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学科动态 > 研究综述 > 

罗雄飞:新时期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个理论难点

2017-09-15 14:09:39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第20172期 罗雄飞

作者简介:罗雄飞,江西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马克思经济理论研究;彭新万,江西财经大学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经济理论与农村区域发展研究,联系方式pxwpp6483@163.com。江西 南昌 330013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构建过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30多年后再次面临相同主题的理论任务。这两者有怎样的差异?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以往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以思想解放为导向,重在推动改革开放政策的落实。现在再次提出这一问题,则是要将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转化为国家的软实力,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真正解决声音比较小、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问题,切实增强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因此,现在提出这一理论任务,有着更高的理论要求。它与经典著作研究、当代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息息相关。正因为如此,习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座谈会上,对以往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存在的脱离经典著作、教条主义、实用主义、标签化倾向等感到很不满意。他指出:“有的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没读几本,一知半解地哇啦哇啦发表意见,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有悖于科学精神”;而有的人“根据需要找一堆语录……生硬地裁减活生生的实践发展和创新,这也不是马克思主义态度”。[1]习主席的讲话体现了新一代领导核心的气象与格局,它将在理论上开创一个新的时代,形成全新的思想路线。因此,在新的历史时期,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摆脱对以往30多年的路径依赖,切实转变实用主义或教条主义的思想作风,扎扎实实地从经典著作入手,根据理论与实践高度统一的要求,解答理论上的难点问题。

一、如何理解马克思经济学的基本思维方法

马克思说过,他的方法就是辩证法,他把黑格尔看作自己的老师。因此,这个问题似乎很清楚了。而事实上,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并不完全清楚。有些人特别是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完全是运用基于形式逻辑的主流思维方法理解马克思。另一方面,笼统地说辩证法,也是很不到位的。辩证法还必须区分为辩证法一般、辩证法特殊、辩证法个别三个层次。最基本的辩证法思维规律,是辩证法一般;黑格尔主义和青年黑格尔派的抽象思辨的辩证法,是与唯物辩证法不同的特殊种类;而同样是唯物辩证法,马克思与恩格斯又存在个别性差异。恩格斯更多地把人看成认识主体,辩证法既被当成思维规律,又被当成事物发展的最一般规律,理论逻辑被看成是认识主体对客观事物的历史发展过程的反映。因而,实质上是一种唯物主义反映论。尽管他很重视人的能动性,但在理论上并没有很好的安顿,仅仅是从属性或第二性的。马克思是以感性的、现实的、实践着的人为出发点,这种人的典型存在形式就是科学家。因而,他在理论上首先把人看成科学家,理论逻辑的展开被看成科学家获得特定对象的系统知识的科学认识进程。这种科学认识进程虽然包含关于特定对象的历史研究,更多是对科学知识的内在联系的把握。在马克思那里,认识活动和实践活动虽然以客观存在为前提、为对象、为材料,而人类知识的进步却不是被认识对象决定,而是由人类的认识和实践活动决定。人们不仅能反映现存事物的某些特性和内在机理,还能利用不同事物的片面的特性,组合成自然中所没有的社会存在物,如高铁、火箭等,将自然不断人化。马克思的这些思想,在《资本论》中转化为一种基于实践人本主义和科学理性主义的科学实证主义方法(罗雄飞,2016)。[2]它的基本精神与实验科学具有高度一致性。

总体说来,我们不能像苏联意识形态那样,把马克思恩格斯等同起来,也不能像一些西方学者那样将他们对立起来。但是,从思维方法的个别性差异入手,把握他们的共性和某些差异,还是有必要的。例如《资本论》,回到马克思的思维方法得到的认识,与传统教科书相比,不仅侧重点不同,还能有效防止某些空想社会主义倾向的发生。

