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本质

2017-08-15 16:42:27 《黑格尔哲学思想诠释》 吴琼 刘学义

  这一部分黑格尔讲的是本质自身内部的反思,即关于矛盾规律的思想。按黑格尔的说法,本质自身内部的反思即“纯粹反思”;在这里只有纯粹关系,还没有显现于外部的实际存在。这是一种抽象的反思。黑格尔认为,在本质阶段,一切都是本质的表现,只不过表现的程度不同罢了。在这个阶段里,由于本质尚未表现出来,因此,一切存在都被看成是虚幻的,是“非本质的和不真实的”,也可以说是“无本质的”。本质论首先讲的是映现的关系,也就是讲通过曲折的间接的过程来认识一个东西。如认识光,不是从光源上,而是通过镜子的反射而认识到的,我们通过镜子即认识到自己的面部,看日月食,可用水盆映现来看,我们有时也用照相机把花照下来观赏。所谓“镜花水月”,是说明了映现的东西,不是直接的东西。假象也就由此而来,或译作映象。本质论第一阶段所讨论的思维,是映象式的思维,是假象,不是存在的直接性。讨论的是映象,不是直接事物,但不是绝对不反映本质,通过假象,还是可以认识真理的。简言之,映象关系,是通过反思作用,即通过他物(对方),了解自己,即通过乙了解甲,甲映现在乙中,反之亦然。

  具体地说,本质自身的反思范畴包括同一、差别、根据等方面。

  1.同一

  黑格尔在本质论中首先推演出来的一个范畴是“同一”。在黑格尔看来,“同一”是本质尚未展开的东西,它只是表现为自身同一的存在。

  黑格尔认为,本质论中所谓自身联系或自我映现,也就是同一性。本质论中的同一性,相当于有论中的直接性的地位。这就是说,“有”的特点在于它的直接性,本质的特点在于它的同一性。直接性和同一性,两者都是抽象的自身联系。黑格尔指出必须区分两种不同的“同一”。一种是抽象的同一,即是脱离了差别而片面地坚持同一。例如谢林所谓“无差别的同一”即属于这一种。另一种是具体的同一,即是把差别包含于自身之中的同一。黑格尔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同一”。黑格尔认为,“抽象的同一”,就其坚持自身同一、完全排斥一切差别来说,只是形式的同一,或知性的同一。这种“抽象的同一”是由两种方式所导致的:或是通过所谓分析作用,“丢掉”具体事物所具有的多样性,而只举出其一种;或是抹杀多样性之间的差异性,而把多种多样的规定性混合为一种。黑格尔首先肯定形式逻辑的思维规律的作用,同时又尖锐地批评这些思维规律的抽象性。在这里,他指出“同一律”所表述的命题,并不是真正的思维规律,而只是抽象知性的规律。黑格尔指出真正的哲学不应该把本质自身的同一看做是排斥一切差别的“抽象的同一”,而应该把“同一”看做包含差别的规定于其自身的“具体的同一”。因为“真理只有在同一与差别的统一中,才是完全的”。“具体的同一”是同一和差别辩证统一的同一。恩格斯十分重视黑格尔关于“具体的同一”这一合理思想,他说:“最近自然科学很详细地证明了:真实的具体的同一性包含着差别和变化。”

  2.差别

  黑格尔认为,“纯存在的展开”是“质”和“量”,而同一这个范畴的展开却是“差别”。黑格尔指出,差别分三种情况。一种叫做“绝对的差别”。这种差别是“单纯的差别”。在这里,“绝对的差别”也就是指“单纯的差别”。就是说,在甲和非甲的绝对差别中,构成差别的东西是单纯的非。在甲和乙之间,只知道甲不是乙,或乙不是甲,至于二者的差别何在,并不十分清楚。所以,在“绝对的差别”中,“差别”和“同一”两者不可分割。黑格尔断言,“同一”中既包含“同一”的环节,也包含“差异”的环节;“差异”中既包含“差异”的环节,也包含“同一”的环节。“差异是全体并且是它自己的环节,正如同一是全体并且是它自己的环节一样。

  差别的第二种情况叫做“杂多”。它的基本意思是说,在“绝对的差异”中,“同一”包含“同一”自身和“差异”,“差异”也包含“差异”自身和“同一”,两者各自成为一个整体或全体,这样,两者就成了彼此独立、互不相关的东西,而“杂多”的意思正是指这种彼此漠不相关的差异。

