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政治 > 

刘淑春:当前世界各国共产党的发展态势

2016-12-12 16:02:07 大讲堂 刘淑春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研究部主任  刘淑春

  二十五年前,苏东剧变给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25年来,世界共产党人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并没有像西方预言家所预测的那样走向终结;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为目标,以消灭剥削、争取人类解放,进而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理想的共产党人并没有销声匿迹,依然有众多共产党人在坚守信仰和阵地,不改旗易帜,在低潮中坚持,在反思中调整,在逆境中奋进。他们以各自的方式,根据新的历史条件和国情,谋求新的发展和世界社会主义的振兴。

  苏东剧变以来,世界各国共产党的调整、发展以及面临的问题,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冷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特征,为我们准确把握当今世界格局中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趋势提供了佐证。各国共产党探索的经验和教训,对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我就苏东剧变以来,世界各国共产党的演变以及目前的发展态势和面临的挑战做以下汇报。

  一、苏东剧变以来世界各国共产党的整体规模及发展态势

  苏东剧变使国际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运动遭受重创,各国共产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

  苏东剧变前,世界上有180多个共产党组织,共产党员总人数超过9500万,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有15个,这些国家占世界领土的四分之一,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先后有40多个第三世界国家宣称要实行社会主义。

  苏东剧变之初,世界范围的共产党组织减至120多个,共产党员人数锐减3000万,但保持共产党称谓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仍然存在。

  截至2014年年底,在世界9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170多个共产党组织,其中130个为合法政党,其余40个或非法、或不常活动。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有5个:中国、越南、古巴、老挝、朝鲜。共产党参与执政、地方执政、有议席的约25个。全球共产党员约有1亿零100万名,其中共产党执政国家的党员有9700多万名,非共产党执政国家有共产党员400多万名。

  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在变革中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其力量得到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最大亮点,中国共产党是世界最大的执政共产党。

  发展中国家共产党在困难中积极探索适合本民族特色的发展道路,取得新的进展,其中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是当今世界发展中国家中最大的共产党,南非共产党是非洲大陆最大的共产党。

  原苏东地区国家的共产党经历重建、崛起、衰落、重整的磨难,正在谋求新的发展。

  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危机中坚守、求变,在外部挤压和内部分裂的压力下力量式微,但仍不失为西方世界中抨击资本主义、捍卫劳动者利益的一支重要政治力量。日本共产党是发达国家中最大的共产党,法国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希腊共产党等是西欧地区较有影响的共产党。

  二十多年来,各国、各地区共产党的国情不同,所处的境况不同,因而其组织演变、理论探索、实践方式及面临的问题也各有不同。

  二、当前世界各国共产党的境况、理论、实践及面临的挑战

  (一)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在革新中求发展

  苏东剧变后,在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执政的共产党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先后实行经济社会改革,开创了社会主义发展的新局面。中国共产党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使中国经济得到快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越南共产党实行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体制革新,越南的人均GDP从1986年的不到100美元上升至2008年的1000美元,1991年到2008年这17年间,年均GDP增长率超过了7.7%。老挝人民革命党推行“有原则的全面革新路线”,在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方向的前提下,实行对外开放,人均GDP从1986年的114美元上升至2015年的1790美元,经济增长率在2015年超过8%。朝鲜劳动党自2002年起开始实行经济调整,改善经济管理体制,2013年提出对外贸易多元化和多样化。古巴共产党2011年起才开始谨慎推行改革,在保持社会主义建设成果的前提下,对社会主义经济社会模式进行更新。五年来,古巴发生了很大变化,2015年在全球和拉美地区经济疲软衰退的形势下,经济增长4%,建立了多个经济特区,开始引入外资,并恢复了与美国的双边关系。

  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革新和建设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首先得益于各执政的共产党的理论创新。他们都通过反思,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更加注意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本国现实相结合,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理论形态,并且不断地加以发展以指导社会主义实践。其次各党在改革开放中始终以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为前提,对实行市场经济体制和对外开放带来的挑战保持警惕并积极地应对。

