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李若晖:从“天子僭天”到“君天同尊”

2017-08-17 13:44:25 《哲学研究》第20172期 李若晖

作者简介:李若晖,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天子僭天”一语出自《公羊传》之旧文,意在表明天子居于礼仪之下,如果礼数上超过制度规定,便是“僭天”。今文经颜、严博士由此发展出“天囚”学说,认为天子为天囚禁,只能在天所允许的范围内行动。可见,这是制约君权的一种学说。但是,这一学说在汉代却遭到了皇权的挤压而最终被废弃,取而代之的是何休的“君天同尊”说。

东汉一朝,影响深远的经学体系有二:一是何休删削《公羊》,建构了“君天同尊”的经学体系;一是郑玄以《周礼》为核心,建构“礼法合一”的经学体系。郑玄之研究者甚众,何休“君天同尊”的经学体系则罕有问津。本文试为之发覆,以考其流变及与古经义的出入。

一、《公羊传》“天子僭天”之辑佚及何休删削

《公羊传》昭公二十五年:

昭公将弑季氏,告子家驹曰:“季氏为无道,僭于公室久矣,吾欲弑之,何如?”子家驹曰:“诸侯僭于天子,大夫僭于诸侯,久矣!”昭公曰:“吾何僭矣哉!”子家驹曰:“设两观,乘大辂,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八佾以舞大武,此皆天子之礼也。且夫牛马维娄,委己者也,而柔焉。季氏得民众久矣,君无多辱焉。”昭公不从其言,终弑而败焉。

此节乍观之,流畅通顺,略无疑滞。但清儒浦镗《十三经注疏正字》即抉发:“郑《考工记·绘人职》注引子家驹语有‘天子僭天’句。”①阮元《十三经注疏校勘记》亦曰:“唐石经、诸本同。《考工记》‘画缋之事其象方天时变’注引子家驹曰‘天子僭天’,今何本无。”检《周礼·考工记·画缋》:“土以黄,其象方,天时变”,郑注:“古人之象,无天地也。为此记者,见时有之耳。子家驹曰‘天子僭天’,意亦是也。”贾疏:“按《公羊传》云:‘昭公谓子家驹云,季氏僭于公室久矣,吾欲杀之,何如?子家驹曰,天子僭天,诸侯僭天子。’彼云僭天者,未知僭天何事,要在古人衣服之外,别加此天地之意,亦是僭天,故云意亦是也。”

郑玄所引“天子僭天”一语既不见于今本《公羊传》,则其归属,遂成疑问。学界有二种观点。一是认为“天子僭天”为《公羊》正文,佚于唐代。孙志祖《读书脞录》卷二“公羊传脱文”条曰:“今本《公羊传》但有子家驹曰‘诸侯僭于天子,大夫僭于诸侯,久矣’,而无‘天子僭天’之语,盖今本脱也,贾氏所见唐本犹有此四字。天子僭天,其义甚精,非秦汉以后儒者所能道也。”杨树达也认为:“《贾疏》引《公羊传》文为证,是唐本尚未脱也。”(杨树达,1980年,第78页)但是阮元《校勘记》已言及唐石经无“天子僭天”,孙诒让《周礼正义》复指出《大宰》贾疏引亦无。按《周礼·天官·大宰》:“乃县治象之法于象魏。”贾疏:“《公羊传》云:‘子家驹谓昭公云,诸侯僭天子,大夫僭诸侯,久矣。’”可见唐代《公羊传》确无“天子僭天”一语,贾公彦本人并未在《公羊传》中读到“天子僭天”。至于《画缋》贾疏所引,乃是贾氏根据自己的经学修养所补出。二是认为“天子僭天”本非《公羊》正文。雷学淇《介庵经说》卷一“章句异同”条曰:“《礼记·经解》引《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此汉初《易传》文也。”其自注曰:“《正义》以此为《易·系辞》文,程随沙谓出《易纬通卦验》,皆误。《系辞》今无此文。犹之《考工记》注引‘天子僭天’,疏谓见《公羊传》,今亦无此文也。考《太史公自序》及董子《繁露》、贾子《新书》并引《易传》此语,其时纬尚未出,是此文乃汉初《易传》之说无疑。”雷说似辩而实非。“天子僭天”一语与“差若毫厘,谬以千里”并无可比性。“差若毫厘,谬以千里”全句皆不见于《周易·系辞传》,而“天子僭天,诸侯僭天子,大夫僭诸侯,久矣!”作为整体,密不可分,层次井然,决非后儒所作《公羊》传记之语。且《汉书》卷七十二《贡禹传》,元帝初即位,禹为谏大夫,上疏曰:“鲁昭公曰:‘吾何僭矣?’今大夫僭诸侯,诸侯僭天子,天子过天道者,其日久矣!”杨树达曰:“禹语全本《公羊传》,然‘大夫僭诸侯,诸侯僭天子’,皆袭用传文,‘天子僭天’,禹改为‘天子过天道’者,以对天子立言,有所忌讳故耳。”(同上)《续汉书·五行志》一刘注引《春秋考异邮》:“天子僭天,大夫僭人主,诸侯僭上,阳无以制。”三言一贯而径用“天子僭天”,可谓铁证。

