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黑格尔的生平与著作活动

2017-08-15 16:45:57 《黑格尔哲学思想诠释》 吴琼 刘学义

  格奥尔格·威廉·费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helm FriedrichHegel,1770—1831)出生于符腾堡公国首府斯图加特城,父亲是公爵府财政秘书。黑格尔7岁入拉丁学校,10岁进本城中学学习。黑格尔在斯图加特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他的热爱知识的可贵品质。他聪明过人,才华出众,深得老师的喜爱。根据他的丰富的读书摘记、日记和学术著作,我们知道这位哲学家的多方面的兴趣和爱好。黑格尔曾付出很大的精力去研究文学、历史、数学、哲学、教育学等等。他还花了许多时间去钻研古代文化,特别是古希腊文学。当时他就对由他译成德文的索福克勒斯的《安蒂贡涅》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黑格尔在中学期间阅读和摘录了大量启蒙运动者,如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和莱辛等人的著作,特别受到卢梭的深刻影响。卢梭是法国启蒙运动中的激进派,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思想旗帜。黑格尔对卢梭的《爱弥尔》、《社会契约论》、《忏悔录》感到极大的兴趣。他宣称这些书籍使他从传统偏见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因此,他早年的社会政治思想带有启蒙运动的性质。启蒙运动思想是黑格尔思想发展史上的最初阶段。像启蒙运动者一样,青年黑格尔推崇理性,强调人的权利,认为每个人都具有自由平等权,人的理性能力应该得到充分的自由发挥,个人的情感和愿望必须受到尊重。

  在现存的黑格尔中学时代的作品中有两篇作品是值得一提的:以启蒙的唯理主义精神写成的《论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宗教》(1787)和《论古代诗人的某些特点》(1788);后一篇在主题上同席勒的《素朴诗和感伤诗》一文很相近。中学时期的黑格尔,如饥似渴地吸取启蒙运动的新精神,他认为在启蒙运动思想的感染下,人类的眼睛变得明亮了,知觉变得敏锐了,思想变得灵敏了,它使人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创立了一个以独立自由的个人去代替宗教神学的权威的崭新的思想世界。青年黑格尔正是在启蒙运动思想的培育下,开始形成自己的世界观。

  1788—1793年,黑格尔在图宾根神学院学习。前两年学习哲学,后三年学习神学,并取得了哲学和神学的学位。其间,他对正统神学不感兴趣,而爱好钻研古典作品,并开始注意卢梭的著作。这时,黑格尔跟他的两位同学即谢林和赫尔德林结下深厚的友谊。他们当时都是法国革命的热忱拥护者。据说当法国革命爆发的消息传来时,黑格尔和谢林等人还去近郊按法国方式栽种了“自由树”。他成为学生政治俱乐部的积极成员,热情宣传卢梭的自由平等思想。

  黑格尔成为俱乐部的积极分子,在会上发表了激进的政治演说,以激动的心情宣传自由、平等的革命原则,庄严写下“自由万岁”,“卢梭万岁”,“打倒暴君”的革命口号。这充分地表现了青年黑格尔对法国革命运动热烈欢呼的积极态度。黑格尔在谈论这场革命时总是兴高采烈的,直到晚年他还热情歌颂法国革命的理想。他说:“自从太阳站在天空,星辰围绕着它,大家从来没有看见,人类把自己放在他的头脑、放在他的‘思想’上面,而且依照思想,建筑现实。阿那克隆哥拉第一个学说,VOU(即“理想”)统治世界;但是直到现在,人类才进而认识到这个原则,知道‘思想’应该统治精神的现实。所以这是一个光辉灿烂的黎明。一切有思想的存在,都分享到了这个新纪元的欢欣。一种性质崇高的情绪激动着当时的人心;一种精神的热诚震撼着整个世界,仿佛‘神圣的东西’和‘世界’的调和现实在首次完成了。”

