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社会 > 

乔润令:发展优势条件逆转 城乡一体化如何开展

2015-12-21 16:00:24 宣讲家

  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向各位领导把“十三五”背景下,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一些学习心得体会做一个汇报。我想利用今天一下午的时间,把国家整个大政策和一些地方的实践,还有一些要点、难点问题给大家做一个梳理。讲一下当前城乡发展所面临的实际问题,政策、导向、热点、难点,以及实践中遇到了哪些问题、各地又是如何解决的。主要是讲这些内容。

  一、城乡一体化面临全新的发展环境

  第一部分我想说一下城乡一体化面临着全新的发展环境。最近两三年,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变幻”。大家看,我这个题目叫中国的发展优势条件发生了逆转,为什么叫逆转呢? 2010年是很平常的一年,但是就在这一年,中国的经济社会发生了三件大事。第一,中国的GDP超越了日本,跻身全球第二。这个实现了我们多年的愿望,当然了,我们的质量还很差,那另当别论了,GDP总量上来了。第二,中国人均GDP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为什么最近几年从领导到媒体,到研究者讲中等收入陷阱呢?我们自己的衡量标准是贫困、温饱、小康,是这个,国际上的标准是低收入、中等收入、高收入,我们国家进入了中等收入,中等收入是什么概念呢,人均3000到1万美元之间这个都是叫做中等收入国家,2010年的时候中国进入了中等收入行列,去年,中国的人均GDP已达到7000多美金,将近8000美金,“十三五”时期,我们的人均GDP要突破一万美金,这就是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了。第三,中国的城镇化率跨越了一半,达到了51%,这是什么概念,城市人口第一次超过了农村人口,这就是说,表明中国社会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想想,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我们展示中国形象的都是什么千里麦浪,红辣椒,老玉米,现在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能代表中国的形象,现在能代表中国形象的是鸟巢、水立方、浦东或者是深圳城市社会,这是非常重要的三件事,这三件事可以理解为改革开放取得的最重要成果的概括。

  在此之后,中国经济发展的条件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第一,八十年代的改革红利已经消失。我们现在改革是改什么东西?我跟大家说,现在社会上存在的从制度到体制到办法到模式,没有毛泽东时代的东西了,你要搞清楚,不要一说改革就是改革什么计划体制,不是那回事。我们现在所有形式的一整套东西都是七十、八十、九十年代改革的成果,我们现在运行的土地制度、医疗制度、住房制度等等,都是改革开放以后形成的,但是这一套制度,这就是我要说的但是,最关键的,现在已经成了阻碍发展的力量了。

  什么意思呢?七八十年代中国重要的改革成果,现在已经成了阻碍我们继续发展的一种力量了。因此改革是改什么,就改这些东西,就是这些七八十年代的改革成果现在成了改革的对象了,这个一定要搞清楚,不要一说改革,什么毛泽东时代,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没有毛泽东时代的东西了,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就是当年的改革成果,恰恰是现在的改革对象,一定要明白这一点,这是改革的问题。

  第二,低成本发展的优势已经消失。这个对于中国来说已经不存在了,我讲一个例子,比如说土地,大家想想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一个生产队长圈一块地搞一个开发区,很便宜,谁收钱了,没钱,什么温州模式,苏南模式,土地非常的便宜,不要说那个时候,就十年前我们几千块钱就把农村的地征了,他也不会说什么,现在土地的成本高居不下,不仅成本高,而且没有土地,土地已经成了最稀缺的资源了,就是成本提高了。第二就是劳动力,中国现在的劳动力,据人社部统计,2009年到2014年,工资平均每年增长10%到14%。这仅仅是工资,还有一大块,其实大家都没有看到,是所谓的三险一金,五险一金,当然了,现在学界有一种看法,说我们前几年惠民也好,对于农民的政策其实有一些超前了,叫过度福利化,就是迅速把这个成本提太高了。政府逼着企业给农民工涨工资,最后你知道害的是谁,是农民工,为什么,企业办不下去了,成本全起来了,怎么叫办不下去了。有一个统计数字,我们穿的NIKE的鞋,2001年的时候,在中国是47%到48%的份额,现在37%的份额是越南,我们大概只有十几,低成本劳动力的这个优势已经不存在了。再跟大家说,从经验也可以看出,我记得在北京十五年前,咱们一般稍微好一点的超市、饭店,好一点的宾馆,招服务员都是十八岁到二十三岁,高中生毕业,个头不能低于1.6米,五官端正。你们今天回去看看,老太太全部开始上菜了,开始当服务员,都是老太太。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迅速的提高,使得年轻人一下就消失了很多,招工难、务工难都非常多,这是劳动力这块。

  第三,环境成本。要知道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所谓的温州模式、苏南模式,污水横流,污染随便排放,这个方面不花任何钱,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中国的环境自净能力非常强。现在就没这个好事了,你稍微多一点,污染排放已经达到极限了,就是雾霾。现在大家看,劳动力成本提高了,土地成本提高了,环境成本提高了,我们研究“十三五”的时候发现,中国的低成本优势怎么这么快就消失了?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问题。

  再一个,全球化红利。美国总统奥巴马前两年专门有几次讲话一直说,中国是个“搭便车”的国家。什么意思呢?他的意思就是我们在中东打仗,你在闷头发大财,他是这个意思。其实中国是不是“搭便车”的?不是。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近30%。但是有一点必须承认,中国是上一轮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当年入市的时候就有一种说法,叫做“狼来了”。如果税赋降低,国外的产品都进来以后,中国的国有工业会被冲垮,实际上根本没有。中国是这一轮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美国人在中东打仗,我们挺高兴,不错,咱就闷声发大财,十年以后中国发现,我们超过了德国、英国、法国、日本,就这十五年。但是,现在全球化的红利已经不存在了。2015年外贸经济增长是负值。我们的出口年增长原来是双位数,现在连单位数都保不住了。为什么“十三五”不提“三驾马车”(出口、消费、投资)?这个“马车”就不行了。

