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蒋丽梅:《庄子》空间意识中的价值世界

2017-11-16 13:56:42 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2期 蒋丽梅

【作者简介】蒋丽梅,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协同创新中心副教授

《庄子》书中虽然没有自觉地形成明确的空间概念,但庄子学派本文以庄子与庄子后学处理《庄子》内、外、杂篇,为方便表述谨将《庄子》一书视作庄子学派的作品。以战国时期的空间意识为背景,通过写实、转化与虚构等方法,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利用空间的具体性与扩展性帮助我们透过物的世界把握道的世界。刘笑敢先生就评论说“从现有文献资料来看,庄子就是在我国最早提出这一问题(指时空无穷的特性),并肯定了时空无限性的思想家。”刘笑敢:《庄子哲学及其演变》,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203页。这篇文章将分析庄子对道的空间、个人空间与群体空间、物理空间和精神空间等问题的讨论,并以此为切入点分析庄子空间意识中反映的价值问题。

一、实有而非有的空间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记载“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西汉\]司马迁:《史记》,北京:中华书局,2014年,第2608页。,学界一般认为,蒙是宋国属地,为殷周后裔。宋国地缘又接近楚国,因此庄子思想成长于两种文化交汇的背景之下,周文化重视人文的传统隐含于庄子的血脉之中,殷文化的崇信鬼神、荆楚文化的巫祝神秘又赋予庄子以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和浪漫主义的情怀。顾颉刚先生将《庄子》的地域背景至中国古代神话的两个重要系统即昆仑、蓬莱二神山的神话(《庄子和楚辞中昆仑和蓬莱两个神话系统的融合》,《中华文史论丛》1979年第2期,第31页),蒙文通则指出《庄子》与《山海经》、《楚辞》属于古巴、蜀、荆楚一带的南方文化传统(《先秦诸子与理学》,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46页)。《庄》书中的空间观念更是基于这两种文化中的空间思想发展而来,庄子学派多次提及“六极”,以此指称东西南北上下六个方向,《应帝王》篇则在南北倏忽二帝之外,以“混沌”为中央之帝,这种“中央”的观念带有明显的殷周文化印记。《逍遥游》中的姑射山、《大宗师》、《天地》、《至乐》、《知北游》等篇中的昆仑山等材料则以《山海经》的神话传说为基础描写出庄子所追求的道的意境。但在方位的描述上,《庄》书又特重东方,全书还多次提及东海,如《达生》之夔、《外物》东海之波臣与投竿东海、《天地》东海之滨,《在宥》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等等,庄周所居之地并不临海,之所以频繁提及东海也与殷周地理因素相关杨儒宾以为东方海域很有可能是殷商民族活动的旧居,庄子是中国哲人当中最有资格被称为海洋哲学家的一位,见《儒门内的庄子》,台北: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第143页。。殷周与荆楚文化传统中丰富的地理文化及神话传说为庄子学派提供了丰富的空间素材,并帮助其将玄虚之道拉入物的世界。

蒋丽梅《庄子》空间意识中的价值世界《庄子》书中不仅大量记述了鸟、鱼、虫等各种自然图景,也经常以方位、国别、地理位置等描述自然空间。在其诸多寓言之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秦、越、鲁、宋、卫、丛、枝、胥敖等国名,还可见华(《天地》)、郢(《天运》)、匡(《秋水》)、邓(《徐无鬼》)、梁(《则阳》)、沛(《寓言》)、颍阳(《让王》)等地名,以及诸如汾水之阳(《逍遥游》)、商之丘(《人间世》)、濠梁之上(《秋水》)、具茨之山(《庚桑楚》)等说明大概区域性的地名。这些对地理空间的记载大多依托于实存的处所,使《庄》书中的寓言得以安顿于实有的空间之中,在荒诞叙事中通过部分的真实来增强内容的说服力。袁珂先生也指出“《庄子》的寓言,常有古神话的凭依,是古神话的改装,并非纯属虚构”袁珂:《中国神话通论》,成都:巴蜀书社,1993年,第127页。