  目前,各执政共产党面临的挑战在于对内如何克服腐败,从严治党,防止和平演变,推进社会主义事业稳步发展;对外如何应对复杂多变的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的基础上,实现自身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二)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在困难中探索

  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主要分布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有联合执政、非执政和地下活动几类。这些党为争取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革命胜利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斗争,在本国政坛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苏东剧变使发展中国家共产党受到很大冲击,但力量基本保存了下来,有的还得到增强。

  1.亚洲国家的共产党

  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主要分布在东南亚,较有影响的参政党在印度和尼泊尔。此外,毛派共产党领导的毛主义运动在尼泊尔、不丹、印度、孟加拉、阿富汗、斯里兰卡、巴基斯坦、菲律宾等国也很活跃。

  印度共产党成立于1920年,在近百年的历史中分化出三支最有影响力的力量: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印度共产党和印度共产党(毛主义)。前两支共产党走议会道路,后一支走武装斗争道路。

  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简称印共(马),全党约有104万多名党员,是目前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共产党。印共(马)领导着来自工人、农民、学生、青年和妇女等不同组织的6000万成员,在印度政坛上是仅次于长期执政的国大党和最大反对党印度人民党的第三大党。印共(马)同印度共产党、印度全印前进同盟、印度革命社会党、印度共产党(马列)、印度社会主义团结中心五个组织组成左翼阵线,在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和特里普拉邦长期执政。尤其是在西孟加拉邦的共产党,从1977年到2011年连续执政34年,自1965年起在喀拉拉邦间断地执政。左翼阵线2009年开始走下坡路,政党排名从第三位降至第八位,在2011年的地方选举中遭受惨败,现在只在特里普拉邦执政。印共(马)在2014年印度第十六届议会选举中获得9个议席,比上届减少了7席。除了外部因素,印共(马)在地方执政权的丢失和在全国支持率的下降,与党内的内讧、选举腐败和选举策略不当不无关系。大选失败后,印共(马)不断总结教训,目前正处于调整、抉择的时期。

  印度共产党拥有党员65.47万名,是印度第四大党。群众组织成员有600多万,目前在人民院只占有1个席位,比上届减少了3席。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简称印共(毛),它成立于2004年,基于对印度社会的性质和矛盾的判断,确定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在印共(毛)看来,印度形式上建立了议会民主制,但实质上仍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代表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大地主阶级利益的政党占据统治地位,农民土地问题、民族解放问题、民主革命问题和经济发展问题都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该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主张通过武装斗争,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国。截至2009年,印共(毛)武装力量分布在印度境内28个邦的22个邦中,其中包括数万正规武装力量和大量的民兵,印共(毛)迅猛的发展态势成为印度政府的最大威胁。2009年,在美国和以色列等国情报部门的协助下,印度政府采用美国的“低烈度战争”战略,出动大规模的军队对印共(毛)展开剿杀,导致印共(毛)损失惨重。目前印共(毛)是消亡还是走出战略相持并取得胜利,还有待观察。

  尼泊尔共产党成立于1949年,经历了长期复杂的内部矛盾冲突,先后分裂出10多个派别,目前力量较大的是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简称尼共(联)。1991年尼泊尔举行多党民主制后的第一次大选,尼共(联)在议会205个席位中获69席,成为最大的反对党。1994年,尼共(联)在中期选举中因获议席最多而上台执政,但为期不到一年,此后尼共(联)多次与大会党等党联合执政。尼共(联)现在在议会中有183席,是尼泊尔的第二大党。2015年10月,尼共(联)主席奥利当选尼泊尔新一届政府总理,与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组成执政联盟。尼共(联)的副主席比迪娅·德维·班达里于2015年10月28日当选为尼泊尔的新总统。尼共(联)现有党员25万,拥有妇女、青年、工会等群众组织会员155万人。