  赫尔德林之所以成为黑格尔的最亲密朋友,是因为他的性格有助于他们成为朋友。他俩一起在图宾根神学院学习,而后于1793年分开在不同的城市里当家庭教师,但仍然保持着通信联系;1790年赫尔德林为他的朋友在莱因河畔法兰克福找到了一个家庭教师的职位,在那里他自己也从事着同一种职业。过了一段时间,赫尔德林迁移到法兰克福附近的洪堡,但直到黑格尔因父亲去世,为了暂时改善经济状况而于1799年放弃了家庭教师的工作为止,他们两人经常见面。在图宾根时期,黑格尔没有使自己沉浸于康德。他们离开图宾根后的那年,赫尔德林写信给他说:“我几乎只读康德和希腊人的著作”,黑格尔的早期著作也可以证明,他在结束了正式的学业之后,就主动地钻研康德了。但即使在那时,他关心的,首先只有康德的关于宗教观点的书(出版于1793年),康德的道德哲学也在这本书中作了扼要的重述和发展。直到许久以后,他才仔细地研究了《纯粹理性批判》。他对康德的印象,经常是由康德的道德学及其与希腊人的道德的显著对照而明确决定的,这种道德在歌德的《伊菲革涅亚》和席勒的《美育书简》中得到解释。

  总的说来,黑格尔是一个极为聪明而勤奋的孩子,他来到图宾根时,已经接受过古典方面全面的基础训练,能说流利的拉丁文和希腊文,并且熟悉德国文学。他在自然科学方面的基础在当时也是很好的。在大学里他为自己云游在外不受家训而感到快乐,虽然20岁时获得了哲学硕士学位,但学习上的努力却远不如以前了。他好交际,并喜欢与别的学生聚饮;但他最亲近的朋友是赫尔德林,对希腊、对诗和哲学的共同爱好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也与比他小5岁的谢林接近,而赫尔德林是学校中类似神童一样的孩子。1793年,黑格尔写作论原始宗教的某些片断,这些片断构成了被他称为“青年神学读物”的最初部分。而这时,18岁的谢林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论文,共68页的《论最古老世界中的神话、历史传说和哲学箴言》;谢林在25岁前就出版了5本书,并且成为在康德之后德国最著名哲学家费希特的头号弟子。到1815年,谢林那流星般的生涯看来早已失去了光亮,虽然他还仅仅40岁。

  离开图宾根,黑格尔去波恩、瑞士做家庭教师(Hauslehrer)。康德和费希特在他们的早期生涯中,也谋取过这样的职位。稍后,赫尔巴特在到哥廷根和坎里西斯伯格教哲学之前,也做过家庭教师。在波恩,黑格尔第一次完全靠自己生活,并且试图澄清自己关于宗教的思想。他在获得哲学硕士学位三年以后,才参加了最后的神学考试,但在他的成长中还没有任何宗教危机的迹象。在这里,黑格尔一面深入研究康德、费希特和谢林的著作,一面继续注视法国事态的发展。他不赞成雅各宾派的恐怖手段,但他仍把法国革命看做一场彻底的社会变革。

  黑格尔于1801年1月来到耶拿大学,希望谋取一个大学中的职位时,他在希腊和罗马的古典方面已有良好的基础。他已经毕业于神学系,并且从康德、席勒、歌德和莱辛的著作中受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但他除了一篇未署真名的翻译以外,还没有发表过什么。就在同年,黑格尔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论文,题目为《费希特哲学体系和谢林哲学体系的差异》。他从谢林的客观唯心主义立场出发,对费希特的主观唯心主义进行批评。但是,具有重要意义的是,他在文中已经表述了一些超出谢林体系的观点。黑格尔指出,费希特否认客体的独立存在,只是构造了一个主体,即“主观的主体——客体”,这是片面的,还必须用客体,即“客观的主体——客体”来补充。而独断论否认主体的能动性,也是片面的。唯独主体与客体的同一,才有真正的现实意义。但是,黑格尔不同意谢林的绝对的同一。他认为,主客体的同一是在绝对中包含差别及其展开过程的同一,谢林的“绝对”取消了任何差别和对立,必然导致独断论。

