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黑格尔:一个“不情愿”的现代主义者

2018-01-16 09:02:23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汪行福 张云凯

三、一个“不情愿”的现代主义者

从上面讨论中可以看到,对黑格尔的绝对主义指责虽然抓住了黑格尔思想的某些表面特征,但并没有抓住它的思想实质。黑格尔理解的现代性规范和原则是非常激进的,在谈到现代国家理念时黑格尔说:“正如我们也说社会和国家的目的在于使一切人类的潜能以及一切个人的能力在一切方面和一切方向都可以得到发展和表现。”[9](P59)这里不仅强调了现代性是一切人类的潜能,而且是一切个人的能力的全面发展;不仅强调一切个人能力的发展,而且强调是他的一切方面和一切方向上的发展。这一表述与马克思把共产主义理解为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社会是完全一致的。

但是,与乌托邦主义者不同,黑格尔思想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在坚持现代性理念的同时也不放弃对它的批判。我们不难看到,几乎在《法哲学》的每个环节中,黑格尔都在肯定它们的合理性的同时,又指出其存在的矛盾和局限性。譬如,黑格尔指出,在抽象法中存在着法的抽象性与生命的具体性之间的矛盾,在道德世界中存在着良心的主观性和善的客观性之间的矛盾。黑格尔虽然赋予伦理世界以更高的合理性,认为伦理的意义在于使人从自然的、直接的无教养状态中解放出来。然而,黑格尔认识到,即使最完美的教化状态也存在着难以消除的“自然状态的残余”。在《法哲学》中黑格尔承认,“怎样解决贫困,是推动现代社会并使它感到苦恼的一个重要问题”。①

更为重要的是,黑格尔不仅具体地讨论现代性矛盾和局限性,而且把这种认识上升到一般哲学原则的高度。这一点经常被人们忽视。其实,在《美学》中黑格尔就明确指出,现代性是充满着矛盾的,不仅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着张力,而普遍性与特殊性之间也存在着冲突:“普遍性要保持独立存在,不依存于特殊性,特殊性也要独立存在,不依存于普遍性。”就黑格尔点出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矛盾是现代性的核心矛盾而言,他的思想是非常深刻的。实际上,现代性的核心特征就是个人的主观自由和特殊性权利的确立。正因为如此,特殊性与普遍性、主观性与实体性之间,在现代性社会中必然存在着冲突。黑格尔指出,现代生活中存在着多方面的矛盾和冲突:在自然界是事物及其属性的规律性与其杂多个别现象之间的矛盾;在心灵领域是灵魂与肉体的冲突;在道德领域是为职责而职责的要求与个人利益、情欲的对立;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是内心自由与外在必然性的矛盾;在思维领域是空洞的、死的概念和活生生的生命之间的矛盾。虽然这些矛盾不是现在才出现的,但却是由现代性推动和激化的。黑格尔非常客观地指出:“这些对立或矛盾都不是由精微的思考或是经院哲学见解所发明的,而是从古以来就以各色各样的方式占领着并搅扰着人类的意识;只不过只有近代文化教养才把它们扮演成为最尖锐最剧烈的矛盾。”[9](P66)质言之,现代性的诸矛盾虽然在人类生活结构中有其存在的普遍根源,如任何社会都会面临理想与现实、灵与肉的矛盾,但是,由于个人的主观自由和特殊权利成了现代性的主导原则,以往社会中也会存在的矛盾和冲突,在现代性背景下会变得更加激烈和尖锐。

黑格尔对现代性的矛盾及其哲学的任务的阐述,集中地体现在他著名的“两栖人”比喻之中:

偏重知解力的文化教养,或者说,近代的知解力,在人心中造成了这种对立,使人成为两栖动物,因为他要同时生活在两种相互矛盾的世界里。所以连意识本身在这种矛盾中也徘徊不定,从一方面被抛掷到另一个方面,在任何一个方面都找不到满足。因为从一方面看,我们看到人囚禁在寻常现实和尘世的有时间性的生活中,受到需求和贫困的压迫,受到自然的约束,受到自然冲动和情欲的支配和驱遣,纠缠在物质里,在感官欲望和它们的满足里。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人却把自己提升到永恒的理念,提升到思想和自由的领域;……因为心灵只有在虐待自然和剥夺自然的权利中才能维持它自己的权利和价值,他须把从自然方面受到的压迫和暴力去回敬自然。生活和意识之间的这种分裂给近代文化和近代知解力带来了一个要求,就是这种矛盾必须解决。[9](P66~67)

