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经济 > 

王义桅:“一带一路”的能量,超乎想象

2015-10-23 10:07:16 宣讲家 王义桅

  2014年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主张,今后的对外合作倡议,就提“一带一路”。这意味着“一带一路”不是“一阵风”,而是大战略。简单地说,它关系到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涉及百年大计,也与中国的“三步走”战略密切相关。各行各业的发展与“一带一路”的部署密切相连,与它将要带来的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历史性变化也密切相连。所以,我们有必要对“一带一路”的含义、可能带给我们的变化,以及可能遇到的机遇和风险作一番系统的了解。

  一、“一带一路”的划时代含义

  (一)“一带一路”之后,中国不再以空间换时间

  从“一带一路”开始,中国的对外战略不再以空间换取时间。很多人把“一带一路”当成企业“走出去”来理解,这肯定不够。它不光是一般的企业“走出去”,也不光是产品和服务“走出去”,而是要“走进去”——要走进当地国家。它将改变的是我们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是世界与中国的关系,而不再是“走出去”本身。

  中国自古即有全局观。“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中国古代战略有一个倾向——用空间换取时间。但是今天,“一带一路”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大战略,不再是以空间换取时间了,而是在空间和时间上同时推进。从“睁眼看世界”一直到改革开放,中国都希望融进所谓的世界主流。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的中心之一了,世界主流不愿让中国再接轨。故而,中国现在要重新走进世界。因此,“一带一路”不仅是企业要“走出去”,而且是企业要“走进去”——你的产品、服务、理念,甚至你的发展模式要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去落地生根,而不只是做一笔生意、赚一点钱就完了。

  “一带一路”已超越了以空间换取时间的历史战略,这是前所未有的。从空间角度讲,“一带一路”是要在陆上和海上同时“走进去”。从国防的角度讲,以前要权衡塞防和海防,今天则要同时走向陆地和海洋。

  对企业来讲,“一带一路”,“带”是最重要的:80%是在“带”,20%在“海”,此系个人观点。因为海上通道是畅通的,而陆上不通,所以企业要去建设。当然,海上和陆上都要有。中国现在的关键是要把海上和陆上通在一起。

  (二)“一带一路”是国内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

  《史记》说“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比如,中国发展起来后,以前与美国的贸易顺差都转移到中国头上了,所以中国一下子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美国不让中国再继续发展了,所以搞了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明确排斥中国。中国还能继续再靠融入美国来搞改革开放吗?这个进程已经到了一定的瓶颈了,必须“收功于西北”,往西北走。西北在哪里?以前的西北是陕西,现在的西北就是欧洲,要走向欧洲。

  “一带一路”是什么?“一带一路”就是把最有活力的亚太经济体和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欧盟连在一起,变成世界上最长的经济走廊,辐射到中亚、南亚、东南亚等地,甚至到非洲。这就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思想。对手从海上来,你不能从海上去硬顶,要打太极,必须要从陆上走。当然海上还要走,但是更多的是从陆上。这是我讲的改革开放。

