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政治 > 

宫力:和平发展道路的底线思维和底线原则

——学习习近平的外交战略思想的体会

2017-04-19 14:15:11 大讲堂 宫力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宫力

  一、“增强战略定力”,坚持和平发展

  习近平主席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的讲话中强调,“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其他国家也都要走和平发展道路”。实际上这是一个历史趋向,在这个趋向中,中国要扮演一个引领者的作用。“战略定力”这个词是习近平主席首先用在对外战略方面上的。他说,我们的战略方向不能因“一时一事而改变”,“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要加强战略思维,增强战略定力”。为什么中央反复强调要走和平发展道路呢?习近平强调:“没有和平,中国和世界都不可能顺利发展;没有发展,中国和世界也不可能有持久和平。”这是一个辩证法。

  中国提出的和平发展道路的新意在于它超越了“修昔底德陷阱”,打破了“国强必霸”的定律。2014年1月22日,美国《世界邮报》创刊号刊登了对习近平的专访。在这次专访中,美国人提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中国是一个迅猛崛起的大国,美国是传统的大国,这两强相遇会不会必有一争?我们两国的前面是不是会有一条“修昔底德陷阱”在等着我们呢?(修昔底德是古希腊的一个大思想家,当年他针对雅典强势崛起,摩拳擦掌,要跟老强权斯巴达争夺霸权,他说大事不妙,这狭路相逢,必有一战,后来雅典和斯巴达果真就打起来了)现在美国人担心的是,中美两国会不会也有一个狭路相逢,会不会也必有一战。针对中国崛起后必将与霸权国发生冲突的担忧,习近平反驳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那中国的基因是什么呢?我们几千年的传统是讲“和”,以“和为贵”“和而不同”,这是我们的传统。中国不争霸也是由中国的性质所决定的,邓小平同志在谈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特征的时候专门讲了一条,他说,我们要搞一个和平的社会主义。这也是我们走和平发展道路的一个依据。

  我们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内涵是什么呢?就是不通过侵略扩张而通过和平的方式,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内需,改革创新,走有中国特色的富民强国之路,在与经济全球化相联系的大背景下,促进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争取在本世纪中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习近平主席对和平发展道路的最大贡献在于他提出了底线思维和底线原则,那就是决不能牺牲国家的核心利益。2013年1月28日,习近平主席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我们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但决不能放弃我们的正当权益,决不能牺牲国家核心利益。”“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这里有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核心利益”不能牺牲,第二个是“苦果”决不能吞。“苦果”这两个字用得很特别,那什么是“苦果”呢?近代以来我们中国签订了很多不平等的条约,割地赔款,丧权辱国,那些都是“苦果”;比如甲午海战中中国打输了,日本人逼迫中国清朝政府共赔偿了2亿两白银,再加上赎辽东半岛的费用,一共是2.3亿两白银。这些赔款将当年大清朝的国库几乎搬空,大批的白银装满了船队,运往了日本,日本人用这些钱开工厂、办学校、买军火,如日中天地发展上来了,成为远东一霸。这还不算,1895年日本人乘胜追击霸占了中国的钓鱼岛,钓鱼岛的丢失跟甲午海战是有直接关联的。1894年中国战败了,1895年日本人不由分说把钓鱼岛圈了过去。可悲的是当年皇帝昏庸,日本人圈了岛,他连个抗议都没提,自己把这枚大“苦果”给吞下去了,吞“苦果”是有后遗症的,这个后遗症直到今天还在显现。日本人说那个岛从来就不是中国的,说他们当年上的那个岛是无主之地。安倍晋三到处讲演,他还反问中方,如果中国人说钓鱼岛是他们的,那为什么当年我们日本人占了岛他们没有抗议?为什么没有外交照会留存?安倍说,我上任后查了外交档案,从1894年查到1896年,连查了三年,期间没有中日关于这个岛的任何外交交涉记录存在,说明这不是中国的,若是中国的,他们早就抗议了。清朝皇帝当年不抗议,给后人留下多大的麻烦,这就是“苦果”,绝不能吞。

