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政治 > 

樊鹏:政治生态的内涵及意义

2017-04-19 14:15:01 学习中国 樊鹏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樊 鹏

  一提到政治生态,大家可能不是特别的,对这个词,它包含的意韵可能也不是特别清楚。一提生态,可能我们会好一点,因此生态的话,我们大家会提到社会生态、经济生态,最原初的应该是所谓的我们环境,环保生态,生物的生态,它实际上如果你去从它字面的意思来理解,生态实际上就讲的这个生物,这个环境里边的生物它们之间的一个关系,这是一部分。第二部分它讲的是整个生物它和外部环境之间的关系。这就是讲的生态问题。政治生态它相对来讲就是和所谓的自然生态、环境生态、社会生态和经济生态相对应的一种政治的状态。那我们讲就是任何的政治组织、国家、群体,它内部也有一些不同的主题,这种主题之间以及这个政治组织作为一个政治群体它和外部其他的团体和外部的整个的环境之间有一种相互之间的关系以及存在的状态。你联想到我们这个党,你就可以明白,政治生态它实际上就是讲本质上,它最核心的内涵就是党员、同志之间的关系以及作为我们这个党组织和社会、人民、国家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这么一个考量。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政治生态就是一种软环境。从我们这个政治学的这个角度,政治生态在政治生活中应该是占有非常核心的一个地位,我们仔细去考虑,因为任何的这个政治生活都是经由组织化来管理的。也就是说不管你是在任何世代,任何国家,它这个政治生活本身它首先是一个政治组织内部的生活,所以我们讲任何的国家、政党以及其他的政治组织都需要良好的政治生态做保障。说为什么呢?我觉得道理很简单,就是你有一个良好的政治生态,就是你这个核心的领导的这个组织的好的政治生态,那么你才可以带动你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态,还有这个社会的生态,乃至你整个经济发展的重要的引擎。因为你看现在国际透明,在德国有一个国际组织叫透明国际,它里边有一个指数叫清廉指数,还有一个指数叫所谓法治指数,它就是去衡量我们这个国家的法治水准。但是它这个指数是为谁服务的呢?实际上这个指数是给商业,国际上商业发展服务的。就是它透过观察你这个国家的法治程度、廉洁程度,它可以去推测或者说是去判断你这个国家的商业经营的环境如何。那么相应地来讲,我们的政治生态也可以把它理解成一个指数,你政治生态好,你的政治生态的指数高,这是习总书记讲的话,你人心就顺,正气就足,你这个社会的正能量就强,你的社会经济发展当然就好,习总书记还讲,你政治生态不好,你的人心就会涣散,弊病丛生,你社会,你发展也无从谈起。所以我想这个道理倒是很简单,所以古人讲政通人和,它讲的政通我觉得就是政治生态好,所谓人和那就是社会生态好,可以这么个理解。

  最近一段时间清华大学有一位教授叫贝淡宁,他的英文名叫Daniel A.Bell,他出了一本书,他讲叫《贤能政治》,他说为什么尚贤制,他讲了一个尚贤制,就是说他给中国的目前的政治体制起了一个名,就叫尚贤制,相对于西方的民主体制而言,他讲尚贤制更适合中国,那尚贤制是什么呢?他说民主制那是经由选举,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政务官,他不需要长期的,不需要做行政官员,比如施瓦辛格马上就可以变成州长,但是在中国不可以,我们谈政治的时候,那政和治是不可以分开的,我们所有的政务官比如副省级以上干部,他绝对需要有在低位阶的行政岗位上长期历练的一个经验,所以你要从政,首先要从治开始。这是贤能政治,而且贤能政治他讲到最大的特点就是要保持这个执政团队的所谓的贤的素质。他觉得这是整个的经营执政团队保持它的所谓先进性或者是可以长期执政的一个最根本的东西,而不是依靠所谓的程序性的东西,当然那个是必要的,但是不是充分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看完他这本书之后,我觉得这个贤能政治,它讲的就是一个政治生态的问题。就是你只有自身这个执政集团保持一个良好的政治生态,你才可以说,你能够适应治的需要和政的需要。