  作为一个未经国家聘请的教师,要获得在大学里讲课的权利,黑格尔必须写一篇拉丁文的学位论文,并且就几个拉丁文题目进行答辩。黑格尔选择了12个题目,每个题目是一个短句,一起印成一个单页,在他31岁生日那一天答辩这些题目。于是在1801年夏天,黑格尔发表了大约25页的哲学学位论文《论行星轨道》。

  黑格尔下一步的努力,集中在新的《哲学评论》杂志上。这个杂志仅从1802年办到1803年,每年发行3期。谢林有他自己的另外一个杂志。黑格尔为第1期写了导言,题目是《论一般哲学评论的性质和它与特殊哲学的现有条件的关系》。在该文中,黑格尔称赞康德和费希特,因为他们“建立了一种科学的观念,特别是作为科学的哲学的观念”;但是他嘲笑了许多哲学家的自负。本文的内容表明,黑格尔自己也已经开始制订一个体系,并在1800年11月的信件中向谢林提到了这一点,当时他与谢林在耶拿会面之前,已经与谢林恢复了联系。但是这时黑格尔还只是刚刚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论文,而他面对的却是费希特和谢林的体系,而且谢林本人当时也已经写好了《我的哲学体系的介绍》,准备发表在他自己的杂志上。所以,这篇文章不可能公开对谢林进行攻击的。

  黑格尔为《哲学评论》杂志的头两期写了两篇有趣的文章,两篇都是用评论的形式——一篇论常识,另一篇论怀疑论。第一篇的题目是《常识如何接受哲学对克鲁格先生著作的分析》,用评论中仍很流行的文体,列举了克鲁格的三本书,一本出版于1800年,另两本出版于1801年。在19世纪初,克鲁格比黑格尔要知名得多。与黑格尔同年出生的克鲁格,1801年在奥得河畔的法兰克福获得一个哲学教授的职位。尽管有黑格尔的1802年的抨击,克鲁格于康德去世的那一年仍然在柯尼斯堡成功地取得了康德的职位。1809年他应聘去了莱比锡。

  在《哲学评论》杂志的第1期上,黑格尔攻击了常识,在第2期上他批评了怀疑论。这一次他评论了哥特洛普·埃恩斯特·舒尔兹的《理论哲学批判》。黑格尔评论文章的标题是《怀疑论与哲学的关系,它的各种变形的说明,最现代的怀疑论与古代怀疑论的比较》。这时黑格尔显示出对于哲学史的精通,而绝不仅仅是对于怀疑论发展历史的精通。的确,在黑格尔以前,还没有一个伟大的近代哲学家,表现出可以与其先辈媲美的博学。

  也是在1802年,黑格尔在《哲学评论》杂志上发表了《信仰与知识》一文。在这篇文章中,黑格尔批判了康德、耶可比和费希特三人的哲学,指责他们的体系都承认信仰优先于知识,都是“主观性的反思哲学”。黑格尔认为,科学应占据首要地位,哲学是以理性为最高法则的概念体系,它高于信仰。哲学的任务在于克服主体与客体的对立,以概念形式表现两者的结合或辩证统一。这篇文章表明黑格尔已抛弃过去的信仰高于哲学的观点,而且进一步暴露了他同谢林的思想分歧,两人的关系也从此冷淡下来。

  1803年,在《哲学评论》的最后一期上,黑格尔发表了《论自然法的研究方法》一文。在这篇论文中,黑格尔分析了三种研究自然法的方法,即经验方法、先验方法和思辨方法。在先验方法或反思方法部分,黑格尔批判了康德的实践哲学,第一次阐述了自己的伦理观念。认为伦理就是民族精神,民族优先于个人。但个人是自由的,应当求得个人和整体的一致性,确立伦理和自由、道德和伦理的统一。在思辨方法部分,黑格尔提出了自己的历史主义原则,第一次明确地表述了历史发展以飞跃方式实现的思想,并且更多运用辩证的原则如对立、矛盾、否定性、否定的否定等来分析问题,初步阐述了他的唯心主义辩证方法。

