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牟坚:朱熹实理观及其与礼的关系

2018-01-16 09:02:27 中国社会科学网 牟坚

朱熹礼学实践由体及用

由理到实理,再由实理到具体的礼,理不是愈来愈高,而是愈来愈实,学问的愈精处就是愈切实可循处。朱熹在《四书》中于本体、工夫的义理层面确立了“实理”观,以面对道学内部有高妙而无下学的问题。朱熹本人的礼学实践,包括礼的践履与作《礼》书、制礼两部分,即是在“实理”观支撑下,由体及用的过程。

朱熹最初将《礼书》命名为《仪礼经传集注》,其中“集注”这一名称说明《礼书》原本是与《四书章句集注》一个体例,位置也是同等重要的。与修礼书并行的制礼方面则是朱熹对家庙的规划。《朱子家礼》卷一规定:“君子将营宫室,先立祠堂于正寝之东,为四龛以奉先世神主,祠堂之内以近北一架为四龛,每龛内置一桌,大宗及继高祖之小宗,则高祖居西,曾祖次之,祖次之,父次之,继曾祖之小宗则不敢祭高祖而虚其西龛一,继祖之小宗,则不敢祭曾祖而虚其西龛二。继祢之小宗,则不敢祭祖而虚其西龛三……非嫡长子则不敢祭其父,若与嫡长同居,则死而后其子孙为立祠堂于私室,且随所继世数为龛,俟其出而异居,乃备其制。若生而异居,则预于其地立斋以居,如祠堂之制。”

在朱熹看来,“礼是自家的事”,其日常生活中步步有个礼在。《行状》记载朱熹:“其闲居也,未明而起,深夜幅巾方履,拜于家庙以及先圣。退坐书室,几案必净,书籍器用必整。其饮食也,羹食行列有定位,匕箸举措有定所。倦而休也,瞑目端坐。休而起也,整步徐行。中夜而寝,既寝而寐,则拥衾而坐,或至达旦。威仪容止之则,自少自老,祁寒盛暑,造次颠沛,未尝有须臾之离也。”朱熹还慎重虔诚于祭礼,直至临终前依然慎于自己身后的丧礼,可见其克己复礼工夫之细密。

礼在朱熹学说中占有与其性理学同等重要的位置,或者说性理与礼二者是一体的,性理是体与本,礼是工夫。但从另一角度来说,以朱熹对于古礼的解释,礼(包括童子与大学之礼)反而是大本、优先、第一位的,“居敬”、“穷理”则是不得已、后发、第二位的是由第一位的礼而来的。敬是补“小学”之缺失,是成圣的基本,穷理则是依礼而穷之,所以,主敬与穷理之一体连续性关系完全对应于童子之礼与成人之礼的连续。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