  在“杂多”中,我们则进一步知道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这种差异是一个肯定的东西与另一个肯定的东西之间的差异。比如,按照同一律的规定,我们在说到海、风、月的时候,只能说海是海,风是风,月是月,彼此之间毫不相干,因此我们所得到的不是同一而是差别。当然,在实际运用上,我们并不停留在甲是甲的阶段,而是进一步把不同的事物加以比较,这样便出现了相等和不相等的范畴。相等是“外在的同一”,不相等是“外在的差异”。黑格尔认为,我们可以从相异这样一个自我矛盾出发,把杂多的东西通过比较找出其相似点和相异点。一般所谓科学研究,主要的就是对不同的事物进行这种比较。不可否认,这种比较方法是不可缺少的,并且获得了许多重大的结果,特别是在比较解剖学和比较语言学的领域内,获得了重大的成就。但若推而广之,应用于一切科学,未必成功。单纯的比较方法,不能满足于概念式的辩证思维的需要,仅是辩证法的预备工作。“求同、求异”,就是在不同的东西中求同,在相同的东西中求异,只有在相异的前提下,比较相同才有意义,反之亦然。比较,就是寻求同中之异,异中之同。

  差别的第三种情况叫做“对立”。黑格尔认为,杂多的东西彼此漠不相关,这就是“无差异”,“无差异”与“差异”正是“对立”。在他看来,任何一个事物本身包含有“相等”与“不相等”两个环节,这种情况就是“对立”。这种“对立”意义上的差别是“本质的差别”。所谓“本质的差别”是指肯定和否定两方面的差别;这两个方面各自独立,相互排斥,同时又相互关联,互为前提。“在对立中,有差别之物并不是一般的他物,而是与它正相反对的他物;这就是说,每一方只有在它与另一方的联系中才能获得它自己的[本质]规定,此一方只有反映另一方,才能反映自己。另一方也是如此;所以,每一方都是它自己的对方的对方。”

  黑格尔认为,“对立”是“绝对的差异”和“杂多”的统一:就对立双方都是肯定的东西而言,“对立”包含有“杂多”的成分;就对立双方彼此否定,一方不是(非)另一方而言,“对立”包含有“绝对的差异”的成分。黑格尔说:“在对立中,规定的反映或差异达到完成的地步。对立是同一性和杂多的统一;对立的诸环节在一个同一性中表现为杂多,因而成为对立的。”这句话可以看做是上述三个特点的总括。从这里可以看到,只有在“同一性”中的“杂多”才是“对立”;离开了“同一性”,“杂多”就只能是“杂多”,而不能转化为“对立”。

  黑格尔认为,对立的进一步展开便是矛盾。他指出,在“对立”中,每一方只是就另一方的存在而言才存在,就此而言,每一方都包含着另一方,依赖于另一方;但它又是就另一方的非存在而言才存在,就此而言,每一方又都是排斥另一方,独立于另一方。又包含又排斥,又依赖又独立,这就是“矛盾”。“矛盾”是“同一”和“差异”的统一。黑格尔认为这种矛盾已经潜在于“差异”之中:“差异一般已经就是自在的矛盾”。任何具体的事物,自身中都包含有区别,对立;任何有限的东西,自己的存在与本质都有矛盾,由于自身矛盾,就要超出矛盾,于是就得向前进展。黑格尔说,矛盾是推动世界前进的原则。没有矛盾,就没有运动、世界、生命、存在。

  黑格尔不仅承认矛盾,而且还把矛盾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形式逻辑意义上的形式矛盾,一个是辩证逻辑意义上的必然矛盾。就两种矛盾的地位作用上讲,他尤其注重辩证矛盾。

  黑格尔批判了把矛盾看做偶然的、不正常现象的形而上学观点,也指出康德只承认四组二律背反的局限,着重论述了辩证矛盾的客观性和普遍性。黑格尔指出,在一切经验中,一切现实事物中,一切概念中都存在着矛盾。“认识矛盾并且认识对象的这种矛盾的特性就是哲学思考的本质。”

  对矛盾特性认识的主要之点,在于揭示统一物内部包含着对立,肯定中包含着否定;“因为自在的肯定性本身就是否定性,所以它超出自身并引起自身的变化。”黑格尔由此得出了关于矛盾是发展的动力和源泉的重要原理。他说:“矛盾则是一切运动和生命力的根源;事物只因为自身有矛盾,它才会运动,才具有动力和活动。”

  辩证法旨在阐明事物和概念的自身运动和发展,揭示一切运动、生命和事物的推动原则。而这一推动的动力和源泉恰恰就在于事物的内在的矛盾。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