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主观性”

2017-08-15 16:40:47 《黑格尔哲学思想诠释》 吴琼 刘学义

  黑格尔在这里考察概念本身、判断和推论等思维形式。他批判了旧形式逻辑,认为对旧形式逻辑的那些“僵化的材料”、空疏的规定必须予以根本的改造,“使这些材料流动起来”,使之成为充满内容的、内在联系和发展的思维形式。他运用辩证法系统地论述辩证逻辑的思维形式,批判了形式逻辑关于概念、判断、推理等思维形式的形而上学的抽象观点。形式逻辑撇开认识的内容研究思维形式,因此,思维形式就成为僵死的、不变的、没有相互联系、没有发展的抽象形式。黑格尔主张思维形式与认识内容应该紧密联系、相互结合,形式是具有活生生的实在的内容的形式,形式是随着认识内容的发展而改变的。

  黑格尔认为,通常把逻辑看成只是研究思维形式的科学,认为它只研究概念、判断、推论的形式,而根本不涉及内容的真假。如果概念的逻辑形式真是与内容不相干的死东西,那关于这些形式的知识就只是无聊的古董,根本不可能把握真理。实际上,概念的形式不但不是与内容不相干的死东西,而且是最富有生命的精神,一切现实事物都是依靠概念的力量才被证实为真的。但是,概念诸形式的真理性以及它们相互间的必然联系,至今还没有被认真地加以考察和研究。黑格尔在《逻辑学》里还说:“即使把逻辑形式看做不过是思维的形式功能,那么,就因此也已经值得研究它们本身在多大程度上符合于真理。一个逻辑办不到这一点,它顶多只能要求有按思维现象现有的样子作自然史式的描述那样的价值。”列宁认为,黑格尔强调逻辑和真理的符合是极为重要的,因为这也就是强调逻辑和认识论是一致的。

  黑格尔把他的逻辑体系和辩证法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他自称这正是他的逻辑学的最大特色。他说:“我怎样能够居然以为我在这个逻辑体系中所遵循的方法——或者不如说这个体系在它自身中所遵循的方法——在细节上,就不能还有很多的改进,很多的推敲呢;但是我同时却也知道它是唯一真正的方法。从这个方法与其对象和内容并无不同看来,这一点是自明的;——因为这正是内容本身,正是内容在自身所具有的、推动内容前进的辩证法。”另外,黑格尔不仅把逻辑的形式与内容看成是一致的,并且还把逻辑与其他科学密切联系在一起,把逻辑的东西看成是各种科学的经验总结。他说:“逻辑的确在最初必定是作为人们所了解和理会的东西来学习,但开始时总是莫测其范围、深度和进一步的意义。只是由于对其他科学有了较深刻的知识以后,逻辑的东西,对主观精神说来,才提高为一种不仅仅是抽象的共相,而是在自身中包含了丰富的特殊事物的共相——正像同一句格言,在完全正确理解了它的青年人口中,总没有在阅世很深的成年人的精神中那样的意义和范围,要在成年人那里,这句格言所包含的内容的全部力量才会表达出来。这样,逻辑的东西,只有在成为诸科学的经验的结果时,才得到自己的评价;对于精神来说,它从此才表现为一般的真理,不是与其他素材和实在性并列的一种特殊知识,而是所有这些其他内容的本质。”这就是说,逻辑本身是抽象的共相,人们最初学习它,往往感到抽象,不容易把握它的范围、深度和真正意义,特别是对缺乏其他科学知识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但对其他具有相当科学知识的人,并又善于把逻辑与其他科学结合起来的人来说,那就大不一样了,逻辑便不仅仅是抽象的共相,而是包含着丰富的具体经验的共相了。列宁很重视黑格尔的这段话,他在《哲学笔记》里作了详细的摘记,并指出黑格尔关于格言的譬喻是一个很好的比较,是合乎唯物主义的。同时,列宁还特别重视黑格尔关于逻辑是各种科学的经验总结和其他内容的本质的提法。

  (一)概念

  概念本身包括个别性、特殊性和普遍性三个环节。黑格尔认为概念的诸环节是不可分离地相互联系、相互渗透,共同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黑格尔把这三个相互联系的环节作为他的全部主观逻辑的基本规定。他正是围绕这三个基本规定来揭示判断、推论等逻辑思维形式的内在联系和辩证进展的。

  黑格尔关于普遍性、特殊性和个别性的解释是十分晦涩神秘的。但是,往后他对于概念的这三个环节的论述却包含着许多有价值的东西。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里说:“个别性、特殊性、普遍性,这就是全部《概念论》在其中运动的三个规定。在这里,从个别到特殊并从特殊到普遍的上升运动,并不是在一种样式中,而是在许多种样式中实现的,黑格尔经常以个体到种和属的上升运动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黑格尔强调概念的具体性,他是第一个提出“具体概念”以区别于“抽象概念”的哲学家。他认为,形式逻辑所讲的概念是抽象概念,而他自己所讲的概念则是具体概念。他明确地指出,概念的区别成分有三:普遍、特殊、个别,它们是彼此同一,普遍性中包含特殊、个别;特殊中包含普遍、个别;个别中包含普遍、特殊。如黑板是个别,同时又包含好多特质,规定性成分,有多的一面。又如“爱国”是普遍的,但总是包含在某人某种行为中,同时爱国也是多种多样的,所以说概念是具体的,就因为三个成分互相包含。三个范畴,每一个都是概念的体现。

