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习心得 > 

白奚:“仁者人也”

2017-09-15 10:11:27 《哲学动态》2009年第3期 白奚

孔子创立的儒学是关于人的学说,是关于人的哲学。我们说孔子的学说是关于人的哲学,是因为他的学说是围绕人的问题展开的,他关心的是人道、人格、人的自我意识、人的本质、人的价值、人生道路和人生理想等人生的大问题。这些问题虽然不同于西方古代哲学关注和探讨的诸如世界的本原、宇宙的生成、万物运动的规律等自然哲学的问题,但同样也是极为重要的哲学问题。对人的问题的高度关注,构成了孔子学说乃至整个中国哲学的一个重要特色。

孔子关于人的哲学,其核心就是“仁”的思想。在孔子之前,“仁”的涵义主要是表示一种重要的德行。孔子的仁学继承了上古的文化传统,保留了“仁”作为“德”的基本意义,同时又对“人”与“仁”的关系进行了深度的思考,赋予了“仁”更多、更高的意涵,提升了“仁”的价值,使仁学真正成为了关于人的学说。在孔子那里,“仁”就是人道,人道是“仁”的基本精神。孟子对孔子的这一思想有过精确的概括,他说:“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1]这就明确地表明,“仁”就是关于人道的学说。

“仁”就是人之道,这是孔子赋予“仁”的一个新涵义,“仁者人也”就是这一观念的集中而明确的表达。“仁者人也”的命题出于《中庸》,《中庸》记载了鲁哀公问政于孔子,孔子的回答中有“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亲亲为大”的话。《中庸》旧题是孔子的孙子子思所作,很可能成书于战国晚期到秦汉期间。孟子“仁也者,人也”的表述,表达的是与“仁者人也”相同的思想观念。有学者据此认为“仁者人也”这句话不是孔子说的,而是《中庸》对孟子的说法加以改头换面。但是,恐怕谁也很难否认这句话同孔子关于人的本质和人道思想的密切联系,这就如同《老子》中虽然没有出现“无为而治”和“物极必反”的命题,但谁也不能否认“无为而治”和“物极必反”是老子提出的思想一样。

孔子“仁者人也”命题的提出,是对“人之所以为人”的理性自觉,是对人的本质的概括,提出了人际交往的基本原则。它标志着中国古代先贤对“人”的发现,标志着以仁学为表现形态的古老的东方人道主义的出现。

“仁者人也”的命题,从语法或语言形式上看,是用“人”来规定“仁”;而从思想内容和实际效果来看,则是用“仁”来规定“人”。在这里,“人”字的解读极为重要,是我们分析和理解孔子的“仁”和人道主义思想的关键。从语言形式上来看,“人”字在这里既可以用作名词,又可以用作动词,而对“人”字不同词性的使用的分析,可以帮助我们解读出不同方面的思想意义。

“仁者人也”的“人”字用作名词,这个命题就可以理解为:“仁”作为一种品德,是“人”所特有的,惟独“人”才能具备这一品德,其他动物则不具备此种道德属性,因而,“人”的本质就是“仁”,“仁”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标志;反过来说,作为一个“人”,就必须具备“仁”这种德行,不具备“仁”这种德行,就不具备作为“人”的资格。因而,“仁者人也”这个命题,乃是人的自我意识,是对人之为人的一种自我规定。当然,这是一种基于道德属性的角度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规定。

历史上的儒家学者也是这样来理解的。《郭店竹简》中有“人之道也,或由中出,或由外入。由中出者,仁、忠、信”和“仁生于人,义生于道。或生于内,或生于外” [2]的论断,笔者认为这里值得重视的有三点:其一,作者把“仁”和“人”联系起来思考,以“仁”论“人”或以“人”论“仁”,这是把“仁”作为人之为人的标志。第二,作者认为,“仁”作为人的内在道德观念,来自于人固有的道德心,故曰 “由中出”、“生于内” 、“生于人”。“仁”有别于“由外入”、“生于外”的“义”,“义”属于外在的道德规范,来自于社会的制度与习俗,故只能说是“生于道”而不能说是“生于人”。第三,作者认为,在“由中出”、“生于内”的诸多道德观念中,“仁”是最重要、最有代表性的,所以排在诸德的首位。《郭店竹简》的作者是七十子之后学及其传人,他们同孔子一样,也是把“仁”作为人的本质属性,作为人之为人的标志。孟子注重从人心上阐发“仁”,有“仁,人心也”的著名论断。“仁,人心也”的论断,肯定了“仁”是人心的根本属性,人心的根本属性当然也就是人的根本属性,因而“仁”就是人之为人的标志。正是在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孟子才提出了“仁也者,人也”的命题。朱熹十分重视和欣赏孟子“仁也者,人也”这句话,他在《孟子集注》中对这句话进行了发挥和展开,他说:“仁者,人之所以为人之理也。”这个“理”,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表述,就是依据和理由,它就是人的本质属性和本质规定。宋儒周敦颐也说过:“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焉。”[3]这里的“极”字,我用今天的话来表述就是标准,“人极”就是“人”的标准,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标准,“立人极”就是确立了人之为人的标准,就是规定了人的本质。这个“定”字表明,“仁”作为人之为人的标准,作为人的本质,是孔子这位圣人“定”下来的。在孔子之前,人们都知道自己是人,但却没有去思考过自己之所以是人的根据何在;人们都知道自己和动物有别,但却不知道自己同动物的根本区别在哪里。孔子提出了“仁者人也”的命题,终于揭示了人的本质,开启了先民对人之为人的理性自觉和道德自觉。

正因为孔子把“仁”作为人的本质,而不是从生理学、生物学的意义上来理解人的本质,所以在他看来,人是有社会属性的,而人的社会属性主要在于其特有的道德属性,这才是人的本质,才是人之为人的关键。所以孔子认为,一个人并非生来就是一个真正意义的人,而是要经历一个道德上、精神上的成长过程,也就是说,人之为人,须待实现、完成。对此,孔子有关于“成人”论述:

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仲武之智,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受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4]

这里的“成人”有三方面的含义:第一,人需要在道德和精神世界方面经历一个不断发展、提高的过程。第二,人在智、勇、艺、礼、乐等道德、才智上需要全面发展,还要在义利等道德取舍问题上有正确判断的能力,在社会需要、国家危难之际要勇于承担责任,做出应有的贡献。第三,合格的人,这是“成人”最重要的含义,合格即达到了“人”的标准。这个标准只能是“仁”,只有符合了“仁”的标准,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真正的人,孔子亦称之为“仁者”。“仁者”就是能够尽人道的人,就是能够让自己在精神生活方面充分地发展,同时又能够在实践中把“仁”(人道)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的人。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