  什么是我们的核心利益?2011年9月,《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首次明确界定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其中,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这是最核心的利益。比如领土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丢了一寸就少了一寸,寸土必争,还有国家统一更重要,如果国家四分五裂,那就国将不国了,但是现在我们国家的确有几股分裂势力在威胁国家统一,比如“台独”“藏独”“东突”都是搞分裂的,所以我们反分裂的任务很重。此外,中国的核心利益还包括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宪法确立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容挑战,谁要挑战,我们要做坚决的斗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都属于国家的核心利益,都需要我们坚决去维护。把这个底线划出来了,有人一定要挑战中国的底线怎么办?习近平主席讲了一句话掷地有声,“中国不惹事也不怕事。”在出访欧洲的时候,有记者提问说,在南海有的国家和中国闹,中国怎么应对?习近平指出,“我们必须有足以自卫防御的国防力量。在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坚决捍卫中国的正当合法权益。”

  现在在南沙就面临着一场捍卫国家核心利益的斗争。南沙群岛的概况,我给大家简单报告一下。



  这个地方(见图一)是我们的领土,从历史角度看两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就先上去了,在国际法中有先占的原则。但是南沙群岛这一带有个特点,它离我们比较远,离别人比较近。所以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周边的一些国家在南沙群岛占据了我们很多岛礁:越南在南沙群岛占据了29个岛礁,菲律宾占据了9个,中国占据了7个,马来西亚占据了5个,台湾方面占了一个最大的太平岛,有淡水,而且它是南沙群岛的主岛,占岛的总排名我们中国排第三,排在越南、菲律宾之后,看到这些大家可能有点心情沉重,这不都是我们的岛屿吗?怎么被别人占了几十个了,而且这种局面存在几十年了,如何化解这个难题呢?如何将我们在南海几十年的被动局面转为主动?两年前,中国作出了一个战略性的决策,利用日益上升的国力,利用中国强大的工程能力,在南沙占据的这7个岛礁上,开始大规模的填海造地,我们要填出一片新天地来扭转南沙的这种被动局面。

  从哪儿开始呢?从永暑礁开始。美国人不放心,抵近侦查,航拍照片,一个月拍一张,为了对比,看看发生什么变化了。拍第一张的时候,美国人还没太在意,说这个永暑礁也没什么了不起,就两个篮球场大,中国人在那个礁石上铺上水泥盖了几栋房子,很艰难地在那儿守卫着。十几个月过后,美国人再一看,惊呼不得了,怎么变成二十个足球场大了。变成什么样了?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见图二)。



  我们那儿建了一条3160米长的飞机跑道,3160米的跑道是什么概念呢?我们首都机场有三条超过3000米的跑道,其中有一条还是3100米,比永暑礁还短,说明永暑礁这条跑道拿到首都机场都是最好的,它能够停靠世界上最大的飞机,A380没有问题,最大的运输机、最大的轰炸机也没有问题,全部能够上岛。我们还在那儿建什么呢?



  这是一些细节图(见图三),我们建灯塔,给南海各国指明方向;我们要建气象站,给各国的渔民通报天气预报,提供公共产品;我们要建科考基地,有很多海洋生物需要研究;我们还要建医院;建营房;我们要经营南海,要上去很多的人。



  更重要的是那儿还建了一个深水港口(见图四),这个港口达到什么标准呢?它能够接待10万吨级的船舰来停靠,10万吨的船舰来停靠是什么概念呢?我们打个比方,辽宁舰航母它的总吨位是7万吨,比这个还差3万吨,10万吨都能接待,也就是说辽宁舰到这儿停靠都没有问题。在这儿我们取得的经验开始全面开花了。



  这是旁边的渚碧礁(见图五),也开始动工了,而且这个规模一看就是更大,旁边美济礁(见图六)也开始了,全都开始干起来了。

  这是三个在建的最大的岛礁,这三个岛礁一旦建成,在南海纵深就形成了一个战略铁三角。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形成了一个品字型。可以将我们在南海的前进基地从西沙的永兴岛向南海纵深一举推进了800公里,到了南海最核心的部位。