  尼泊尔另一支比较有影响力的共产党是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简称尼联共(毛),尼联共(毛)从1996年到2016年经历了两个时期。1996年-2006年,当时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简称尼共(毛),在普拉昌达的领导下进行了震惊世界的“十年人民战争”,并成功占领尼泊尔80%的领土。2006年,尼共(毛)策应七党联盟发动人民运动,最终促成国王交权,尼泊尔从此成为民主共和国,尼共(毛)转入“十年议会斗争”时期。2008年4月,尼共(毛)在尼泊尔首次议会中成为第一大党,同年8月,尼共(毛)主席普拉昌达当选总理,并成立了以尼共(毛)为首的联合政府。2009年1月,尼共(毛)与尼泊尔共产党的一个小派别“团结中心”合并,改名为尼联共(毛)。同年5月,普拉昌达因与总统发生冲突而辞去总理职务,尼联共(毛)放弃武装、交还战争中占领的土地,党内发生分裂。2012年2月,以副主席基兰为代表的强硬派与普拉昌达分道扬镳,另立新党,恢复过去尼共(毛)的名称,试图重走武装斗争的道路。分裂之后,尼联共(毛)在2013年的第二次会议选举中,仅得到总数601席中的80席,比上届减少140席,从尼泊尔的第一大党降为第三大党。2015年10月,尼联共(毛)的昂萨丽·嘎尔迪当选尼泊尔议会议长。目前尼联共(毛)内部矛盾重重,不但面临道路转折引起的思想混乱和路线分歧,还面临着如何安排原来400多万武装人员就业的难题。尼共(毛)由武装斗争转为议会道路的得失也引起东南亚乃至世界共产党人的争论。

  2.非洲国家的共产党

  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非洲许多国家赢得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马克思列宁主义一度广为传播,一批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的政党纷纷成立,社会主义成为非洲一些国家的制度选择,像当时埃及、加纳、几内亚、马里、塞内加尔、坦桑尼亚、赞比亚等都宣称是社会主义国家。苏东剧变后,一些党转向民主社会主义。目前,在非洲保持共产党名称、信仰马克思主义和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为数不多,包括南非共产党、留尼汪共产党、摩洛哥进步与社会主义党、苏丹共产党、埃及共产党、突尼斯共产党等,其中南非共产党最具影响力。

  南非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1950年被南非当局宣布为非法,被迫转入地下长达40年,直到1990年南非开放党禁才得以获得合法地位。从这时开始,南非共产党与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南非工会大会结成政治同盟,在1994年新南非首次举行的不分种族的大选中,南非共产党在非国大的旗帜下参加竞选,50多名南非共产党党员当选为新南非国民议会议员,其中4人被任命为政府部长。在2014年大选产生的新一届政府中,南非共产党近10名高级干部被任命为政府正部长、副部长。现在南非共产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南非共产党具有非国大和南非共产党双重身份。目前在非国大党员中南非共产党约占20%,2012年十三大以后,南非共产党在工人、穷人和进步学生中的影响力持续上升,党员数量迅速增长,新增党员7万多名,现有党员约25万,为建党94年来之最,是南非仅次于非国大的第二大党。

  南非共产党始终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并结合南非的国情创立了自己的理论。南非共产党曾提出“两阶段革命论”,即先进行民族民主革命,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但随着新南非的建立,南非共产党认为资本主义不可能解决南非社会特有的黑白贫富悬殊等结构性问题,必须为南非社会注入社会主义元素,才能完成深化民族民主革命的任务。为此,南非共产党1996年提出“未来属于社会主义,建设自今日始”的主张,推进以加强工人阶级在各领域的领导权,扩大社会所有制形式,对能源、医疗、教育、住房等社会基本需求“去商品化”等内涵的社会主义建设。南非共产党认为,社会主义具有民主、平等和主要经济成分社会化三大基本特征。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方式是将革命和改良结合起来进行“革命性改良”。在实践中,南非共产党作为执政联盟的一部分,一方面通过执政联盟内部影响政府决策,另一方面通过工会等群众团体从外部对政府施加影响,以促进经济社会方针有利于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的利益。

  南非共产党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探索一条没人走过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作为参政党,南非共产党并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规划展开系统的社会主义实践,这是它面临的最大挑战。

