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黑格尔:一个“不情愿”的现代主义者

2018-01-16 09:02:23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汪行福 张云凯

二、辨析绝对主义指责的三大命题

哈贝马斯、霍耐特等人对黑格尔哲学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他自己的一些文本确实易于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绝对精神在现代世界已经达到了它发展的顶点,不仅绝对精神在唯心主义体系中实现了自我认识,而且在现代世界历史中达到了自我决定的要求,于是,不论在理智上还是意志上,在其时代,绝对精神自我否定的历险都终结了,于是,辩证法的怒涛可以平息了。因此,黑格尔赋予现代性以一个绝对和解的假象。

哈贝马斯等人对黑格尔思想的绝对主义指责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核心命题:其一,黑格尔把现实的世界还原为逻辑的世界,相信可从逻辑中推论出整个世界,因而他是一个主张概念创造世界的神秘的思辨唯心主义者;其二,黑格尔把现代西方世界作为历史目的的完全实现,因而鼓吹一种保守的历史终结论;其三,黑格尔相信,现代西方国家已经实现了主观自由与客观自由、个人与共同体的统一,并要求人们对现实感到满足,因而陷入一种政治寂静主义。在笔者看来,这三个判断虽不是无的放矢,却是片面的,有相当大的欺骗性。

黑格尔是一个客观唯心主义的理性哲学家,为了区别于启蒙思想家和康德的主观理性主义立场,他明确地把自己的哲学称为思辨哲学。然而在黑格尔那里,思辨哲学不是逻辑创世论。“思辨”概念是对日常思维和知性二元论的超越和把客观性与主观性、理性与现实辩证地统一起来的特殊的哲学态度。黑格尔认为,理性不仅仅是人的认识能力,它也是世界的本质,真实的世界之所以可以被概念把握,是因为它本身就是理性的。在《哲学科学全书纲要》(1817)中,黑格尔指出,哲学有别于其他一切科学在于,它不能从对象的直接表象出发,而必须从对象的概念出发,“哲学在这里乃是作为理性的科学加以对待的,更确切地说乃是就理性意识到它自身之为一切存在而加以对待的”。[8](P4)思想的主体不是具体的单个个人,而是理性自身,“当理性意识到它自身是作为存在时,主体性,亦即那种自我,就得到扬弃,并沉潜到理性的普遍性之中”。[8](P4)黑格尔把自己的体系称为科学全书:“哲学之为哲学科学全书,是就其整体的幅度是通过确定陈述诸个部分加以阐述而言,而它之为哲学的全书,是就其诸部分的分别与联系是按照概念的必然性加以阐述而言。”[8](P8)由于任何一个真理的陈述都指涉到他者,因此“一种没有体系的哲学思考决不可能是科学的哲学思考;……因为内容只有作为整体的环节才具有自己的辩护,但在整体之外就是具有一种没有论证的假定或者一种主观的确信了”。[8](P7)

如何看待黑格尔上述思辨哲学的立场及其体系的阐述?从费尔巴哈开始,黑格尔的思辨哲学就被理解为隐蔽的思辨神学,认为它颠倒了观念与现实、主体与客体的真实关系,把本来是主词的事物和人视为宾词,而把本来应该是宾词的理性和思想作为主词,陷入了一种逻辑主义和神学式的观念创世论。这种批评有一定道理,黑格尔对理性和真理的思辨表述确实容易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似乎理性不仅是自主的、独立的,而且是万能的和绝对的,它决定着现实本身的发展。其实,稍加同情地解释,黑格尔的概念实在论立场和思辨哲学方法是可以合理地加以理解的。首先,把世界理解为理性,理解为由概念及其内在必然性构成的整体,实际上是人类关于世界可知性的必要预设,而不必然是一种荒谬的唯心主义呓语。设想如果世界本身完全是混乱的,没有任何必然性,人类的认知事业就无从谈起。其次,强调理性是事物的本质,是对真理普遍性和客观性的必要预设,并不必然是一种对世界的拟人化的神秘立场。在现实中,人类的知识总是带有主观性和局限性,然而,我们之所以要在纷纭淆乱的观念中区分真的观念和假的意见,是因为我们相信真理是客观的。没有这一预设,我们就缺少支撑真理对话的规范预设。最后,黑格尔的逻辑学范畴和概念无需理解为绝对精神的观念世界的自我展开,它完全可以理解为人类以往思维发展的成就的理论结晶及未来人类认识和思想活动的前提和条件。黑格尔的精神实体可以被理解为人类思想的自我展开的证明和反思活动。其实,在黑格尔那里,理性不是世界的造物主,它只是把自己运用于“一切可能的对象和行动方式,替它们找出理由和根据”。[9](P59)黑格尔的逻辑学应该理解为证明的逻辑而不是存在的逻辑,人之区别于其他存在物在于他有理性,而理性的真正意义在于,在人类的相互交往中,我们总是要求给出理由并给他人以理由。

在黑格尔那里,观念的自我证明活动依赖两类知识,一类是适用一切认知活动的认识概念和知识,另一类是有关特定对象和领域的实质性知识。黑格尔的《逻辑学》提供的是前一类知识,他的《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提供的是后一类知识。对黑格尔来说,这些知识并非他的发明,他所做的不过是把以往的人类认识和文明教化的成果加以概念化,并以概念的必然性的思辨方式加以阐述罢了。如果我们这样来理解黑格尔的哲学,烙在黑格尔额头上的神秘主义标志就应该被去掉,而所谓的思辨唯心主义也可以被理解为是一个叫“黑格尔”的人在他的时代对以往的知识和人类实践活动的成就所做的哲学总结和概述。

对黑格尔的历史终结论的指责,也是可以部分地消解的。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区分了三种历史概念:原始的历史学、反思的历史学和哲学的历史学。第一种是与叙述者自己的经历与回忆相联系的原始历史,第二种是以抽象的普遍性价值为基础的反思的历史,第三种是以普遍的自由理念为其必然性并以民族和国家为具体内容的历史。黑格尔说:“哲学用以观察历史的唯一‘思想’便是理性这个简单的概念。‘理性’是世界的主宰,世界历史因此是一种合理的过程。”[5](P9)在黑格尔看来,世界历史是客观精神的舞台,只有把历史理解为理性的过程,才能把握历史的意义。就把理性作为历史的目的而言,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无疑具有目的论的特征。但这种目的论不是神学目的论或自然目的论,而是具有现代性特征的理性目的论。因为它用来把握历史合理性的原则是自由,而自由是现代世界的最高原则。黑格尔明确说:物质的实体是重力,而精神的实体是自由。哲学的历史学给我们的教训是,精神的一切属性都从自由中来,人类的一切发展都是自由手段的发展,人类的一切历史过程都是追求自由并获得自由的过程,“‘自由’是‘精神’的唯一的真理,乃是思辨的哲学的一种结论”。[5](P17)在这个意义上,一切历史本质上是世界史,即使在相互隔绝的状态上,不同民族与国家的发展也必须按照绝对精神自身的理性目的而加以认识。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