  外国人给我们算了一个账,他们说我们这些岛礁全部建完,中国在南沙群岛岛礁的总面积将扩展十几公里,占到了南沙群岛总面积的82.28%。南沙群岛第一大岛已经变成美济岛,第二是渚碧岛,永暑礁现在变永暑岛,退居第三。太平岛原来最大的主岛已经变成第四了,前边这三个岛基本是太平岛的十几倍。所以今年以来,美国就以自由航行为由,开始闯南海,特别是美国国防部长卡特站在航母的船头亲自过来。但中国方面也不示弱,范长龙军委副主席坐上我们的军舰也到了永暑礁视察,中美在南海的博弈开始了。南海这种状态,就我个人的看法,美国现在还处在一个战术主动的位置,中国处在战略主动的位置,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现在这些岛礁刚刚填完,设施都没有投入使用,雷达没有上,导弹没有部署,航母也没有过去,飞机也没有进驻,基本是不设防。现在岛上只有大批的施工人员在那儿施工作业,都是手无寸铁。美国军舰飞机过来了,他在南海的局部形成了一种优势,处在一个战术主动的位置。但是我们为什么说中国是战略主动呢?因为我们这些岛礁已经填完了,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如果我们顶住压力,坚决地把岛礁的建设推进,完成以后各种设施的运转正常,南海的这个主动权已经逐渐在向着我方倾斜。

  王毅外长关于南海有一段话讲得很精彩,他说南海这个地方潮起潮落,来过不少人,当年法国人来过,殖民者来过,日本侵略者也来过,但是他们现在在哪儿呢?大浪淘沙,他们都回家了,现在美国人来了,只有南海的大潮全部退尽,我们才能看出谁是南海真正的主人,一百年后美国还在南海吗?你不知道在哪儿,但中国永远在南海,因为那是我们的家园。所以从长远看,从战略角度看,情况是向着我方有利的方向在发展的,而且美国是从西半球跑到东半球,是疲劳之师远征,他的战略成本会越来越高,总有受不了的那一天。从长远来看,我们是有主动权的,战略主动还是掌握在中国人的手里。我们维护南海的利益并不是说我们不要和平发展了,而是像习近平主席讲的那样,走和平发展道路不能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

  二、提倡建立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

  习近平主席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做过一场长篇演讲,提出了新型国际关系。习近平指出:“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要跟上时代前进步伐,就不能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停留在殖民扩张的旧时代里,停留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老框框内。面对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和世界各国同舟共济的客观要求,各国应该共同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各国人民应该一起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美国人对这句话特别敏感。有一次美国智库的一些人士来中央党校座谈,上来就问,习近平主席这段话是在说谁?我们说这段话没有什么特指,那双鞋谁穿上合适,那就是谁。习近平主席讲这段话用意是什么呢?是善意地提醒西方的一些政治家,时代已经变了,有些老脑筋也该换一换了。

  时代变了,经济全球化来了,经济全球化的直接后果是各国之间的相互依存在加深,形成地球村了,大家谁也离不开谁,同舟共济的客观要求摆在那里,那该怎么办呢?习近平主席说,“各国应该共同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这提得恰逢其时,中国主张的新型国际关系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以合作代替对抗,以共赢代替独占,不玩零和博弈的游戏,和赢者通吃。

  要建立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就要处理好同美国的关系,因为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也是最复杂的国际关系。2010年以来中美关系的矛盾争端增多。面临这些诸多的矛盾怎么解决?2011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就提出过一个很好的观点,他说“中美要有效管控分歧”。我认为“管控”两个字用得好,中美之间有很多的矛盾一时半会儿是解决不了的,比如姓“资”和姓“社”的意识形态问题,比如双方战略疑虑问题都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那怎么办?管控起来,不要让它外溢、泛滥,影响到全局。

