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张国清:休谟、康德和现代哲学的日常话语转向

2017-11-16 16:07:25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国清

在现代哲学的讨论中,“转折”、“转向”、“转型”成了一些频繁出现的哲学语词。在近代哲学中,其实早就存在过数次重要的哲学转向。像培根、洛克、笛卡尔和康德等人分别扮演了这些转折中的核心角色。但是在这些人物中间,休谟似乎常常被人有意地抹去。实际上,休谟在近代完成了一次重大的哲学转向:从形而上学哲学转向日常生活话语,从神圣世界转向世俗世界。但是休谟所揭示的真理经历了两个世纪之后才逐渐被人们所认同。休谟是一位承上启下的转折性人物,休谟对形而上学的批判,对知识范围的限定,对康德产生了直接影响。康德哲学则完成了一次从经验论向先验论的转向。通过对休谟经验论和康德先验论的关系的比较,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英国哲学对于欧洲大陆哲学的关键影响。在近代和现代西方哲学中,我们可以经常地发现休谟哲学和康德哲学的影子。但是,我国哲学界大多从消极意义上去评判这些转折的思想史意义或价值。因此,在今天实有必要重提这些话题,并进而有必要重新评价整个近代哲学史。

一、休谟怀疑论与治疗性哲学的近代形态

在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看来,笛卡尔“我思”原则的确立标志着近代哲学的真正开始(注:黑格尔说:“勒内·笛卡尔事实上是近代哲学真正的创始人,因为近代哲学是以思维为原则的……思维是一个新的基础……哲学在奔波了一千年之后,现在才回到这个基础上面。”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第63页,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黑格尔赋予笛卡尔在近代哲学中的开创者地位以类似于苏格拉底在古希腊哲学中的地位。这种观点在整个近代哲学界非常具有代表性。后现代主义者后哲学文化观的倡导者理查·罗蒂对此也给予了认同:“从作为理性的心转向作为内心世界的心的笛卡尔转变,如果说是摆脱了经院哲学枷锁的骄傲的个人主体的胜利,不如说是确定性寻求对智慧寻求的胜利。”[1](p.43)显然,笛卡尔哲学引发的是一次哲学理性化和科学化的方向。从笛卡尔之后,哲学家们探讨着一种严格的理性化、逻辑化、科学化的哲学。“科学,而非生活,成为哲学的主题,而认识论则成为其中心部分。”[1](p.43)笛卡尔的“我思”或主体性哲学构成了近代哲学的主题。

相比之下,与这个近代哲学相对应的休谟哲学,即哲学的非科学化方向、日常生活化方向,却长期受到了西方哲学家的消极性评价。如黑格尔说休谟经验论是“洛克主义的完成”,“休谟接受了洛克的经验原则,而把它进一步贯彻到底。休谟抛弃了各种思想规定的客观性,抛弃了它们的自在自为的存在”[2](p.209)。休谟的怀疑论“在历史上所受到的重视,有过于它本身的价值。它的历史意义就在于:真正说来,康德哲学是以它为出发点的”[2](pp.203-204)。列宁也说:“休谟把我的感觉之外是否有什么东西存在的问题取消了。而这个不可知论的观点注定要动摇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间。”[3](p.54)

我们从上面评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休谟哲学在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有着不太高的评价。受其影响,在我国哲学界一直有着一种简单化地理解和对待休谟哲学的倾向。由于休谟与康德之间的“因果关系”,我们对康德哲学也一直存在着不太公允的评价。这导致我们对一些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古典形态存在着重大的误读,使得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很大程度上仍然置于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对立面上。由于20世纪哲学同休谟和康德的密切关系,由于日常语言哲学派的兴起而导致的对休谟和康德哲学的重新评价。尤其是随着现代哲学中的语言学转向,我们看到,对哲学史中一些古典哲学家的思想重新进行评价的时机已经成熟。

诚然,休谟把经验论原则贯穿于始终,把所有知识限定在经验范围之内。休谟提出了一种著名的怀疑论。他否认规律的客观性。他把所有的知识都归结为主观的经验知识,一切都是心理习惯的产物,一切都是主观的约定。休谟提出了“知识的可能性”和“理性能力的范围”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典型地反形而上学的。他尽管保持了经验论哲学的前后一致,却使那种哲学陷入了难以置信的谬误之中。

休谟想要创立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这个体系也就是关于人性的科学。休谟在《人性论》“引论”中指出,一切科学都离不开以“人性”作为研究对象,各门具体科学最终都涉及“人性的”某个方面。人性论则是从总体上来研究“人性”的科学,是一切科学的惟一稳固的基础。

