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论“知识解释说”在中西哲学史上之价值

2018-03-22 10:31:03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耀南

“知识解释说”是中国现代哲学家张东荪先生(1886-1973)论及、笔者总结并引申出(“知识解释说”一词是笔者总结出来的,东荪先生原无此词)的一个基本观点,此种观点认为人类之“知识”不是“反映”或“摹写”,而只能是一种“解释”(interpretation):人类认识世界不是去“摹写”世界,而是以人类自己为背景去“解释”世界;人类认识宇宙不是去“摹写”宇宙,而是以人类自己为背景去“解释”宇宙;人类“解释”了世界,同时也就“改变”了世界。所以世界只是“人之世界”,宇宙只是“人之宇宙”;人类不可能求一世界于其“知识”之外,亦不可能求一宇宙于其“知识”之外。用东荪先生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讲的自然是知识中的自然(nature within the perception)”[1]。

东荪先生把人类知识大致分为三个最为常见的系统——常识系统、科学系统和形而上学系统,他认为每一知识系统都有一二个概念作其支配概念,就如物理学上之坐标系,少数支配概念就是坐标轴线(axis)。他认为常识系统以“物”、“我”、“要”三概念为轴,以知觉的辨识为工具,以直接比附或内省比附为思维方法;科学系统或科学知识系统以“关系”概念为轴,以理智的分析功夫为工具,以测量和实验为方法;形而上学知识系统以“有”或“体”(Being)为轴,以“透智”(insight)为工具,以“对演法”(dialectics)为方法。他断言此三个知识系统是解释而非临摹或拓写,理由是:(一)此三个知识系统是选择系统(selective system),即任择一概念为起点或基点而形成。如选择“物”为起点或基点组成一概念群,构成常识系统;选择“关系”为起点或基点组成一概念群,构成科学系统;选择“有”为起点或基点组成一概念群,构成形而上学系统,等等。知识系统是基于选择的,因而不是摹写。(二)作为起点或基点的概念乃是“设准”,即最基本的假设(postulate),而不是什么“实录者”。三个知识系统就是施不同“设准”于同一的材料之所得,而施“设准”于所与或造成者就是“解释”,三个知识系统都只是这样的“解释”。东荪先生又把常识系统称为T系统(T-group of concepts),科学知识系统称为R系统(R-group ofconcepts),形而上学系统称为B系统(B-group of concepts),认为T系统施Thing于知觉而得一“方便界”(realm of convenience),构成“个人之实在”(personal reality);R系统施Relation于知觉而得一“事实界”(realm offacts),构成“事实之实在”(factual reality);B系统施Being于知觉而得一“理想界”(realm of ideals),构成“理想之实在”(ideal reality)。材料或对象是共同的,解释的角度不同、“格式”不同,便构成不同的知识系统;“设准”即是一种“格式”,“设准”不同,结果便有不同,三个知识系统即是施不同“设准”于同一的材料所得的“解释”。不同的“设准系统”就是不同的“参考系统”(system of reference),不同的“参考系统”构成不同的“解释系统”(interpretative system)。T系统、R系统和B系统都是这样的“解释系统”。

从哲学史上看,经验论和理性论是有关知识本性的两种基本理论。经验论与反映论是一组,认为知识是对客体之反映,主张经验是知识的惟一来源,认为知识既源于经验又成于经验;理性论与先验论是另一组,只承认理性认识的可靠性,认为知识虽源于经验,但却不成于经验,经验不得先天格式或先验范畴之约束,便不成其为知识。此两种理论之外,还有一种“建构论”,认为人类知识既非主体内部结构中预先决定,亦非客体原有特性预先决定,而是通过建构,即通过主客体间相互作用而实现。东荪先生所论之“解释说”有与“建构论”相关之处,但总体上又与“建构论”差异很大,可视为一种新学说。提出此种新学说在知识论上有何等价值,当然有探讨之必要,但本文不专门探讨。本文着重探讨此种新学说在中西哲学史上之价值。

“知识解释说”在中西哲学史上之价值,笔者以为可一言以蔽之,曰“打通”,打通哲学史上各派学说之隔阂。详言之,即“打通”知识与意见、发现与发明、理智与直觉、科学与形上学、综合命题与分析命题等等。现分述如下。

第一页1 2 3 4 5 6 ...7 >>最后页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