如若以为“天子僭天”必为《公羊传》正文,且唐代已佚,则其亡自何时?皮锡瑞认为乃西汉今文颜氏博士《公羊》传本已无。皮锡瑞《经学通论》:“郑君注礼笺《诗》,引《公羊》与何本不同……《考工记》注引子家驹曰‘天子僭天’,何本无之,皆严氏《春秋》也。”(皮锡瑞,卷四,第30页)则以此言有无为《公羊》严氏博士与何氏《解诂》之异。其说实基于惠栋之论。惠氏《九经古义》云:“《公羊》有严、颜二家,蔡邕石经所定者严氏《春秋》也,何邵公所注者颜氏《春秋》也……郑康成注《三礼》引与……石经同,与何氏异,盖所据者严氏本也……颜氏说经以襄公廿一年之后孔子生讫即为所见之世,又以为十四日日食,周王为天囚之类,倍经违戾,皆何邵公所不取。”因此鹿门之说,实乃将“天子僭天”一语之有无归结为《公羊》博士严、颜二家家法之异。杨树达曰:“或疑《公羊传》非脱文,亦是唐以后人以忌讳删去者,说亦近理。乡先辈皮先生锡瑞《春秋通论》,以有此句者,为严氏《春秋》异文,则非是。盖先生偶失考贾《疏》耳。”(杨树达,2013年,第220-221页)实未深考。由惠栋所论“倍经违戾,皆何邵公所不取”者,可知即使以何氏《公羊》经书用颜本,然其释义则并未全用颜说。更何况陈立《公羊义疏》并不以惠说为是:“何氏亦不必为颜氏学,其本或偶与石经所记颜氏说合耳。”其中可注意者为“周王为天囚”一节。何休《公羊传序》:“传《春秋》者非一,本据乱而作,其中多非常异义可怪之论,说者疑惑。至有倍经任意,反传违戾者……以无为有,甚可闵笑者……谓之俗儒。至使贾逵缘隙奋笔,以为《公羊》可夺,《左氏》可兴。”徐疏于“以无为有”下注曰:“《公羊》经传本无以周王为天囚之义,而《公羊》说及庄、颜之徒以周王为天囚,故曰‘以无为有’也。”“庄”即“严”,避汉明帝讳改。“天囚”指天子为天所囚禁,即天子不得“僭天”、“过天道”之意。是则“天囚”与“天子过天道”殆为“天子僭天”一语严、颜两家之注语。惠栋言“天囚”乃颜氏义而为何氏所不取,所据当即何序徐疏此言。惠氏见解之完整表述当为:何休《公羊》与汉石经所据之严氏本不同,则其当用颜本;但对于颜氏“天囚”等过于荒谬之处也断然割弃。实则何休所谓“依胡毋生条例”,正是明确宣示要抛开严颜旧解,即绕开严颜共同的祖师爷董仲舒。由此可见,皮锡瑞欲将“天子僭天”一言的有无归结为严、颜两博士家法之异,尤其是陷入绝对二分,认定非颜即严,遂以为何休用严而弃颜,实属误解惠栋。若然,《公羊》“天子僭天”一语之有无断非严、颜博士家法之异,而当为何休所删。唐晏《两汉三国学案》叹曰:“考西汉以来,《春秋》学以《公羊》为最盛。凡朝廷决大疑,人臣有献替,必引《春秋》为断,而所遵者,《公羊》家言也。然其时治《公羊》者,惟严颜二家,其先同出于董生,二家实一派也。逮至东汉之末,何邵公以后起而夺前人之席,一时风尚喜新,翕然从之,亦如《易》《书》《诗》之从马郑,而西汉古说从此亡矣。虽何氏说中不无参用严颜之一二,无如淄渑不别,萧艾难分,而西汉《春秋》旧说,亦如杞宋之无征矣。呜呼!”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