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简史 > 地域篇 > 

法哲学的基本思想

2017-09-18 16:41:44 《黑格尔哲学思想诠释》 吴琼 刘学义

  抽象法。意志或自由首先通过单一性表现出来,这就是人格。人格,是知道自己是某种无限的、普遍的、自由的人。否则就没有人格,例如奴隶。人格所包含的东西,首先是他的权利能力即权利的可能性。

  所谓抽象法,就是一般地表现这种权利可能性的东西。可是,可能性本身就包含着不可能性,所以抽象法仅仅是一种“形式的法”(一般的法)。既然如此,那么抽象法就不能要求每个单一人格的确定的权利,而只能以禁令为基础。就是说,它只是命令每个人均不得否定他人的人格。抽象法有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所有权,而所有权又有占有、使用和转让三个小环节,第二个环节是契约,第三个环节是不法。

  道德。道德,是主观意志的法。在抽象法的领域,意志表现为“自在的无限性”(意志本身就具有无限的属性),它仅仅是外在地同普遍意志的法相一致。也就是,表面地看,人们的行为与法相符合。而在道德的领域,意志则表现为“自为的无限性”。这就是说,意志在向着自身的内在来实现,使主体自己评价自己的这种意志是否符合意志本身(客观意志)的规定性或概念。所以,道德同客观的普遍意志的符合是间接的,是通过主观的法这个中介实现的。在道德领域中,才真正表现出单一人格的能动性(人格能够进行自我规定),从而才真正使人格成为主体。这样一来,别人也可以评价他为人的价值,评价他的行为是什么性质的行为。道德属于别人只能评价而无法干涉的内心信念。道德有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故意和责任,第二个环节是意图和福,第三个环节是善和良心。

  伦理。伦理,是现实的或活的善。它是通过人的知识和行动获得定在,而成为现实的。反过来说,人的伦理性的意识都在善中有其绝对的基础、内容和起推动作用的目的。

  伦理的理念,就是善(伦理的概念)与人的伦理性意识的统一。对于个人的伦理意识而言,伦理是实体性东西,伦理是自在家庭。

  家庭是直接的伦理实体,以爱为规定的集团。直接的伦理就是两性的和血缘的结合,也叫自然的伦理。爱是个人的感觉或感受,是主观性的东西。婚姻是具有法的意义的伦理性的爱;它是彼此不相识的两性结合成为一个人格,使自然性别的统一转化为精神的统一,偶然性转化为必然性。任何把婚姻看成赤裸裸的自然关系和契约关系,都是错误的。构成婚姻出发点的爱,可以出自双方的主动,也可以出自父母的事先安排。婚姻既然是伦理的,因而就是神圣的,其本身是不能离异的。但是,由于婚姻含有主观的感觉的环节,又产生了离异的可能性。立法者应当这样来掌握离婚的问题。

  按照黑格尔的说法,婚姻关系中的男子与女子的地位有所不同。男子的实体性生活领域是外界,从事国家、科学、劳动等斗争性生活。女子的实体性生活是守“家礼”即“内部生活的法律”。婚姻在本质上是一夫一妻制的,即单一的、排他的。因为,它是两性全心全意地相互委身的一个人格。反对血族退婚,有伦理的根据(近亲之间没有各自独特的人格),也有自然的根据。家庭人格,必须有持久的、稳定的财富作为外部的定在物。这种家庭财富,以身为家长的男子为法律上的代表。它主要靠男子的劳动来获得。但它却是家庭成员的共同财富,每个人都享有对这共有物的权利。通过婚姻组成的家庭是自为的独立体,即独立于远血统关系的宗族和家族。所以,个人财产收入应归属婚姻联系的家庭,而不应归属宗族和家族。

  虽然婚姻是统一的人格,但它毕竟是由两个人格组成的。只有在子女身上,这种统一才成为无可动摇的。父母双方都从子女身上看到他们完整的结合,从子女身上见到他们相互的爱的客观化。在家庭中,子女有被抚养和受教育的权利,而父母有使子女服从自己教育的权利。对子女的抚养和教育费用,从家庭共有财产中支出。教育子女要灌输伦理原则,使其超脱自然直接性,而达到自由的、独立的人格。

  市民社会。市民社会是处于家庭和国家之间的发展阶段。它是现代的产物,即资本主义制度的产物。市民社会是由每个特殊人的满足自己需要和由这些需要的整体所构成的混合体,亦即任性和普遍性的混合体。在这里,普遍性以任性(利己目的)为基础,但它又依赖普遍性、受普遍性的控制。所以,市民社会是需要和理智(对需要的意识)、利己和利他相统一的外部国家或物质国家,即纯粹以伦理为实体的国家的物质关系形式。假若一个人只管满足自己需要而不顾及普遍性的需要,就会破坏自身的伦理性。国家是社会正当防卫的调节器,使个人的任性和普遍性统一起来。但是,对于市民个人来说,普遍性仅是一种手段。教育是使人们获得解放,也就是使人们从任性提高到普遍性的工作。