  3.拉美地区共产党

  冷战结束前夕,除古巴外,拉美国家共有各类共产主义政党和组织40多个,共产党员约50余万。苏东剧变后,拉美国家的共产党组织或宣布解散或更名改姓,或被其他中左翼政党吞并。拉美地区目前还有20多个共产党组织。其中,巴西共产党力量较强,委内瑞拉、智利、秘鲁、厄瓜多尔等国的共产党比较活跃。

  巴西共产党成立于1922年,现有党员约32万,是参政党之一。巴西共产党以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列宁等无产阶级革命家发展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思想,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巴西共产党以建设巴西特色的社会主义为目标;以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国,实行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为主导的混合经济体制为最低纲领;以反对新自由主义,实现新的国家发展计划为任务。现阶段的斗争形式主要是议会斗争,同时开展广泛的议会外斗争。巴西共产党在工会、青年、学生、妇女等联合组织中起主导作用,领导着600多个工会。2010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巴西共产党在众议院获得15席,参议院获得2席。

  目前,拉美左翼面临挑战,巴西政坛出现变局,这会对包括巴西共产党在内的整个拉美地区共产党产生影响,其发展势必受到考验。

  (三)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危机中坚守求变

  发达国家共产党是当今世界共产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达国家共产党组织分布于西欧、北美、亚洲和澳洲,大都创建于20世纪初,曾经拥有辉煌的历史和斗争成就。

  1.西欧地区的共产党

  二战后,法国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等老牌共产党在各国政治舞台上十分活跃,以最强大左翼政党的身份引领着西欧左翼运动的发展方向。苏东剧变后,西欧共产党受到强烈冲击,处于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危机之中。

  苏东剧变前夕,西欧地区共有30多个共产党组织,260多万名共产党员。其中规模较大的意大利共产党,党员人数曾高达150万名,在国内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达26.6%,在议会中拥有177个议席;法国共产党有60多万名党员,在议会中有27个议席;西班牙共产党有70多万名党员,在议会中有18个议席;葡萄牙共产党约有20万名党员,在议会中有31个议席;希腊共产党约有10万名党员,在议会中有20多个议席。苏东剧变之初,西欧地区的共产党有的自行解散,有的改变名称。比如当时占欧洲地区共产党总人数一半和三分之二选票的意大利共产党更名为“左翼民主党”,蜕变为民主社会主义党。此外,法国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等坚持下来的共产党组织整体力量损失过半,当时共产党组织总数减少到21个,党员总数减少到不足100万。苏东剧变二十多年来,西欧地区的共产党经历了无数次的分化与重组,导致各国共产主义性质的政党大多不止一个,多数国家都有两三个。因此,单就数目而言,共产党组织比苏东剧变之初反而增加了,恢复到剧变前的30个左右。但就党员人数来看,该地区共产党的规模急剧萎缩。其中规模较大的法国共产党拥有党员13万多名;葡萄牙共产党拥有党员约6万名;意大利重建共产党拥有党员约3.7万名;西班牙共产党拥有党员4万多名;希腊共产党拥有党员3万多名;意大利共产党人党拥有党员约2万名;芬兰共产党约有3000名党员;丹麦的两个共产党组织约有1000名党员;挪威共产党约有500名;原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后继者--德国民主社会主义党,拥有党员约7万名;德国的共产党约有党员4200名;英国最大的共产党--英共(“晨星报派”),拥有党员不足1000名。目前西欧共产党人总计不足40万。

  二十多年来,西欧共产党经历了对20世纪社会主义经验和教训的总结,重新确立党的理论基础和行动策略。法国共产党在90年代中期提出了“新共产主义”理论,倡导通过对资本主义进行“结构性变革”来“超越资本主义”;意大利重建共产党提出了变革资本主义的思想;葡萄牙共产党提出了以实现“先进民主”为目标,建设葡萄牙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希腊共产党提出了通过建立反帝反垄断民主阵线,来实现“人民经济”和“人民治理”的理论。这些共产党的共同特点是坚信马克思主义,相信只有消灭剥削和压迫,人类才能真正获得解放。他们揭露和批判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尤其是欧盟及各国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捍卫广大劳动者的利益。他们坚持抵制新纳粹主义、反共主义思潮,主张共产主义力量要在斗争中加强合作,他们是苏东剧变后欧洲乃至世界共产党、工人党交流平台的创立者和组织者。