  “一带一路”是新时期的长征,就是要引导企业往全球分工体系里最有潜力的市场走,播撒中国合作共赢的理念。今天,美国最薄弱的环节是在中亚、中东。我们现在要利用这个战略态势,挺进其最薄弱的环节。这是战略上的考虑。从经济上看,以前的东亚经济体,大部分是靠美国的消费来拉动,大家都跟美国做生意,基本上是这个模式。但是现在,这个模式遇到一定的瓶颈了,必须要找到新的市场。新的市场在哪里?就在相对落后的中国的周边地区,再往西就是中亚、西亚一些相对落后的市场。他们缺少资金、技术,最缺的是基础设施。他们很羡慕中国的发展,每次来都问:怎么中国发展得这么快啊?我们就跟他说两点。第一,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这是中国人最成功的一个经验。第二,教育。在中国,哪怕农民工都说“再苦不能苦下一代,再穷不能穷下一代”。因此,教育改变了贫困的恶性循环。我去过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他们的教育没有跟上去,不仅这一代穷,下一代还继续穷。教育现在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大学教育,还须重视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在中国将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若诸葛亮在世,他会如何分析21世纪的大格局及其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军事上,世界上有三极: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经济上也有三极:北美、东亚和欧洲。中国在这两个大三角里都占了一极,这就是天然优势。从经济角度来讲,当然应该是联合欧洲跟美国博弈,而不是相反。怎么去联合欧洲?现在提出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得欧洲者得天下”,中欧合作开发第三方市场。什么意思?中国从产业链的低端一下进入中端,继续向高端迈进,与欧洲、美国的竞争势必越来越激烈。中国要规避这种竞争,要开拓新的市场,一个重要的逻辑就是,中国和欧洲能不能联合开发“一带一路”的市场?为什么要联合欧洲开发呢?因为欧洲有话语权,有核心的技术。最重要的是,欧洲和“一带一路”国家打交道非常有经验。而且,欧洲人能够接受中国的崛起,因为霸权已经从欧洲转移到美国了。尽管口头上欢迎中国崛起,但美国是建立在“绝不做老二”的宗教性价值观之上的国家,很难容忍中国的崛起。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必须要争取话语权,争取规则制定权,争取合作开发更多的市场。这就是“拉住欧洲”。怎么拉住欧洲?要把欧洲放在欧亚大陆上面看,不要放在海洋上看。放在海洋上,欧洲就老想着跟大西洋对面的美国合作。所以,要让欧洲回到整个欧亚大陆的大市场。这是中国建设“一带一路”的重要方面。

  (三)“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

  第一,有利于鼓励世界古老文明的复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进一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让美国包容中国的这套东西。这是很难的。美国现在搞TTIP、TPP等一些贸易投资规则排斥中国,就是明证。原来的体系已经容纳不下中国了,中国必须开创新的体系。这个新的体系是什么?是以文明为秩序的世界体系。印度、土耳其等很多国家都喜欢跟中国谈文明。为什么不用“新丝绸之路”,而用“一带一路”?因为“丝绸之路”这个概念是德国人李希霍芬于1877年提出来的,不是中国的概念。而且,古代的丝绸之路是由波斯、阿拉伯等国共同开通的,中国只是其中之一。“一带一路”就是要鼓励更多的文明复兴,打破以国家为思考单元的限制,最终建立新的文明体系。这种体系能让中国发挥文明古国的优势。

  第二,有利于中国与“一带一路”其它国家互通有无。中国若一味与发达国家竞争,有风险,所以要找新增变量。方向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那里缺技术、资金、基础设施,甚至还缺熟练工人。而中国有资金,有技术,缺乏市场。中国国内产能过剩,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正“嗷嗷待哺”。首先,资金上,“一带一路”国家缺贷款,而中国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中国现在有4万亿外汇储备,实际上6000亿就足够了,剩余34000亿都应转化为投资基金。老买美国国债,美国就老印钞票,美元一贬值,大量外汇就灰飞烟灭了。依靠投资才能更好地以钱生钱。其次,技术上,欧洲缺乏技术市场化能力,而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技术市场化能力。核心技术方面,中国与欧洲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但是中国的技术市场化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中国人口众多,地形复杂,如果中国能把自己的基础设施建好,就也能把世界其它地方的基础设施建好。而欧洲没有沙漠,没有那么多高原,缺少建设的经验和能力。中国不仅能够建,而且还能够运行、管理。所以,欧洲愿意跟中国联合起来,以赢得更多市场。再次,中国缺乏结构性权利。在国际上,中国最缺的结构性权利是话语权。一是中国没有大宗商品定价权。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价。中国购买澳大利亚90%的铁矿石,但是它的价格涨多少倍,中国没有一点发言权。二是中国不能决定产品的质量标准。低碳、欧Ⅲ、欧IV的排放标准都不在中国手里,这不行。我们生产的东西,最后不符合它的标准,就得重新改造,这会造成巨大的浪费。三是中国缺乏贸易投资规则的制定权。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国家,这个规则制定权竟然不在我们手里!中国只有占领更大的市场,自己的标准才会成为世界的标准。所以,中国要把数量的优势变成质量的优势,变成结构性的权利。一方面要跟欧洲、美国、日本等先进国家竞争,搞“中国制造2020”,弯道超车;另外一方面要搞互补合作,着眼于更需要中国资金、技术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变道超车。中国不是被动地加入全球化,而是要创造一个新的全球化体系。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