  国家。国家是伦理理念的现实。它是借助最高组织形式表现出来的法。国家直接存在于风俗习惯即整体的社会意识中,而间接地存在于个人的意识中。国家本身就是绝对目的。国家是自由的最高权利;而充当一名国家成员,是单个自由人的最高义务。个人只有在国家之中,才具有客观性、真理性和伦理性。当卢梭提出意志是国家原则时,他是对的,因为国家确是一种客观精神;但当他说构成国家的意志是单个人通过契约产生国家时则是错的,因为这意味着国家是单个人意志的产物,是任性的东西。德国国家法学者哈勒把国家当做少数人的强权的产物更错误,是赤裸裸的非理性主义。国家的理念有三个环节:一是国家法意义上的国家,直接现实性的国家,即作为其内部有机统一体的个别国家。二是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即各个别国家间的外部联系,在这种情况下个别国家表现为特殊国家。三是世界历史意义上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各个别国家都是世界精神的产物,都在世界精神中表现其普遍性。

  国家的实体是绝对精神,宗教也以绝对精神(上帝)为真理,因此可以说宗教是国家的基础或国家从宗教产生的,国家具有神的本性。但是,黑格尔又说:与宗教不同,国家是行进在地上的神,是现实形态的、有组织的神。再者,宗教是对纯粹实体性东西(绝对物)的关系,它是采取信仰等形式;而国家则是强大的现实的各种权力和规章制度的机体,因此对国家就不能光靠信仰,还要服从它的法律,否则国家就不会获得稳定而牢固的存在。有鉴于此,必须反对抓住宗教形式来对抗国家的宗教狂热。国家要保护宗教、实行宗教宽容政策,但又要求教会受制于法律,接受警察的监督。其实,国家是比宗教更高的精神要素。因为,国家不仅有其实体性并有其现实性,是个自在自为的俗物。

  按黑格尔的观点,国家机体区分为立法权、行政权、王权三种权力。君主立宪政体最好,它是现代的成就。以君主立宪制为顶峰和起点的王权,是理想的王权。王权本身包含着国家制度和法律的普遍性、作为特殊对普遍的关系、作为自我规定的最后决断这样三个环节。王权,从君主个人来看是最单一的东西,但其代表的国家又是最普遍的东西。由王权所表示的国家理想性,就是国家的统一性,即国家机体各环节连成整体,其一切权力和职能不属私人而永远属于国家。所有特殊的权力和职能,都是国家对内主权的派生物。主权不是任性的专制权力,它应当是立宪的、法制的统治权力。

  国家关系。作为对外主权的国家,表现为它对别国的关系,其中每个国家都是独立自主的,是排他性的自为的存在。独立自主是一个民族最基本的自由和最高的荣誉。这种对外的否定关系,是国家特有的环节和属性。国家肯定个人的绝对个体性即个人实体性,而这种实体性就包含个人对国家的义务,即有义务为国家牺牲自己的一切。这里就包括战争的伦理性问题。国际法是从各独立国家之间的关系中产生出来的。它以各主权国家的意志为根据。尽管可以说国家与国家之间应当有自在的法,但法要求有权力,而现实却不存在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制裁权力,所以国家与国家的关系只能停留在应然之上。它们之间是独立主体间的关系,彼此订立条约,但又都同时凌驾于这条约之上。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来说是拥有主权的和独立的。一个国家不应干涉他国内政。一个国家必须通过他国的承认才是完善的,所以国家之间应当相互承认。国家相互关系是独立任性的,因而具有契约的性质。条约作为国家彼此间义务,应予遵守,这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

  世界历史。世界历史,是普遍精神(世界精神)的一种现实的定在。世界历史是一个法院,它以普遍精神为准则展示形形色色的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这些特殊的现实。世界历史是普遍精神自己认识自己,自己把握自己,自己推进自己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国家、民族、个人都在国家制度中获得现实性,但它们都是世界精神事业的实验品,世界精神通过扬弃这些特殊形态而不断地向着更高的阶段迈进。世界历史的每一阶段都保持世界精神理念的那个必然环节,使之获得支配世界的权力,所以处于那个环节上的民族是最优越的。这个民族就是世界历史民族。它的直接的自然性,就是它的地理学上和人类学上的实存。

  世界历史民族形成的原则,经过四个发展阶段:第一,以直接的实体性精神形态为原则。第二,以对于这种实体性精神知识为原则。第三,以对这种实体性的认识在自身中更加深入从而达到了抽象的普通性为原则。第四,以现实的普遍性为原则。与这四个原则相适应,世界历史发展便经历四种世界历史民族的王国,第一,东方王国;第二,希腊王国;第三,罗马王国;第四,日耳曼王国。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