  全球金融危机为欧洲共产主义力量提供了重整旗鼓的机会,鼓舞了他们的斗志。各国共产党普遍认为,“争取社会主义的新时期开始了”。

  各国共产党重新确定战略目标和近期任务:英国共产党在《英国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纲领中把“构建一个大众的、民主的、由工人阶级领导的反垄断同盟”作为现阶段的政治战略,把“反对英国政府关于大幅削减公共开支的紧缩方案和广泛私有化的做法”作为当前任务;希腊共产党则提出“加速重组工人运动和社会联盟,建立统一的社会和政治阵线”,以实现推翻垄断政权和建立人民政权与经济的战略目标。

  各国共产党积极投身于罢工运动之中,直接建立阶级工会或间接地以工会会员身份参与工会的斗争,扩大与工人阶级的联系,增强自身的影响力。希腊共产党建立了由其领导的“全国劳工斗争阵线”(PAME),这是一个由230个工会、18个分支和外围组织加盟的激进工会联盟,具有明确的反对资本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及其战争、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阶级立场;葡萄牙共产党与该国最大的工会组织葡萄牙工人联合会(CGTP)保持密切联系,现任工会领导人由葡萄牙共产党的中央委员担任;英国共产党以工会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在罢工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努力使自己的主张体现在英国职工大会通过的人民宪章之中;法国共产党对有70万会员的法国主要工会也有较大的影响力。

  金融危机使共产党有了发声的机会,使其自身力量有所恢复。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是一个令人瞩目的例子。该党自1926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塞浦路斯国内政治生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苏东剧变后,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不仅守住其共产党的宗旨,而且迅速崛起为塞浦路斯第一大党,并在2008年2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获胜,赢得执政权。该党总书记赫里斯托菲亚斯因而成为欧盟诞生后首位共产党人国家元首,同时塞浦路斯也成为欧洲地区继摩尔多瓦之后第二个由共产党执掌政权的国家。然而,受债务危机拖累,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在2011年的议会选举和2013年的总统选举中败北,丧失执政地位。在2016年5月22日的新一届议会选举中,作为左翼反对党的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得到25.67%的选票,仍位居议会第二大党的地位。

  随着欧洲一体化的发展,欧洲议会的权力不断扩大,各国共产党要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对各项重大的政策产生影响,就必须联合起来共同发声。目前,在欧洲层面有两个共产党的联盟。第一个共产党联盟是欧洲左翼党,成立于2004年5月,来自21个欧洲国家的26个共产党或左翼党组织加入其中,7个激进左翼政党作为观察员参与其活动。欧洲左翼党是以转型的共产党为核心的联盟,其意识形态是多元的,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生态主义、女权主义、生态社会主义、共和主义和反资本主义等。第二个共产党联盟是“欧洲共产党工人党倡议”组织,2013年10月由希腊共产党牵头成立,其成员来自欧洲29支正统派共产党组织。该组织“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理”,认为欧盟只是资本主义的一种选择,其推行的举措有利于寡头和资本的集中而非人民大众,“强化了其作为帝国主义政治、经济和军事集团的反工人阶级、反人民大众的特征”。该组织认为,“还有其他的发展路径和另一个欧洲的前景”,坚信“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有权选择独立的发展道路,包括退出欧盟和北约”。

  西欧共产党目前面临着诸多挑战。从外部看,共产党仍处于政治和舆论的打压之下,在政治舞台上不仅无法与“主流左翼”--社会民主党和右翼政党相抗衡,还受到来自激进左翼、极右翼和议题化政党的挤压,政治活动空间日渐局促。从内部看,苏东剧变后,共产党尚未找到明确的发展方向,在重大思想理论和行动策略上未能达成共识,存在革新派与传统派之争。革新派往往因理论空泛、目标模糊、策略多变而引起党内思想混乱和争议不断,造成党的身份认同危机,丢失一些传统的选民。而传统派在固守正统理论主张和发展战略时,虽然保持了党内的相对统一,但因思想、思维的僵化和斗争策略的不灵活,致使党日渐孤立,难以在政治舞台上施展拳脚。因此当前西欧共产党面临的紧迫问题仍是解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将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确立清晰的理论和战略目标,以实现实践上的突围。