  在黑格尔看来,区分抽象概念与具体概念是很重要的。他反复强调,抽象概念是形式逻辑研究的对象,只是进行抽象的概括。如颜色不包括具体的颜色,排斥了差异之点,只坚持共同之点,这种抽象概念是空洞的,越抽象内涵越少。抽象概念是抹杀了个别的一般,脱离了特殊的普遍,它只是格式和阴影,一般与个别的不结合,所以抽象概念是主观的,头脑中的概念,与外边存在的事物对立。具体概念是玄思逻辑研究的对象,它是普遍性或共相自身的特殊化、个别化,在对方中仍然明朗地保持其自身,具体的概念才是真正的全体。

  黑格尔认为,抽象概念的特征正是要在此概念和彼概念之间划分区别,树立界碑,正是要“对每一思想”“加以充分确切的把握,而决不容许有丝毫空泛和不确定之处”。黑格尔认为“认识当前的对象而得其确定的区别”,这是认识之不可缺少的初步阶段,而形式逻辑的抽象概念在思维中所起的作用就在于此,这也就是抽象概念的“权利和优点”之所在。不过,抽象概念对于认识和把握具体真理而言,总是不够的。现实世界是一个多方面相互联系着的有机整体,是一个不断发展着的过程。对于这样一种活生生的内容,绝不是划分鸿沟、“非此即彼”的“抽象概念”的死板形式所能把握的。黑格尔正确地指出,要把握活生生的内容,就必须运用与此内容相一致的思维形式,即“具体概念”。“具体概念”是不同规定的统一,它包含有一切充实的内容于其自身,因此,它不坚持绝对的界限,它不是静止的、孤立的、“非此即彼”的,它的特征就是矛盾发展、互相转化。显然,只有这样的概念才能同认识的内容一致。

  这就是说,一方面说形式逻辑的抽象概念是在“彼”“此”之间划分固定的界限,认为“彼”“此”不能互相过渡和转化;一方面又说辩证逻辑的具体概念是互相转化和彼此过渡的,是“亦此亦彼”的。这是否说辩证逻辑排斥形式逻辑呢?不是的。黑格尔没有排斥形式逻辑。他认为具体概念的各个环节虽然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是不可分离地联系着的,但这并不是说各环节彼此间的界限模糊不清,没有区别。黑格尔的这个意思,是完全正确的。例如就自由和必然而论:我们说,“真正的自由和必然性是同一的,它包含必然性在内。”这里,“自由”这一概念显然有了转化和过渡,并且也的确只有在这种统一的了解下,才能把握“自由”的真实意义,才能对“自由”获得一具体概念;但这里是不是说“自由”和“必然”的意义就没有区别,以致前者可以用后者来代替呢?果真如此,那就完全不是什么具体概念。具体概念要求我们在“自由”与其对立面“必然”的“统一”中了解“自由”,要求我们不要造成“自由”和“必然”的“脱节”,但它同样也要求我们遵守形式逻辑的规律,要我们的思想保持确定性:自由是自由,必然是必然,“不容许有丝毫空泛和不确定之处”。

  从以上可以看出,概念既是抽象的,又是具体的。概念是一切规定性的真现,它就是主体的本身,因此它必然是完全具体的。一切别的具体事物,不管它具有如何丰富的内容,都不可能具有概念那样内在的自身同一,只不过是一些外在的杂多,根本不能与概念的具体性相比。就概念的主观性来说,它与客观性有所区别,但是这种区别于概念的客观性,实质上仍然是概念自身,或者是说,仍然是概念的客观性。

  黑格尔所讲的抽象概念和具体概念的问题,也就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问题。黑格尔认为,普遍性和特殊性是不可分割的联系在一起的,普遍性是特殊性的本质,黑格尔反对把普遍性与特殊性对立起来,使普遍性脱离特殊性,成为抽象的普遍性,这样的普遍性并不能表示概念。所以,普遍性应该是寓于特殊性之中,特殊性是普遍性的外部显现,构成普遍性的内容。而“个体性”就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体。黑格尔认为普遍性只有通过个别事物才能取得具体的实在,个别的特殊的事物也只有在普遍里才能找到它的现实存在的坚固基础和真正内容,这就是辩证概念的特征。列宁指出:“看起来,对黑格尔来说,这里主要的也是把转化指出来。从一定观点看来,在一定条件之下,普遍是个别,个别是普遍。这就是黑格尔的主要的东西。然而这是穿过迷雾般的极端‘晦涩的’叙述才‘透露出来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