这段话内容非常丰富。它指出现代文化是知性文化,知性文化的特点是强调事物矛盾双方的对立和绝对化。由于缺乏辩证的意识,人们不得不生存于超越与现实、理想与物质相互矛盾的世界之中,被相互矛盾的力量和原则撕扯着,因而呈现出现代性特有的异化特征。哈贝马斯正确地指出,黑格尔是第一个把现代性的矛盾和冲突带入哲学话语的思想家,但他错误地认为黑格尔幻想通过自己的哲学取消这一矛盾。其实,黑格尔不仅指出现代性的矛盾性质,而且指出现代性矛盾解决的特殊性质。黑格尔明确地说:“哲学要做的事只是就这种矛盾的本质加以思考的觉察,指出真实只在于矛盾的解决,所谓解决并非说矛盾和它的对立面就不存在了,而是说它们在和解里存在。”[9](P67)黑格尔这段话中最后一句特别重要。如果现代性的真实本质既不是矛盾的任何一方,也不是无矛盾的和谐,而是矛盾双方在和解中的存在,那么,现代性的任务就具有了特殊的性质。在黑格尔那里,无论是理想与现实、普遍与特殊,还是超越与世俗、自然与文化等之间的冲突,并不像自由与奴役、真实与虚假之间的善恶冲突,而是合理性之间的冲突,因而它们的解决不是通过相互毁灭,而是通过矛盾双方的和解来解决。在真正的矛盾中,对立的双方是相互依赖的,双方不仅要承认对方的存在,而且要相互调整以达到共存。在这个意义上,现代性的生存和繁荣取决于人们对它的矛盾及其解决方式的特殊性的真实意识。

在对现代性原则的哲学反思中,黑格尔的另一个重要观点是强调理性的有限性和自由的非完满性。黑格尔承认现代性的矛盾是由知性的片面发展引起的,同时他也强调,如果现代性不想葬身于它的矛盾和冲突,就必须解决它的矛盾。然而,与相信理性万能的启蒙思想家不同,黑格尔坚持认为,从现代性矛盾的调和中获得的“这种自由和满足仍然是受到局限的,所以这自由和自满仍是有限的”。[9](P126)我们既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现代性矛盾,也不能达到十全十美的完美状态。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不仅不是绝对主义哲学家,而且明确地告别了绝对主义。

我们之所以称黑格尔为一个“不情愿”的现代主义者,并不是指责他的思想与现代性之间存在着对抗关系,而是想表明他作为现代主义思想家的理性特征。黑格尔曾经说:“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13](P157)显然,在黑格尔那里,希腊城邦更契合他的伦理生活理想。但是,黑格尔一旦意识到希腊城邦与现代性的合法原则存在着对抗,他就自觉地站在现代国家一边。作为一个现代主义者,黑格尔非常自觉地在精神生活和社会制度的时代性与整个人类生活的合理性之间、自由的普遍原则与特殊的社会共同体之间寻找调和。这种立场既意味着抛弃各种极端主义,承认现代性中不同要求之间的张力及其解决的需要,又不把任何一方绝对化,陷入非理性的原教旨主义;同时,黑格尔的立场也意味着对无批判的实在论和沉溺于空想的乌托邦主义的拒斥。在黑格尔看来,追求超越性和理想与追求物质性欲望和利益一样,都是人类生活不可否认的因素。理智的现代主义者不仅要意识到现实不总是玫瑰色的,同时也要认识到现实不是理性的反面,而是理性的对象化领域,也是它自我改进和完善的条件。在这个意义上,拒绝承认现实的矛盾和合理性,幻想可以一劳永逸地实现自己理想的态度,会把现代性引向绝对主义狂热之中。总而言之,现代性不是我们任意选择的事物,而是我们生活的现实本身;我们既不能无批判地接受它,也不能因其不完美而逃避它。真正的哲学必须负重而行,这是黑格尔给我们的启示,也是我们时代非常需要的理智品质。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