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社会 > 

徐祥临:怎样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

2016-01-12 16:21:21 学习中国 徐祥临

  关于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大家知道我们农村这个改革是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具体的来说,是安徽小岗村搞了大包干,中央认可了农村农民的这种自发的改革举措,把它上升为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当初就叫大包干,这样一个改革举措上升到我们中央的这个顶层设计。或者说三十多年来农村改革方面取得的最基本的制度性成果就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这个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他的基本特征叫统分结合,我们党中央认为这个统分结合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是我们党和政府一切农村政策的基石。这个也是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作为他这个关于解决三农问题,把它提高到这样一个高度来认识。就说我们研究农村的政策,研究农村的改革发展,立足点是什么?基础是什么?那就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我们要把它坚持好,我们要把它完善好。这个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我把它概括成三个要义,或者说三个要点,或者说这个制度,它有三大组成部分构成的。第一个就是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第二个是集体土地由农户承包经营。第三个是集体为农户提供统一经营服务。所以这里边第三个集体为农户提供统一经营服务,这就是统,然后第二那么集体土地由农户承包经营,这就是分,所以这就是统分结合,这个统分结合,是建立在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这样一个基本的制度安排基础之上的,如果没有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当然就谈不上统和分的问题。如果土地就是集体的,如果他不允许你分,那当然也就没有分的问题,人民公社时候就不允许你分,所以谈不上分这个问题。那么分户经营之后,如果你这个集体不能为农户提供服务,那么农户他一家一户,分散单干那他谈不上统的问题,所以这个土地,这个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一定要强调统分结合,而且它是以土地归农村集体所有为基础的。就这三个制度要素缺一不可。

  究竟怎样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在农村改革发展的过程中,一直都存在着不同的认识。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关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这个问题,有很多讨论,其中有一种议论,其中有一些专家学者在文章、讲课过程中都明确提出,中国其实这个从市场,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角度看,就要搞土地私有,把它私有了。有的学者说得很明确,有的学者说得比较含蓄比较隐讳,其实都是这个意思。有的学者甚至预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的最大亮点,大概就是明确土地就是归农村私有了,有这样一种说法。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显然不是这样一种结果,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总书记在2013年12月下旬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他有明确的要求。总书记说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魂,这是条底线不能破,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要改的,农村改革是要深化的,但是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这个制度不能改变,要改变的话,那这个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或者说农村的生产关系,它的社会主义性质,那就要变了,所以这一点大家一定要特别明确,而且总书记在讲这句话的下边,紧接着他就说要探索土地集体所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把两句话,概括起来说,他就是针对着现在我们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方面改革一个方向性的问题,是继续坚持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或者是公有呢,还是搞私有呢。这是一个方向性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说不明确,如果搞到土地私有化那个方向上去了,那可以说是一个颠覆性错误,所以这个大家一定要明确。当然在这里边总书记谈到要探索土地集体所有制有效实现形式,也是针对着问题来说的,就说现在我们土地集体所有是要坚持,但是这个坚持的这个土地集体所有,如果不能实现,或者说它不能给农民带来好处,不能体现出土地集体所有制制度优越,那也不行。所以既不能搞土地私有,同时又要让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制度优势把它发挥出来。他就这么个意思。

  怎么样要做到土地,要把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既要坚持又要完善呢,总书记提出的基本思路,他要做到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离。近几年中央一号文件包括各个地方在贯彻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的时候,都是以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这个三权分离这个为主线来深化农村改革的,以此来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的提高,这个基本的方向应该说是正确的,这里边我想提出来的问题是,我认为目前这个探索,这个土地归农户承包,土地承包权经营权扭转,或者土地流转这个问题探讨的比较多,而对于土地集体所有权如何坚持如何实现关注不够。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它的实质还是对土地集体所有制是否具有优越性,如何把这个优越性发挥出来,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认识。我认为有一些专家学者,他的看法可能影响了我们一些基层的领导干部,就认为这个土地集体所有,这么多年也没有发挥什么优越性,很多集体都是空壳的,怎么样让统的作用发挥出来。让集体为农户提供经营服务,统一经营服务,这个做不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只注重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问题,促进土地流转想了很多办法,有的地方甚至采取强迫命令的办法,让农户把土地交出来,交给企业经营,扩大经营规模,从表面上看,是符合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扩大经营规模,提高农业现代化水平,但实质上它遗留下来很多问题。所以究竟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呢?在这里边我想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就是这个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到底有没有优越性,如何让这个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在经济上能够体现出来,把优越性发挥出来,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做空洞的理论探讨,如果你要做空洞的理论探讨,从公有的这个角度也可以谈有很多优越性,这人民公社的时候,我们已经谈了很多了。不要再重复它了。谈私有,你也可以谈出很多理由来。这个也不要再说它了,因为这个都有很多的理论和实践可以给你提供支撑,但是对于我们中国当前这个阶段,总书记说了,要坚持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要探索集体所有制有效实现形式到底在实践中能不能得到证实,这是一个根本性问题,我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实践中去,看实践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然后我们这些搞理论工作的这些专家学者,当然包括党政领导干部,从中才能够抽引出一些理论性的东西来。

  这几年我到全国各地搞调研,也发现了一些典型,证明总书记讲的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探索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的有效实现形式在实践中是有根据的,这种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是有制度优越性,关键是看我们敢不敢于依据当年我们搞农村改革的时候,也就是把人民公社解体,搞大包干的时候,我们所坚持的那个基本的方法论,那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有利于发展农业生产,有利于农民增收致富。那是不是就是坚持实践检验真理标准这样一个问题。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