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黑格尔:一个“不情愿”的现代主义者

2018-01-16 09:02:23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汪行福 张云凯

作者简介:汪行福,张云凯,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上海 200433 汪行福,安徽黄山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德国古典哲学、现代性、社会批判理论研究;张云凯,河南焦作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主要从事黑格尔宗教哲学和德国古典哲学研究。

西拉·本哈比曾把汉娜·阿伦特称为一个不情愿的(reluctant)现代主义者,因为对阿伦特来说,“现代性不是一个严丝合缝的历史发展,而是充满矛盾的过程”,[1](P.xxvi)然而她又不屈不挠地在其自身中寻找解决矛盾的资源和条件。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可以把黑格尔称为一个不情愿的现代主义者。黑格尔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思想家,他既意识到现代性是人类历史不可逆转的成就,同时又看到了其深刻的矛盾、复杂性和不完美。黑格尔的哲学不是现代性的颂歌,而是对它的清醒的批判意识和不屈不挠的改善意志。

然而,在当代学术界,黑格尔哲学的主导形象仍然是一个相信绝对精神可以支配一切的思想家。哈贝马斯等人一方面肯定黑格尔看到了现代性的矛盾,同时又认为他的思辨唯心主义一厢情愿地终结了现代性的矛盾。实际上,黑格尔不仅努力在复杂社会中为“现代人的自由”提供方案,而且明确地提出现代性矛盾具有无法消除的韧性,并提出我们只能以辩证的态度加以反思,以相对和有限的方式加以调节。

黑格尔对待现代性的谨慎态度,对我们思考当下人类处境和中国未来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启示。我们生活在一个后乌托邦时代,文明发展到今天,现代性的善恶都已充分暴露,所有的社会制度“济世良方”也被尝试过了,历史已经证明,现代性的矛盾和难题很难有简便易行的解决方案。然而,与此历史教训相矛盾的是,今天突出的思想景观却是各种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到处泛滥,现代性中传统与现代、国家与市场、个人与共同体、普遍性与特殊性、世俗与超越等相互矛盾的因素陷入韦伯所说的上帝与魔鬼之间的战争,因而堵塞了现代性通过自我批判和理性反思而自我改善的道路。在一定意义上,今天恢复黑格尔式的态度可以给我们提供解毒剂。

第一页1 2 3 4 5 6 ...7 >>最后页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