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策经纬 > 国防外交 > 

曹永福: 美国经济走势对中国的影响

2016-12-23 16:58:11 学习中国 曹永福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曹永福

  讲一讲美国经济走势对中国的影响,包括对世界的影响,其实主要可能就是对中国的影响,这个我们不妨辩证地来看。我们希望一个好的美国经济,还是一个差的美国经济呢?很多人说你美国经济复苏这么好,把我资本都吸引回去了,对中国经济不好,对世界经济不好。但是我们看一看历史经验就会看到,美国繁荣的时候确实其他国家未必繁荣,90年代的时候,亚洲爆发东南亚金融危机,美国却处于新经济的高潮,所以美国经济繁荣,其他国家未必能跟它共享繁荣。但是美国经济衰退的时候,大部分国家难逃这个厄运。我们可以看到每次的这个美国经济的衰退,实际上其他国家都会多多少少受到点波及,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引擎。包括美国在2001年爆发一个非常弱的衰退的时候,当时的中国,当时的很多国家都受到了影响。所以如果美国经济出现了一个强劲的增长,或者稳定的增长,对中国是有好处的,我们并不希望美国爆发危机。真正爆发危机以后,其他国家未必能得到好处,我们可以从这次经验看出,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其他国家的货币大幅度贬值,美元反而增值,因为世界各国大家都会觉得美元毕竟是最安全,美国国债毕竟是最安全的,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所以美国经济的走势,我们希望看到美国经济保持一个相对的稳定,相对一个慢慢地向上走的态势。美国从特朗普也好,最近这个经贸关系也好,我们讲特朗普说要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0%的关税,这事现在这么一说,那么到底怎么样实施还是众说纷纭。我们知道现在实际上不是一个单纯的一个需求的问题,现在实际上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叫全球供应链,全球生产网络。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不见得是最终消费品,很多产品可能都是用于它的一些制造业企业也好,某些企业的一些中间的投入品,所以当你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以后,它自己的企业也受不了。我觉得大幅度增加关税,这个倒不好说。但是它会通过反倾销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从最近的态势来看这一点比较明显了。它要找摩擦,它要平衡利益,它觉得你中国就不能就是作为全球贸易体系的一个免费搭乘者,这个贸易体系对中国太有利,对美国不公平,它肯定是要找事的,这个完全可以做到的。所以特定部门的一些出口可能会受到一些冲击,这个中国肯定是要做好准备的。

  美国经济的这个财政政策的外溢性是比较小的。我们讲搞基础设施,美国人他要搞基础设施了嘛,但是即使是搞基础设施,各种各样的研究也表明,它对其他国家的影响还是比较小。首先它搞这个基础设施,即使能搞成,它也不可能像中国那样搞4万亿的大投资,大干快上,它肯定没有那么快,它的决策是比较缓慢的,它的资金拨付肯定也是分阶段的。它不像中国那么集中精力很快地大干快上,它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它是很缓慢的一个过程、分阶段的过程。而且如果是涉及到基础设施这方面,中国企业能够从中得到多大的好处,这个是很不好说的。因为它还是认为交通基础设施这种东西,是它有战略性的一个部门,它实际上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它还是有些抵制性,很多项目当看到中国的供货商的时候,尤其是交通项目,它还是非常不高兴的。现在有些桥,包括有些设施,最后用了中国的供货商,它也是没有办法,觉得这个别的地方实在找不到,或者别的部分价格实在太高,别的地方可能这个生产能力跟不上,它就没有办法。但是它能排除中国有的时候,尤其在基础设施方面对中国还是有敌意的,所以这方面对中国的影响不大。