依照马克思的思维方法解读《资本论》,不难发现,这里的批判重心不是现实的资本主义关系,也不是要求用劳动价值论抽象地确立新的社会原则。第一卷的第一版“序言”明确阐明,英国的今天是德国的明天,商品市场经济的广泛发展是各个社会或民族不能取消也不能跳过的历史阶段,最多只能减轻分娩的痛苦。可见,其批判重心并非资本主义现实关系。很多材料说明,对于现实的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是充分肯定其历史合理性的。1879年马克思甚至明确指出:“资本家只要付给工人以劳动力的实际价值,就完全有权力,即符合于这种生产方式的权力,获得剩余价值”。[3]实际上,《资本论》的批判重心正是集中在“开篇”的商品货币关系中。这里基于劳动价值论及其价值规律的自由、平等、所有权和自利利人的关系,正是渗透在古典经济学中的抽象人本主义及其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理念。而劳动价值论在《资本论》中更多体现为批判性武器。通过阐明价值规律转变为剩余价值规律的逻辑和历史必然性,它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从而说明了基于抽象人本主义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理想与现实资本主义生产的矛盾。自由、平等、所有权和自利利人的关系,可以在历史上的简单商品生产中找到其雏形,却不具有典型的历史意义或现实意义;它也可以从发达资本主义生产中以某种方式抽象出来,但它反映的只能是一种表象。这种意识形态理想与生产力高度发达情况下现实化了的人本主义也是矛盾的,因为这时基于个人主义的财产关系不复存在。

因此,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现实生产的本质,不是对它简单加以否定,而是反过来对古典经济学基于抽象人本主义及其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理想和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进行了双重的否定。还附带批判了蒲鲁东的空想社会主义。可见,从劳动力转化为商品开始直到第三卷结束,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服务于对“开篇”中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开篇”是整个批判的重心所在。因此,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一旦揭示出来,“相信现存制度的永恒必要性的一切理论信仰,还在现存制度实际崩溃以前就会破灭”。[4]马克思这句话,可以说点明了《资本论》的主题。这么看《资本论》的话,它的主题与《德意志意识形态》可以说完全相同,都是批判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空想社会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都以唯物史观为基础,只是涉及的学术领域不同而已。

如果按照传统教科书理解《资本论》,必然把现实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当作主要批判对象。在此基础上,还可能进一步基于劳动价值论理解未来社会的原则。这样,不仅正文与第一版“序言”很难获得逻辑上的统一,还可能陷入蒲鲁东主义的空想社会主义,即简单否定资本主义生产的现实,并且不顾历史条件把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理想当作现实生活的原则。即便是恩格斯,尽管他力图将空想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区分清楚,由于理论认识没有达到马克思的高度,有时也不能不受到空想社会主义思想的干扰。

由于不能深入理解马克思经济学的基本思维方法,不能理解马克思经济学与古典经济学在价值立场和思维方法方面具有的根本区别,传统教科书还把马克思经济学与古典经济学混为一谈。在古典经济学那里,劳动价值论体现着抽象人本主义,是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立场或者说价值立场相联系的。因此,尽管它看到了劳动与资本的对立关系,但作为资产阶级经济学,它的理论目的,仍然是试图从劳动价值论出发,通过形式逻辑的抽象演绎,说明资本主义生产必须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理想相一致。在马克思经济学那里,劳动价值论不是作为抽象的原理和理论前提。价值规律首先是作为一种科学抽象被当作劳动异化的出发点,而不是论证资本主义生产的前提。而对资本主义生产的考察,是以异化劳动为基础的,《资本论》正是通过对现实的异化的工人劳动的考察,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并以此为基础对以往的政治经济学进行了科学的批判。可见,《资本论》真正的理论基础是实践人本主义和唯物史观。那种认为马克思经济学从劳动价值论出发的观点,是似是而非的,也割断了《资本论》与马克思早期经济学著作特别是1844年“手稿”的内在联系。当然,马克思经济学对古典经济学也有继承的一面。这种继承不但体现在基于劳动价值论批判性说明了资本主义现实与抽象人本主义的矛盾,还将其中的抽象人本主义转化为实践人本主义,并以此理解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及其经济关系。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