  2012年,习近平针对美国重返亚太讲了一个观点--太平洋足够宽广,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他为什么提这个呢?美国重返亚太回到亚洲以后,有一个不良的心态,即一山不容二虎。习近平的意思是,太平洋实际很大,它不是山,山头有限,两个老虎蹲在一起互相看着别扭,可以理解,但太平洋就大了去了,几十个国家都装下了,没必要你争我夺,没必要殊死搏斗,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中美两国在太平洋的空间都很大,都可以得到发展,遇到共同利益还可以合作,这个观点是一种开放性、包容性的思维,对美国是有触动的。

  2013年,习近平主席担任国家主席后出访,出访的第一站全球聚焦,为什么呢?一个国家元首第一站的出访,往往标志着这个国家战略优先秩序和一个领导人战略思路的展开。习近平主席第一站去了哪儿呢?俄罗斯,为什么?因为俄罗斯现在和美国在欧洲展开对峙已经成为平衡国际力量的一个重要因素。前不久中俄两国元首又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中国和俄罗斯在全球的走向格局方面是有很大的共同点的。俄罗斯又涉及我国周边,又是大国,双重重要,所以习主席首站到了俄罗斯。

  第二站是非洲,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多的地方。发展中国家是中国外交的一个立足点,我们要打牢外交的基础,把它经营好。第三站到了哪儿?拉美,最远到了加勒比地区的特立尼达与多巴哥(简称特多)。为什么跑到这儿来?这个拉美是美国后院,美国这几年在我国周边“拉人”,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到我国周边“拉人”,我也到你的“后院”看一看,我们也要去寻找一些新的朋友。我觉得习近平主席在拉美的访问很成功。到了加勒比地区国家联盟特多,这是中国成立60多年以来,国家元首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到了加勒比地区,引起了轰动,周边16个国家的元首听说习近平主席来访,集体到特多要求见习近平主席,后来在特多开了一个特大型的圆桌会议,排名不分先后和16个国家元首集体会谈了一下,这说明什么?在美国的后院也是有很多的朋友愿意同中国交往。

  走了三站了还没有访问美国。是不是美国就不重要了?不是不重要,而是我们跟美国打交道多年,有两点体会,第一点体会就是我们元首要见美国总统的话,手里必须有牌。我们的元首到了俄罗斯,就把一张牌摸到手了,接着又去了非洲,去了拉美,手里的牌越来越多。这时候再接见美国总统,就大不一样了。第二点跟美国人打交道的体会是什么?美国人还是比较傲慢的,有的时候,你把它晾一晾,反而起到吊胃口的作用。果真习主席三站没见美国人,美国人着急了,找中国商量,你们见了这么多元首,什么时候跟我们奥巴马总统见面啊?中国说我们已经有时间了,下半年有个APEC会议,两国元首都去,抽一个小时可以见见。美国人急了,我们这么个大国给我们排到下半年了,那世界上有多少事等着我们商量呢?我觉得奥巴马有一句话说的是实话,他说中美如果合作的话,可能不会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但是中美如果不合作,世界上一件重要的事情也解决不了,这就是它的重要性。美国人后来想出了一个办法,找中国来交涉说,你看你们元首都已经到了拉美了,从拉美飞回你们国内我们计算了一下,光空中的飞行时间就二十多小时,航油都不够,你们中间总得找个地下来加个油吃个饭,休息休息,这个地方我们美国替你们选好了,就在我们加州,加利福尼亚有个园子叫安纳伯格,号称阳光庄园,也是世界上最美的庄园。你们的元首飞到加州上空就很疲劳了,落下来休息两天,我们的元首从华盛顿起飞,专程飞到安纳伯格,两国元首就在这个庄园里静静地谈上两天。为了不加重你们元首的负担,我们这次两国元首会谈可以不打领带,算非正式的会谈。不打领带不设议题,海阔天空什么都可以谈。最后美国人还补了一句,这次我们也不带清单,过去美国人有个毛病,每次会谈都带一个清单,要中国人解决的问题,有的问题是很难缠的。现在美国人说这一类的问题都没有,两国元首在那儿好好谈谈。中国一看安排还不错,于是2013年6月习近平跟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这次非常重要的庄园会晤就开启了。