  稍微说一说货币政策,就在我们今天讲课这两天可能美联储就会加息,美联储马上就会开完议息会,可能就这两天。美国的加息,不管这次加不加息,这次很可能会加,美国的加息的这个道路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加息的历程肯定是要开始上去的,这一点毫无疑问的。所以我们都在说美联储加息带来的恐慌也好,全世界好像都在害怕,美国经济,美国对发达国家、对新兴市场国家会带来很大的影响,那么能不能让美联储注意一点呢,这个我们说恐怕不好办。伯南克早就讲过一句话,这个问题美国是在用自己的政策工具来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它首先第一步的目标是国内的问题,这个是没有办法,我在用自己的工具来解决我的一个就业和通货膨胀问题,那么国际外溢性肯定是第二位的考虑。那么什么时候考虑国际外溢性呢,主要的国际外溢性呢,肯定是当它的政策工具或者说其他国家有爆发金融危机危险的时候,能够影响到波及到美国的时候,它在这时候才关注。如果说它只是对其他国家一些稍微的一些资本流动,一些稍微的一些产出的下降,它可能不会特别关心,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是美联储能够做到的是什么呢,我觉得美联储这方面也是有很大的进步,就是它加强了这个市场沟通。实际上现在的市场沟通是非常的充分的,它一方面是为了平缓对国内,美国国内金融市场的一个冲击,一方面也是对国际金融市场,也是想减缓这个冲击,它实际上都在不断地释放信号,它每次加息之前都要充分地做一个信号的释放,而且它叫前瞻性指导,前瞻性指引。每次货币政策操作之前,它都会说我多长时间之内不加息,或者说最近加息,因为它释放出的信号是逐渐明确的,这一点可以造成投资者提前做好准备,减缓对金融市场的冲击,这一点是可以做到的。

  第二个我觉得美联储加息,不会特别强劲,这是所有的人,大部分的人判断,美联储加息非常缓慢的,节奏会比以前要低得多,因为美联储呢,美国的经济增速,潜在增速在下降,所以跟它这个潜在增速相适应的利率也会下降。所以它不可能像过去那样大幅度很快地加息,像里根政府那样,像里根政府时期那个美联储那样很大幅度地提高这个利率,那时候百分利率提高到10%几,这个可能性不大。那么像格林斯潘时期加息呢,一会儿说加,一会儿不加,扑朔迷离,而且格林斯潘也不想让人了解他的政策的意图,他搞得很神秘,所以大家伙都成天盯着格林斯潘这个包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或者他这个话里面说的什么话什么意思。格林斯潘与金融市场捉迷藏,这也不会。所以加息的空间比较有限,节奏比较缓慢,这个就是力度冲击不会特别大。当然有可能如果说出现特别,美国经济增长特别强劲了,它可能加息会比较快,现在看来可能性也不大。所以国际金融资本的流动,归根结底取决于资本在各个国家的收益率和风险的这个考量。资本为什么到这里,为什么到那里,它是取决于这些最基本的因素的。

  我们在看到美联储影响的时候,实际上现在各种各样的观点都认为你看是美联储加息带来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自身的一些问题,因为资本它是相对的一个收益率,你这个地方相对收益率高,它就会往这儿走。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新兴市场国家它的经济增长率也好,投资机会也好,收益率都是在下降的,它们也在下降,而且下降得很厉害,下降幅度很大,尤其是拉美国家,很多拉美国家的增长率都已经比美国都要低了,所以它资本撤出来是必然的,有它的必然性的。而且有的国家金融风险也确实是在积累,所以我们更应该关注自身的这个问题,当然你要把这个问题说成是美联储的问题,把现在资本流动也好,货币贬值也好,说成是美联储的问题,那你政治上可能应该主动,但是不是一定是这样的,这个力量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是双方面的因素。

  讲到这里,我就想对全文做一个总结。从历史回顾看,我们看到美国经济,怎么样来把握美国经济的走势呢,金融危机以后的经济复苏是比较乏力的,它是出现了一个阶段性的下降。我们从第一张图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美国的这个经济增速是阶段式的下降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阶段式的下降,因为从中长期趋势看,人口老龄化和技术进步的放缓使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下降,它有它的一定的必然性,一个是人口,一个是技术,这两个因素都不支撑很高的一个经济增长。如果从短期态势看,它本轮复苏到了2015年年底确实遇到了瓶颈,很多指标确实遇到了瓶颈,2015年以来的GDP增速确实是在下降的,最近这个指标小的上升,到底能不能持续下去还值得观察,对特朗普的这个政策也不宜盲目的乐观。所以对美国来讲,美国出现这个样子,我们希望它好,希望它稳定,不论是美国的关税政策也好,经贸政策也好,基础设施建设也好,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好,这些东西我们能做,但是重要的还是中国要自己练好内功,这个也不能够指望着我们像过去那样出现非常大的经贸的对美国出口的大幅度增长,全球流动性泛滥,那种局面可能不会再有了。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