  黑格尔在耶拿大学的讲稿,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经过考订整理,编成《耶拿体系草稿》(1803—1806)。这套讲课稿,系统地探讨了逻辑、形而上学、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等方面的问题。它不仅从社会历史观方面表明了对法国大革命历史必然性的肯定态度、对劳动在社会发展中的意义的积极评价,而且表明了黑格尔为创立自己的思辨哲学体系所进行的探索。在耶拿初期,黑格尔把逻辑和形而上学分离为两门独立的学科,大体上还是在传统的意义上安排两者的内容。它们同自然哲学的关系,也未确定。不过,黑格尔一开始就曾试图把逻辑作为形而上学的导论,后来,大约到1806年,他才在内容上认为逻辑学本身就应当是形而上学,并统称为“思辨的哲学”。黑格尔在《耶拿体系草稿》中,通过对简单联系、有限和无限、反思关系(实体、因果、相互作用)、同一律、矛盾律和理由律、理论和实践等范畴和关系的研究,阐述了他的辩证法思想,论证了主体和客体的辩证统一。黑格尔在《哲学评论》上的文章和《耶拿体系草稿》,为他创作《精神现象学》做了准备,为后来建立辩证唯心主义体系奠定了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黑格尔开始计划写出一部哲学系统的著作,他在给谢林的信上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他写道:“我不能满足于开始于人类低级需要的科学教育,我必须攀登科学的高峰,我必须把青年时代的理想转变为反思的形式,也就是化为一个体系。”这就是说要把他青年时期的理性和自由的理想表述于概念思辨体系之中。直到1805年黑格尔晋升为耶拿大学副教授时,他才开始撰写。这部系统的著作就是《精神现象学》。该书在拿破仑占领耶拿的前夕匆匆完稿,于1807年3月出版。

  《精神现象学》是“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诞生地和秘密”。它标志着黑格尔同谢林观点的正式决裂和他的思辨哲学的开始创立。在这部著作特别是在它的序言中,黑格尔提出了他的思辨唯心主义的基本概念、基本理论和方法。《精神现象学》是黑格尔公开发表的第一部哲学巨著。此书作为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导言”,通过对“意识”诸形态的考察,论证了他的哲学体系的必然性。与此相联系,黑格尔在书中对他的哲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论原理,做了最初的较系统、明确的表述。此书包含着黑格尔后来所制订的庞大体系的基本纲要和雏形。

  黑格尔在柏林大学(1818—1831)紧张地进行了学术活动和教育活动。在这里他继续探讨和完善自己的哲学体系。例如,除逻辑学、自然哲学、人类学、哲学史、心理学、法哲学、美学等课程以外,黑格尔在柏林大学还初次讲授宗教哲学和历史哲学的课程以及有关证明上帝存在的课程。这样一来,黑格尔的体系就得到了最终的完成。在柏林大学工作的年代里,黑格尔哲学中的保守倾向的加强表现在他对宗教问题非常注意,他公开表明自己的哲学学说和宗教的联系。他的《法哲学原理》这部最保守的著作正是在这个时候写的,虽然其中包含有某些自由主义的思想,如要求立宪、公开审判等等。思想家是遽然而逝的。本来他的健康情况还足以在学术生涯中进行更多的劳作,可是,在1831年夏天,亚洲霍乱流行病传到德国,传到柏林,黑格尔竟成为这一流行病的牺牲者之一。1831年11月14日,黑格尔这位伟大的思想家与世长辞了。

  除了以上一些论文和著作外,黑格尔的主要哲学著作有:《逻辑学》、《哲学全书》、《法哲学原理》、《精神哲学》、《历史哲学》、《哲学科学的百科全书》、《耶拿体系草稿》、《法哲学和国家学说讲演录》、《哲学史讲演录》、《艺术哲学讲演录》、《宗教哲学讲演录》和《逻辑学讲演录》等。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