  这次会晤还是非常成功的,会后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伦曾经向中美智库的专家搞了一个吹风会,他的评价是什么呢?他说有两大收获。

  第一大收获是两国元首谈透了,他整理了两国元首的有效会谈录音,整整8个小时。他说过去最长的两国元首的会谈记录是多长呢?2个多小时,现在是最长的有效会谈的4倍。谈透了的好处是什么?大国之间最可怕的情景就是战略性的误判,不沟通,不对话,错误地估计对方,到了关键时刻就可能会引起战略性的对撞。误判就会引起冲撞,实际上美俄之间的关系就是这种恶性的循环。两国元首看着别扭,不沟通不对话,最后就误判对方,美俄在乌克兰问题上剑拔弩张,然后就对撞起来了。中美两国元首谈透了就会避免误判,避免迎头相撞。多尼伦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第二个收获是什么呢?多尼伦说奥巴马在这个会议上提了美国四大利益关切,习近平主席都给了很好的回应,我们也看看美国的四大关切是什么?

  第一,朝核问题。当时奥巴马把第一大关切定为朝核问题,美国拿朝鲜有点没办法,武力恫吓吓不住,但真打还有困难,那怎么办?还是想请中国加强斡旋来解决这个朝核问题。

  第二,网络安全问题。美国人提的第二个问题是网络安全问题,而且美国总统认为美国是最大的受害者,中国是最大的加害方,听到这儿大家可能会有些惊愕,斯诺登事件刚曝出美国在全球加强监控,中俄两国还是监控的重点,怎么美国成了受害者了?怎么中国还成了最大的加害方?美国人有自己的逻辑,美国人说我们搞那些全球监控都是为了反恐,没有美国这个全球监控,类似“9·11”的事件都出来十几起了,我们监控是有功的,但是美国人说,我们可以保证美国没有利用强大的监控能力去窃取别国的知识产权,去窃取别人的商业机密,来带动美国GDP的增长。但是美国人认为中国不仅窃取美国安全机密,还窃取商业机密,窃取知识产权,以此来拉动GDP的增长,这是美国人的逻辑。面对美国的这些指责,习近平主席说网络安全是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大家不要相互指责,我们要找出问题的原因。网络安全出问题原因是什么呢?网络是新生事物,发展很快,相应的规则没有跟上。各国掌握的尺度也不一样,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大家看法不太一致,所以形成了一些混乱的局面。面对这种局面,不要相互指责,既然原因找出来了,就要对症下药,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习近平主席提议,这次会谈后,建立一个中美网络工作组,这个工作组就是定规则,网络上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先划出来,这样就好操作了。美国人一听也有道理,可以成立一个工作组,来想一些解决办法。这样就把这个面临冲突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可以共同解决的问题。

  第三,伊核问题。伊朗在中东搞核武器研究已经多年了,以色列就说如果伊朗搞成功核武器,它要对伊朗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美国人就担心了,伊朗跟以色列如果打起来,把美国拖下水怎么办?所以美国也想请中国去斡旋伊核问题。这两年伊核问题有点突破,跟中国的斡旋是分不开的。

  第四,叙利亚问题。叙利亚问题也是美国的一个误判,美国政府不喜欢这巴沙尔政权,说他独裁,于是支持反对派造反,给枪给武器,打内战,现在打了五年多,没想到巴沙尔政权异常坚挺,反而把反对派打得有点受不了,美国骑虎难下,考虑中国能不能帮助把叙利亚问题解决一下。叙利亚问题中国的立场是什么呢?叙利亚问题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政治解决,面对现实来谈判。这两年叙利亚的各方也开始谈了,美国想要求巴沙尔下台为条件来谈判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这四个问题谈完了,多尼伦认为中国回应的还是很好的,中美在这些问题上都是能够合作的,有冲突但是更有合作的一面,这是我们看到这次庄园会晤的一些总的看法。

