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问题的提起(一)

2017-07-17 17:17:55 《学习〈论持久战〉哲学笔记》 邓力群

  (一)伟大抗日战争的一周年纪念,七月七日,快要到了。全民族的力量团结起来,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同敌人作英勇的战争,快一年了。这个战争,在东方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历史上也将是伟大的,全世界人民都关心这个战争。身受战争灾难、为着自己民族的生存而奋斗的每一个中国人,无日不在渴望战争的胜利。然而战争的过程究竟会要怎么样?能胜利还是不能胜利?能速胜还是不能速胜?很多人都说持久战,但是为什么是持久战?怎样进行持久战?很多人都说最后胜利,但是为什么会有最后胜利?怎样争取最后胜利?这些问题,不是每个人都解决了的,甚至是大多数人至今没有解决的。于是失败主义的亡国论者跑出来向人们说:中国会亡,最后胜利不是中国的。某些性急的朋友们也跑出来向人们说:中国很快就能战胜,无需乎费大气力。这些议论究竟对不对呢?我们一向都说:这些议论是不对的。可是我们说的,还没有为大多数人所了解。一半因为我们的宣传解释工作还不够,一半也因为客观事变的发展还没有完全暴露其固有的性质,还没有将其面貌鲜明地摆在人们之前,使人们无从看出其整个的趋势和前途,因而无从决定自己的整套的方针和做法。现在好了,抗战十个月的经验,尽够击破毫无根据的亡国论,也尽够说服急性朋友们的速胜论了。在这种情形下,很多人要求做个总结性的解释。尤其是对持久战,有亡国论和速胜论的反对意见,也有空洞无物的了解。“芦沟桥事变以来,四万万人一齐努力,最后胜利是中国的。”这样一种公式,在广大的人们中流行着。这个公式是对的,但有加以充实的必要。抗日战争和统一战线之所以能够坚持,是由于许多的因素:全国党派,从共产党到国民党;全国人民,从工人农民到资产阶级;全国军队,从主力军到游击队;国际方面,从社会主义国家到各国爱好正义的人民;敌国方面,从某些国内反战的人民到前线反战的兵士。总而言之,所有这些因素,在我们的抗战中都尽了他们各种程度的努力。每一个有良心的人,都应向他们表示敬意。我们共产党人,同其他抗战党派和全国人民一道,唯一的方向,是努力团结一切力量,战胜万恶的日寇。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十七周年纪念日。为了使每个共产党员在抗日战争中能够尽其更好和更大的努力,也有着重地研究持久战的必要。因此,我的讲演就来研究持久战。和持久战这个题目有关的问题,我都准备说到;但是不能一切都说到,因为一切的东西,不是在一个讲演中完全说明得了的。

  一、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说:“一篇文章或一篇演说,如果是重要的带指导性质的,总得要提出一个什么问题,接着加以分析,然后综合起来,指明问题的性质,给以解决的办法。”①又说:“什么叫问题?问题就是事物的矛盾。那里有没有解决的矛盾,那里就有问题。既有问题,你总得赞成一方面,反对另一方面,你就得把问题提出来。”

  ① 《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第3卷,第796页。

  二、中国共产党主张和赞成持久战,说它是真理;批驳和反对亡国论和速胜论,说它是谬误,不是依自己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据抗日战争的伟大革命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正如毛主席在《实践论》中所说的:

  “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①

  又说:“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②

  列宁说:“马克思在1845年,恩格斯在1888年和1892年,都把实践标准作为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础。”③马克思在1845年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二

  ① 《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第1卷,第261页。

  ② 同上,第269页。条,就是这样说的:“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④

  三、辩证唯物论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毛主席运用这种世界观和方法论来研究持久战,阐明同亡国论和速胜论相对立的持久战的理论、方针和政策,目的是为了:使每个中国共产党员在抗日战争中能够尽其更好和更大的努力,以争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无产阶级领导的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最后胜利。明确地揭示了辩证唯物论的同实践性密切相联的另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即它的阶级性和党派性。毛主席在《实践论》中说:

  “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⑤

  ③ 《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18卷,第139页。

  ④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页。

  ⑤ 《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第1卷,第261页。

  列宁在《民粹主义的经济内容及其在司徒卢威先生的书中受到的批评》一文中指出:“唯物主义本身包含有所谓党性,要求在对事变作任何评价时都必须直率而公开地站到一定社会集团的立场上。”①

  像在其他一切著作一样,毛主席在《论持久战》全书,对抗日战争的一切事变,做任何估计时,始终直率而公开地站在中国无产阶级的阶级立场上,站在中国共产党的党性立场上。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