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谈学习 > 学者谈学习 > 

读《唐律》如见古君子

2017-04-24 14:01:43 人民法院报 孙季萍

  《唐律》以“仁”与“礼”为内涵,以构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的人际和谐为目标,这部传世法典从内容到形式皆融入传统儒家文化的精神品格。品读《唐律》,其仁厚博大、庄重有节的内在品质和温文尔雅的风貌气度,令人联想到传统中国的“君子”形象,《唐律》的广受后人褒奖,可谓名实相称。

  君子者,仁人爱物,贵中尚和

  孔子曰:“君子去仁,恶乎成名?”《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君子当怀天地之心,仁泽天下;君子当守中和之美,秉平衡之道。

  《唐律》以罪与罚为主体内容,但综观全篇,未见强权的气势凌人,相反,处处透出德音仁爱。《唐律》开篇即以“宽仁慎刑”明示天下,强调用刑须“存乎博爱”,施刑之目的在于“以刑止刑,以杀止杀”,其“总则”疏议中描绘出的“大道之化,击壤无违”的闲适画面,表达了《唐律》制定者心中的憧憬——刑罚不施而人人向善,四海皆安。

  基于此,《唐律》的罪名删繁就简,刑罚“得古今之平”,其定罪,不以小过而滥行诛杀,其用刑,在教人以善,非逞强权之威,“宥过无大,刑故无小”“诛故贳误”等立法理念贯穿通篇。例如,关于死刑,在《唐律》中只有绞、斩两种,相比较其前的汉魏及之后的明清时期,执行方法更为文明。死刑判决的程序在《唐律》中有严格规范,层层复核后,御笔朱批,才能生效,而在死刑执行之日,君主须“撤乐减膳”,以表达不忍。再如,《唐律》对过失犯罪多予减刑,过失杀伤可以纳铜赎罪;对待自首头行为,《唐律》更是宽大为怀,体现了其刑罚“本于教化”的善良愿望,“自首者,原其罪”,除特别犯罪外,自首皆可免刑——既已知错,何必用刑,所谓“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极具宽仁性的条款在《唐律》中还有很多,如二罪以上俱发,以重罪吸收轻罪,轻罪不论;犯罪人家无成丁而有双亲需要奉养,死罪可暂缓行刑,存留养亲,等等。不仅如此,“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在若干罪与罚的规定中体现出来,例如,犯罪时未老疾,而事发时老疾(达刑事免责条件),依老疾论;犯罪时幼小,事发时长大依幼小论。赦前断罪不当者,若处轻为重,宜改从轻,而处重为轻者,则从轻法毋须改判。

  仁德者,王朝立国之基。惩恶而无暴戾之气,罚过而心向仁善,以“中”为度,和洽圆融,《唐律》条文体现出的“中和”之美,堪为后世典范。

  君子者,崇礼居敬,守节如松

  君子当以礼存心,以礼立世,克己复礼,是以成仁。《论语》:“不知礼,无以立也”。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礼”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彼此尊重、和谐相处的伦理规范,礼的核心精神在乎“敬”——敬天地,敬祖先,敬君师。荀子说:“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一准乎礼”的《唐律》即循此三本,以礼敬“天地君亲师”为意旨。

  天地者,万物之本。《唐律》总则开篇谓:“三才肇始,万象斯分”——三才者,天、地、人也,三者合一,密不可分:“天始万物,地生万物,人成万物”,敬畏天地即是敬畏生命本身。《唐律》正文与疏议多处表达其“敬天法祖”的理念。其首篇疏议云:“天垂象,圣人则之”;其律文“死刑”条款中,以阴阳之理解释死刑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德礼为政教之本,刑罚为政教之用,犹昏晓阳秋相须而成者”“古先哲王,则天垂法,辅政助化,禁暴防奸,本欲生之,义期止杀。”——上天有好生之德,圣王法天而行仁义教化,但正如四季阴阳相须轮替,刑杀之法亦不可或缺,刑罚与德教互为依赖,德主刑辅,如此,天道阴阳之理通也。

  君亲师者,生民之本,为治之本。“上无君师,下无父子,夫是之谓至乱”,所以,王朝立国,君子立世,必倡忠君、孝亲、尊师之道,所谓忠、孝、仁、义是也。《唐律》条文共502条,诸多罪名中,前置于总则篇的“十恶”之罪无疑是“重中之重”,解读十恶——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可以发现,十恶条款的立法目的,正在于宣示礼敬“天地君亲师”的立法要旨,宣示传统中国的核心价值理念,十项罪名所违背的正是“忠、孝、仁、义”的基本人伦。

  一直以来,人们误以“重罚”为“十恶”的特征,实际上,从律文具体规定来看,“十恶”罪的处罚并非都很严厉,有的罪名甚至只有徒刑加身,且以“告乃论”为前提。而之所以将这些罪名从诸罪中剥离出来置于卷首,无疑是为了晓谕天下:忠、孝、仁、义为人文之本,亲缘关系中,孝悌为先,社会关系中,忠义为上,弃仁绝义、不忠不孝之徒,当为人所共弃。该条疏议解释其立法理由:五刑之中,十恶尤切,亏损名教,毁裂冠冕,特标篇首,以为明诫。

  国学大师钱穆先生说:“天地君亲师五字,始见荀子书中。此下两千年,五字深入人心,常挂口头。其在中国文化、中国人生中之意义价值之重大,自可想象。”钱穆先生又将“礼”视作传统中国的核心思想,而传统“礼”文化是一个浩大丰富的系统,实在远非表相化的仪节程式所能概括,从内涵上说,传统之礼首先包含了忠、孝、仁、义的伦理规范,包含了一个人对天地君亲师发自内心的敬,而《唐律》的立法取向正符合传统中国“礼”之真意。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