  庄园会晤之后,2014年APEC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主席同奥巴马又有一个瀛台夜话。为什么选在瀛台?习近平主席说瀛台是有历史的,瀛台是有故事的,他跟奥巴马讲,只有了解了中国的历史,才能认清中美关系的现状,才能更好地看清中美关系的未来。

  2015年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了正式的国事访问,这次访问有这样几点收获:一是双方表示拒绝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奥巴马也讲“修昔底德陷阱”不是中美关系的宿命,这是回应了习近平的看法,双方都应该避免,两国再次肯定了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个方向。二是针对现有的秩序,中国表达我们是不挑战,美国表示欢迎中国发挥作用。我觉得这次中美会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识,不显眼但是很重要,就是中美避免海上、空中出现意外事件的协议和附件,这个附件是很厚的,写明了遇到各种情况,应该怎样采取措施。现在看来这个协议和附件对保障中美在南海虽然有摩擦,但不至于打起来,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现在美国军舰也承认,中国去南海拦截美国军舰做得是非常专业的,中美有这个海上避险的协议,有了这个就能够避免出现意外的擦枪走火,这个决议是非常重要的。

  经过几次“习奥会”,我们来看中美关系的走向:

  第一个就是我们看到中美关系内在的动力还是存在的,比如在一些全球性的问题--防核扩散、反恐、应对金融危机这些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上,中美还有合作空间。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小的麻烦也会不断,比方说贸易摩擦、涉台军售、涉藏、网络问题、地区安全,特别是南海问题,分歧已久,可能就会长期地持续下去,中美关系有个特点是需要大家注意的,就是中美关系是在摩擦中前进的,这将是一个常态,在摩擦中我们求稳定,求发展,这是中国外交关系一个重要特点。

  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判断,美国在大中东地区还一时难以脱身。“习奥会”中,奥巴马提了四个关切问题,有两个都在中东,一个是叙利亚问题,一个是伊核问题都没有解决。这两年“伊斯兰国”又在中东肆虐,把暴恐引向全球,在中东的麻烦还是很多的,美国一时还难以脱身,所以中美关系还有进一步发展空间,但战略竞争仍将考验中美关系。

  第三个就是中美之间深层次的矛盾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但是严重的战略碰撞,特别是在东亚的对抗是可以避免的。

  第四个就是美国对我国借重、与我国合作的一面仍在上升;与此同时对我国进行防范和战略牵制,这种战略牵制主要体现在东亚的两个同盟,一个是美韩同盟,一个是美日同盟,都是在我国周边,对我国是有威慑作用。特别是今年有一个战略动向,就是美国利用美韩同盟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事件。“萨德”导弹系统的部署,对我国来说那就是一双贼眼,把大半个中国都监控了起来,会对我们的安全战略利益构成极大的损害,外交部把美国和韩国驻华大使找到外交部进行严正交涉,坚决反对。美国试图平息中方的怒火,他们说我们部署这个“萨德”导弹系统不是针对中国的,而是针对朝鲜的。但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这个“萨德”导弹系统我们还在交涉,坚决反对它部署。这次中俄关于战略稳定的声明也特意点到,中俄两国反对在欧洲部署“宙斯盾”导弹系统,也反对在亚洲部署“萨德”导弹系统,这都是妨碍国际稳定的。

  中美关系异常复杂,中国的战略目标与美国的复杂关系:中美贸易额5500亿美元,它是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合作为主,但是也有经济摩擦;国家统一层面,美国对台军售,可以说是我国和平统一的一个最大障碍,但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又规定了一个中国的原则,对我们制约台独起了较好的作用。中美关系很复杂,它有两面性。对此,我们应该扩大合作的一面,妥善处理存在分歧的一面,限制消极的一面,维护战略大局。如果我们把中美关系稳定下来,那就是我们的机遇期。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