我更广泛,门类更新,但她总说我还是最爱看老爸的书。

  老伴是做医务工作的,妇产科是她的专业,虽然退休多年,专业书籍却一直没有放下,晚辈们怀孕、生产、新生儿护理有问题都找她咨询。专业之外,她爱看历史小说和民俗类的书。最让我感动的是我一生用收入的大半去买书,老伴从不摇头,还尽力帮我解决买书的各种难题,不管生活多么困难,只要我选好的书,都能帮我买到家。她爱我的书,就怕别人借了不还,以至影响到女儿,孙女都十分珍惜我的书。小孙女三四岁的时候便知道要爱护姥爷的书了。外孙女乔文悦今年六岁,从小在姥爷家长大,姥爷的书房也是她的活动室,孩子极聪明,在姥爷生活的环境中不用教就会认几百字,能给姥爷念北京日报的文章标题,悦悦刚生时,她妈妈让姥爷给起名家,姥爷取名“文悦”,并有小诗一首:文缘做本家风事,悦是人生意所求,白发痴翁心底愿,开心儿女少烦忧。悦悦爱看画书,最爱听姥爷讲故事,背古诗总要问为什么,这小家伙很可能也是书迷,每当跟人家说姥爷有好多大本书时,总有些得意之色。

  我从小就是敬佩有学问的大家,每当见到那些饱学的先生,自己感谢总有些惭愧之意,尽自己的力量多读点书,就成了生活中不可缺的事,不农牧民生活如何坎坷,总算一生能坚持不辍。如今年近古稀,回首经年,虽无可观成绩,却也饱尝乐趣,心愿也可足矣。

  家庭读书数据

  本人存书约15000余册,系近40余年的积累,最珍爱的书是所藏关于北京史籍的书,几十年反复阅读至今,兴趣不减,女儿兴趣与我大同小异,专门于一类资料,由此旁及其他,

  西城区

  于德祥家庭

  获奖理由

  于德祥先生自书《宣南夜谈拾零》笔记十余万字,自刊《宣南二百竹枝词》《一卷楼诗草》,组织编写了《宣南鸿雪图志》,主持“宣南文化博物馆”的展陈设计。女儿于慧欣在文化委工作期间有《宣南会馆现状与保护》等调研报告,赢得了王世仁先生等文物专家的极高评价。存书约15000余册,系近40余年的积累。三代人爱书、读书、以书为伴,其乐融融。书占据了家的大部分空间,书润泽了三代人的心田,书丰富了家的生活,书为一家人的事业、生活提供了丰厚的滋养。

  家庭荐书

  很难讲一本如何,本人购书每月约300-500元。我们一家人读书的宗旨是:明理、涵养、致用。随着生活阅历的变化和工作的需要,一时,一地,当有不同之书来读,喜欢的书很多,很难专致于某一册推荐,如从兴趣讲,我更喜欢陶渊明之诗、苏东坡之文,女儿更喜宋词。


(责任编辑:张希迪)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