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谈学习 > 学习乱象 > 

官员读错字,错的只是字?

2017-04-11 22:44:30 解放日报 周云龙

  又有官员念错字了。近日,一名高级官员被曝在一个公开活动中,把“饮鸩(zhèn)止渴”念成了“饮鸠止渴”。

  领导读白字、错字,不足为奇,只是早年网络没有普及,错读趣事都在小范围流传。有领导将“熠熠生辉”读成“习习生辉”,整个主席台上诸公面色如常,充耳不闻;有领导把“趋之若鹜”读成“趋之若鹰”,未见有人提醒,因为后来他依然“趋之若鹰”。更有一位地级市领导,将班子成员名字里的“淦”读成“金”,以致为官一任,笑话八方。依愚之见,读白字的领导,身边一般都有装傻的下属和同事。

  想起一段旧闻:省里召开一个案情通报会,到了县里,会议的精神却演变成与案情无关的另一个版本。原来,案情通报会上,领导们“前仆后继”读白字:省纪委书记介绍原省委某常委的近况时说,“他在看守所里流下了千悔的泪水……”; 省委书记分析省委某常委犯罪动机时说道,“身陷令吾,悔之晚矣”;省长接着讲话,将“孤注一掷”说成了“孤注一郑”;市里在收看收听案情通报会之后,市委书记的即兴发言掷地有声:菖菖菖的落马发人深省(shěng)!

  读白字、写错字,在使用语言文字的过程中,其实是不可避免的。不过,官员频频读错字,错的仅仅是字吗?想来,或许还有几“错”已经在所难免,抑或可能“呼之欲出”、值得重视了——

  错在某些官员的不学不思。官员偶尔读错字,并不是说错话,可以理解。一位官员在不同场合不断读错字,有时甚至是一错再错,则说明他(她)的语言文字基础有欠缺。人在不同家庭环境、学习环境中长大,基础知识储备必然有高有低。但当一个人走上领导岗位,要不断作讲话、不断提要求、不断下指令,如果屡屡说出白字、错字,即便不影响受众的理解,也伤害传播效果、有损官员的形象。应该说,官员在许多场合读出白字的时候,他或者他的秘书乃至家人,是可以捕捉到受众的微表情、微信息的。网络时代,各种声音更是扑面而来,稍有差池,民间都有反馈。一个善于学习、善于发现的领导干部,定会从中获益,举一反三,不断改进。很多时候,别人的“车之覆”,也是自己的“车之鉴”。如果总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最后必然“来不及”。

  错在职场文化的落后唯上。“熠熠生辉”“趋之若鹜”之类,都是常用词。想想某些领导干部很可能从来就没有读准过,几十年如一日地“习习生辉”“趋之若鹰”,不禁感到有些于心不忍,因为他们还有可能在更盛大的场合、更庄重的会议上错下去。对这些,很难要求他们“幡然自悟”——要悟早就悟出来了。怪就怪在,往往也不会有人从旁提醒——谁敢给领导的报告挑错字呢?聪明的秘书至多会事先在一些冷僻的字旁边注上同音字,但他哪会想到在常见、常用的那些词边上也要一一注音?推而广之,一个字的正确读音尚得不到正常提醒,有些领导干部的不良嗜好甚至不法行为,又有多少人敢于站出来说“不”呢?

  错在工作作风的独断专横。那些读错字的官员,有时坚守的不止是一个错误的读音。把“忏悔”读作“千悔”,把“囹圄”读作“令吾”,把“贿赂”读作“有各”,偶尔为之不算丢丑,知错即改便是了。不过,如果听到的人知道你错了,却没有人愿意或敢于告诉你正确的读音,那才是丢丑,至少说明你的工作作风已经不那么平易近人;如果人家告诉你正确的读音,你心里勉强接受,嘴上却不依不饶,那更叫丢丑;如果人家告诉你正确的读音,你却当成笑话你、看不起你、不尊重你,那是彻底地丢丑。这些现象,现实中都不是没有存在过。而如果一个人闭目塞听,容不得异己之见,那么他极有可能会认为别人读作“忏悔”真的应该读作“千悔”,“囹圄”真的是“令吾”,以错为对,视对为错,这样不分是非的思维定势,又岂是一两个错字的危险呢?

  有错就改,应该是正常人应有的开放姿态。可是,如果接二连三地出错呢?想来还真令人着急。何况网络时代,好多问题容易被放大,一放大就容易变形……突发奇想,干部选拔任用,组织部门今后是不是要加考一门语言文字应用?先逼他们补补课去。

  其实,真正应该期待的,还是官员们自己赶快补课、加紧学习——信息时代,一天不学自己知道,两天不学同行知道,三天不学谁都知道。


  (责任编辑:战文婧)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