虽然这些地名从东至西,从南至北,覆盖广阔,表现出极大的广延性,但从哲学性上来说,都属于某一具体的物质实体,表现出庄子及其后学的经验世界。庄子学派却也试图突破具体的经验性的空间,构建一种实有而非有、有限亦无限的空间,并尽力通过空间意识使道成为一种物质实体,用以描述道的存在。先秦道家在说明道的超越性的同时,还需对道与物的具体关系做出详尽说明。为了充分揭示出道的普遍性,庄子试图消解道的抽象性,通过形而下的层面将道下降落实,并通过空间的张力揭示道的实存性。《知北游》中就借稊稗、瓦甓、屎溺等为喻来阐述道无所不在,这里道被描述为占据一定空间的日常事物,空间成为道存在的依据,道也通过空间成为可经验的对象。同时庄子也通过具体空间的迁移将求道之途实体化,通过空间的变换引导人们照察从有限追求无限的体道历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庄》书中的南北之喻,《逍遥游》中鲲鹏从北冥飞往南冥之天池,北是幽冥之地,而南是显明之方郭庆藩:《庄子集释》,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第414页。,图南之志亦成为向往光明、追求大道的隐喻。

道既需要为具体事物所表征,但道又大象无形,“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大宗师》),超越时间与空间,没有界限与区别,更不能为具体物所局限。因此纯粹将道置于具体空间的表述将使对道的表述陷入悖论,庄子巧妙地运用语言,以殷周和楚文化为背景,以实存的地理位置,加之以一定的地理想象,构想出一些似有而非有的地理图景,将具体空间与虚构空间之间进行连接,以揭示道对于具体空间的超越。“知北游于玄水之上,登隐弅之丘,而适遭无为谓焉”(《知北游》),其中“玄水”、“隐弅之丘”就是道场的意象,成玄英疏解说“北是幽冥之域,水又幽昧之方,隐则深远难知,弅则忧然可见”郭庆藩:《庄子集释》,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第730页。,水、丘本是清晰的物象,但因其禀赋的道性而成为了既具形体却又幽昧难知的未知空间。《逍遥游》中的“无何有之乡,广漠之野”被用以表征逍遥之场所,成玄英疏为“无何有,犹无有也。莫,无也。谓宽旷无人之处,不问何物,悉皆无有,故曰无何有之乡”郭庆藩:《庄子集释》,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第41页。,道处于既在而未有的荒诞空间之中,乡野之处,似乎不过是世间一隅,但却又不现实的空间。因此庄子还使用“四海之外”、“尘垢之外”、“藐姑射之山”等名词使道的空间与世俗空间区别开来。

这些虚幻空间的设定虽能突破实存空间的限制,但仍被局限于具体的物象的层次,不能充分展现出道的统摄性与超越性。《老子》第十四章说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为了更好地解决道与物象的冲突,庄子提出两种不同层次的空间意象来指称道的特征,其一是“天府”与“灵府”;其一是“天均”与“环中”。“天府”指自然的府藏,比喻知止的境界,“灵府”是心灵的府库,表征人心,这两种意象都象征出一种封闭性的空间,但“天均”和“环中”则将道作为中枢,其运动与变化的表现成为万物,道的空间通过居中的枢纽转为一种开放性的空间。《天地》篇以玄珠喻指大道,“象罔”也作“罔象”,吕惠卿注云“象则非无,罔则非有,非有非无,不皦不昧,此玄珠之所以得也。”郭嵩焘也认为“象罔者,若有形若无形”。大道无形无象,只有超言忘象才能获得道体。而庄子中以枢为中心点所描绘的道物关系也正是根源于此。开放性的道征和封闭性的道途显示出道在从道象转为道境的过程,成为有形与无形之间的实在。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