  2.美国共产党

  美国共产党成立于1919年,上世纪50年代曾拥有约10万名党员。苏东剧变后,党员人数锐减,现有党员约3000名,在今天美国的政治舞台上和舆论中几乎看不到美国共产党的身影。但是美国共产党始终没有放弃斗争,尤其是在工人和大学生中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共产党意识到“社会主义与大众对话的机会已经成熟”,号召左翼从政治舞台的边缘走上前台,为建设“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奋斗。美国共产党以俱乐部活动、马克思主义学校、网站、社交活动等方式向民众说明危机与资本主义机制之间的关系,以唤醒民众的阶级意识。美国共产党领导人以罢工组织者的身份参与地区和全国的罢工运动、“占领华尔街”运动,党的某些领导人因此遭到逮捕。为吸收更多人入党,美国共产党简化了接纳新党员的方式,申请者可在网上提交申请。美国共产党通过举办马克思主义学校、青年课堂、工人课堂,对年轻人进行理论培训,在3000名党员当中,有1500名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的两年里加入美国共产党的,其中35岁以下的占35%。

  在今天的美国,社会主义革命尚未提上日程,当前美共的斗争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但是与工会运动联合、与广大社会阶层建立统一战线,在现阶段开展争取雇佣劳动者民主权利的斗争,能唤起民众的觉醒,为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奠定了社会基础。2014年6月,美国共产党举行了“三十大”,改选了党的中央领导机构,现任美国共产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为约翰·巴切特尔,担任十四年主席的塞缪尔·韦伯卸任。经过党内的激烈争论,大会修改了党章,将原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提法,改为“我们根据美国的历史、文化和传统,运用由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以及其他理论家创立发展的科学理论”“我们接受社会主义的科学观点和愿景的指引”。这反映了美国共产党近20多年来对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或美国化的理论思考和表达。美国共产党前主席格斯·霍尔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提到美国特色社会主义,他说,“我们坚信美国的社会主义应植根于美国的传统、历史、文化和国情,因此,它必将有别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它必将是具有美国特色的。”

  3.日本共产党

  日本共产党成立于1922年,目前是发达国家中最大的共产党组织。20世纪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是日本共产党发展的“第一次跃进”,20世纪90年代是“第二次跃进”,日本共产党将当前视为党的发展的“第三次跃进”时机,正努力扩展这一势头。

  21世纪以来,日本共产党在理论和行动上都做了很大的调整。关于党的指导思想,日本共产党用“以科学社会主义为理论基础”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表述;关于党的性质,用“日本共产党既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同时又是日本国民的政党”取代了“先锋党”的表述;关于党的最终目标,以“实现没有人剥削人、没有压迫、没有战争,人与人之间关系真正平等的自由的共同社会”取代了“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表述;关于现阶段的任务,以致力于完成民主主义阶段的任务,通过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在“资本主义框架内进行民主改革”,实现向社会主义的过渡。

  近年来,日本共产党在废除《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撤销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共识下,同各在野党进行联合,一改过去光荣孤立的做法,同意参加联合政权。2015年9月以来,日本共产党与其他在野党协商,共同推举2016年7月的参院选举候选人。日本共产党经过理论和策略调整及形象的改变,选民支持率得到提升。在2014年12月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中,日本共产党议席从2012年的8席增至21席,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中一跃成为仅次于民主党的第二大在野党。日本共产党在地方选举中也连连取得佳绩,如在宫城县议会选举中,共产党的席位从4席增至8席,成为该县第一大在野党。日本共产党注重党的队伍年轻化,日本共产党议员的平均年龄是日本上议院和东京都议会议员中最年轻的。

  日本共产党深入基层群众,扩大党的社会基础,通过开设生活咨询窗口,为老百姓排忧解难,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了“有困难要找共产党”的认识。十年前,日本共产党党员达到40万名,2013年参议院选举失利后,他们对组织进行了整顿,现有党员30多万名,党支部24000多个。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