  实际上这个现在不仅是中国,我们讲重视政治生态的问题,其实在其他的国家,我觉得即使他们没有提这个词,实际上对于政治生态还是非常的重视的,我们可以看出来任何国家包括这些西方民主国家的这种党团,他们都非常重视自身党内的政治生态的建设,然后那些不符合党团的规则的那些人、小团体都被通过各种方式清除出去。而即使在一党长期执政的国家和地区,政治生态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自己曾考察过新加坡,它有点和中国类似,也是一党长期执政,包括我们熟悉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还有今天的越南,在这些国家我们去查阅一下,你就会看到他们对于政治生态的重视非常明显,首先他们有各种各样的规则和党内的一些条例,来规管他们的高级的领导人,目的其实就是要保持党内的一个政治生态。例如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它有各种各样的党内禁令,它针对不同层级的干部,它有一些规范,古巴共产党甚至颁布了国家干部的道德法规,这个有点类似于我们2015年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这是一个高标准,当然我们还有一个《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那是一个低标准,当然目标都是直指从严治党,要规范这个国家的党员的行为和党团关系,然后来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在这一点上都是相通的。一些古巴其他一些国家,像越南还有颁布有什么专门针对党内领导干部的一些禁令,这一系列的例子都是说明政治生态这个问题是执政团体保持它自身的这种先进性它的一个很必要的东西,它有一定的普遍性,并不是说我们现阶段中共或者说是本届政府的一个问题。

  我们来看一下,其实提到这个政治生态,其实它的意思还是很丰富的,我刚才介绍了一个非常基本的就是从生态到政治生态,但咱们去看习总书记他的在各个场合的论述,我觉得他提到的所谓的政治生态是有几个方面的意思,我们可以把它做一个简单的一个梳理。第一个方面,我觉得他提到最先提到的政治生态,他讲的就是一个良好的从政环境,这是他在2014年6月份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六次集体学习会上那次讲话,他没有解释太多,他就讲如果我们政治生态不好,那么一个从政环境也不会好。从政环境一恶劣,那你想想人才就会流失,我们这个党,这个执政集团就不可能吸引最好的人才。这样的话,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他提到了是这么一个从政环境的问题。

  再往后,习总书记还讲良好的政治生态就是明规矩破潜规则,他在2016年年初的十八届六次全会上,他就提到,他就说有的地方和部门正气不彰,邪气不祛,明规矩名存实亡,潜规则大行其道。他就批评这种现象,他觉得这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政治生态得到破坏的一个表现。实际上在中央纪委的三次全会、四次全会、五次全会上,习总书记他谈论了很多党内包括尤其是在五中全会,习总书记提出来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问题,这个里边他虽然没有提到政治生态这个词,但实际上他把矛头,他提到这些词的关键的矛头都是指向了要解决政治生态的问题。所以这个要构建良好政治生态的内涵,中间怎么样来确立明规矩,破坏潜规则,我觉得这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

  习总书记他还提到良好的政治生态还有一个要彰正气,祛邪气,就是要彰显这个社会正气,党团的正气,要祛除一些歪风邪气,这个跟刚才那个破潜规则还不是特别一样。

  他在2016年中央政治局的第三十三次的集体学习会上,也就是6月底的那一次会议上他也专门提到一个,他就是讲我们管党治党要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制度,体制机制的保障,这样的话他讲才会有一个正气弘扬,歪风邪气没有的一个政治市场。另外他也提到要营造这么一个风清气正的从政环境,他也提到了领导干部这个关键。但总的来讲,他在这两次谈话中,所提到的政治生态,主要讲的是要一个彰显正气的一个问题。

  我想最后一个内容就习总书记他还提到党内政治生态,他还把良好的政治生态等同于用权,他在2015年初去西安部队去视察的时候,他发表了一个重要的讲话,他也提到巩固和拓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成果,他谈到了三个用权,一个是依法用权、秉公用权、廉洁用权,他讲了这三个之后,他讲,用这种三个用好权,来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我觉得大概是习总书记谈政治生态,以上四个方面比较多。但是从2016年开始,我觉得习总书记他谈这个问题,他更多地是又换了一个角度,又从更加基础的一个角度,他讲构建良好的政治生态,他都是和严肃党内的政治生活联系在一起的。他2016年非常密集地提到了党内政治生活的问题,这个也是在我们今天报告的第三部分,我们会展开来谈。因为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来净化政治生态,你要达到这个良好的一个政治生态,一个长效化的,最终还是依靠于党团内部,他同志之间有一个良好的方式去把他们的关系搞好,把这个政团自己,有一个自我发现问题,自我纠错的这个能力。习总书记他特别地看重,他觉得只有党内政治生活搞好了,你的政治生态才能真正的好,而党内政治生活,他用了一个词,他说党内政治生活就是党来管理和教育党员的一个重要的平台,也是解决党内许多重要问题的一个场所和平台。所以习总书记在2016年年初的中央纪委的全会上,在2016年的两会期间,在6月份的政治局的会议上以及7月底的政治局会议上,他都是先后提到了这个党内政治生活。

  而且我们2016年在10月份即将召开的10月24号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中央六次全会上,设定了三个大的主题,第一个是全面从严治党,第二个就是规范党内政治生活,要出台一部新的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准则,第三个才是党内监督的一个条例。所以党内政治生活的这个地位现在被抬得非常高,而且这个也作为良好政治生态的一个基础工程。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