  第四,人口红利开始消失。这是实实在在的。“十二五”时期,中国从18岁到60岁的适龄劳动人口(这是有意义的人口,老人、小孩在经济学上没有意义),适龄人口每年净减少大概1000万左右。所以我们感到在北京找个保姆还这么贵,看孩子的,找个月嫂都得一万多块钱,的的确确,劳动人口减少了,这使得我们不得不调整我们实行了30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中国发展的这几个条件都发生了变化,同时,原来高增长带来的副产品,到了偿还期。

  中国一共有5万多条河流,现在有2.8万条永远消失了。你回到你的老家想想,你小时候看到的那个小溪、小森林全部没有了。除了我刚才说的情况以外,我们的融资成本、政务成本、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很多浙江企业家跑到美国办了一个企业,发现美国的成本不高啊,只有一个劳动力成本比我们高,剩下所有的成本都比我们低,用地、用电、物流、物资、政务、税收全比我们低,只有劳动力成本比我们高。所以说我们得反思一下,这样下去是很有问题的,也是我们在推进城镇化、城乡一体化过程当中,中国最独特的一面。其实很多情况政府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说处置很多情况,如果得当了,是高手,不得当,也正常。

  经考察,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像我们这样的,市场化、城镇化、全球化、信息化。大家想想就是在这十五年,同时出现。一下把传统的社会规范全部出现了颠覆性的改变,这是比较厉害的,是非常全新的挑战。

  过去15年当中,就是“十二五”当中推进城镇化,推进城乡一体化的发动机熄火了。原来第一个动力,招商引资。GDP增长既可以增加财政收入,也可以解决农民工的城镇就业,这是一大动力,工业化嘛。第二个动力,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新城新区建设。像北京市的房价,北京市的商贸综合体,北京市的新城建设,这是以往城镇化的第二个动力。第三个动力,大规模的融资借债。很多平台公司的负责人都知道,我们原来的那一套,其实政府也没有多少钱,除了土地收入之外就是融资借债,大规模的建设,这是非常强大的一个动力。第四个动力,地方政府公司化。这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动力。地方政府也开始追求利润。这在国外也一样,我们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地方政府以土地运作为抓手,以城市规划为手段,以公共设施为支撑,趋利动机非常强。很简单,各地市长都玩的基本把戏就是先把环境做起来,然后把土地卖个好价格,然后再进行城市基础设施或者公共服务的建设,然后再卖。这样一个循环下来以后,土地的预期收入借钱,然后再进行建设。这样三五轮下来以后,城市面貌大变,政绩突出,GDP上来了,农民就业也解决了,财政收入也有了,基本是这样一个循环。但是关键看下面,新常态,新政策,新约束,传统动力熄火了,这是我们最近两年经济下行,我们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的一个现象。

  在工业化这一块。现在北京市还算好,因为北京市真正的传统工业已经很少了,北京市的服务业已经高达70%多,而传统工业几乎全部是产能过剩。国家发改委负责这一块,从水泥、钢材、煤炭。我最近到东北、内蒙和山西一看,你就不知道,什么钢铁、煤炭,谁买你的?石油的价格已经降到了每桶50美金不足,谁买你的煤炭?所以传统的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不仅如此,所谓的光伏,所谓的光电,你到张家口看看,光电全部是过剩的。这个动力熄火了。第二个,靠优惠政策招商引资的动力熄火。财政部连下三个文,到现在虽然是缓一点,但是基本上,我给你土地,给你税收优惠,这已经不行了,这条路也完了,这个发动机也熄火了。第三个,对外来农民工的需求开始减缓。这个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最近几年,农民工的增速连续四年在下降,原因第一,传统产业不行了,以后招工就少了;第二,沿海地区大规模的机器换人,走向中高端,用人自然也就减少了。第四个,新城、新区、城市综合体,房地产已经严重过剩。这是我们研究的结果,这不是国家政策,除了北京、上海、广东这么几个有限的城市之外,中国目前,特别是中西部的中小城市,房地产新城、新区严重过剩,空城、鬼城一片一片的,你们现在到中西部地区看一看全是空的。中国人盖了多少房子啊?据研究,北京市的商贸综合体全部成了卖小孩娱乐的东西,第二,卖吃的。谁还去你那买货?人家都在网上购物,原来建的这些东西全部是过剩的,所以说你靠这个动力就基本上没戏了。第五个,化解地方债务。因为原来的那套借债模式产生的地方债务非常可怕,现在的新政策基本上重组债务,截断了融资渠道。

  这五条下来,使得你的发展动力基本上没有了,为什么很多经济不停地往下走呢?因为发展动力没了。

  五中全会对“十三五”期间,对如何培育发展新动力作出了规划。过去的动力没有了,现在我们叫做“青黄不接”。老动力消失了,新动力还没有,怎么办?赶紧培育。这次提出来一个非常新的观点,其实我们整个治理国家的经济思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三驾马车”转向了供给侧改革。一定要搞清楚,现在不是“三驾马车”的时代了,而是供给侧改革。什么意思?就是要提高供给的水平。国务院已经开了会,政策已经出来了,医疗、养老、教育,就是高层次的供给,不会再让中国人再到日本去买马桶去了。我们自己解决不了吗?完全可以解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