关于“知识”的探讨构成人性论的一个方面,但是,人性论决不局限于关于“知识”的探讨。就知识而言,休谟把人的一切知识通通称为知觉。知觉可以分为两类,印象和观念。印象是当下的生动活泼的感觉,观念则是过后对于印象的暗淡的摹本。知觉和观念只存在强度的差异和量的差异。休谟认为,“一切一般观念无非是附加在某个个别名辞上的个别观念,该名辞让这种观念得到比较广泛的意义,使它在相应的时候回想起和自己类似的其他个体。”而一切观念,无论多么概括和深刻,最终都是原始印象不同组合的结果。休谟则对人的知觉、观念之外的任何存在都持怀疑态度。他认为我们所能知道的只是自己的感觉,至于感觉之外,不管是物质实体还是像上帝这样的精神实体是否存在,经验都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我们只能对它们保持沉默。休谟把自己的这个观点称为怀疑论。这种怀疑论一方面影响了整个近代哲学,尤其是德国古典哲学,它确立了近代哲学的基本哲学问题,即认识的可能性和范围的问题。另一方面影响了整个现代西方哲学,尤其是其反形而上学的倾向。现代西方哲学对形而上学的拒斥可以直接地追溯到休谟。后来的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几乎原原本本地重复了休谟的观点,即“一个人对于不能谈的事情就应当沉默”[4](p.97)。

休谟把所有的哲学关系区分为七种:类似、同一、时间和地点关系、量或数的比率、任一性质的程度、相反和因果关系。这些关系又可以划分为两大类。其一是仅仅依存于观念的关系,它们是类似、相反、性质的程度和量或数的比率。其二是观念虽无变化而能使其改变的关系,它们是空间时间关系和因果关系。只有第一类关系给人确实的知识,然而这类知识都是概然的。休谟进而提出了著名的因果关系理论。他对感觉之外的任何存在持怀疑态度,并进而对外部世界的客观规律和因果必然性持否定态度。他认为,所谓原因和结果,只是两个经常相互连接并且依次先后出现的现象,在人的经验中的经常联系,由于这样的经常联系,在人们心中就形成一种习惯性的推论。根据休谟的这一理论,一切超越于经验之上的理论都是不可靠的、可错的,都存在着被否定的可能性。

休谟把人的认识限定在主观经验的范围之内,根本否定客观真理,为信仰留下了地盘。休谟把知识划归科学,把信仰划归宗教。我们拥有着经验的知识,然而很可能是错误的知识。我们拥有着信仰,其根据却不是来自理性的论证。休谟保持了科学知识和宗教信仰各自的纯粹性,他让科学和宗教各得其所,并相安无事。后来的康德基本上没有跳出休谟所划定的这个思想框架。

此外,在休谟《人性论》中的一个重要观念是对于自宗教改革以来西方近代世俗人性观念的充分肯定。在休谟的话语中充满着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充分肯定。休谟毫不隐讳地把对财富、权力和享乐的追求与对贫贱的鄙视看作是人的本性。他承认人性中自私因素的本质性和合理性。他说财富的本质就在于获得生活中的快乐和舒适的能力。“财富产生快乐和骄傲,贫穷引起不快和谦卑。”[5](p.351)“没有东西比一个人的权力和财富更容易使我们对他尊敬;也没有东西比他的贫贱更容易引起我们对他的鄙视。”[5]( p.394)休谟对世俗权力和财富的认同,实际上是替新兴资本主义进行露骨的辩护。

在《人性论》中,休谟发现了以往哲学基础的薄弱性,即以往的哲学缺乏前后一致性;指出前人没有把握哲学的关键问题,而是在一些枝节问题上浪费时间和精力;指出以往哲学的通病在于忽视研究方法;对形而上学表示了怀疑;强调所有科学都与人性有一定联系,并且都归结为人性的科学,是对人性某一方面的阐述;规定所有科学都可以归结为四大重要学科:逻辑、道德学、批评学和政治学;指出关于人性的科学是所有科学的惟一牢固的基础;关于人性的科学又必然建立在经验和观察的基础之上。

在《人性论》第一卷第三章“论知识和概然推断”一节里,休谟对他的因果性关系理论和经验主义的知识理论作了详尽阐述和论证。这些论证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所有的知识都是经验知识;第二,经验知识以两种形式呈现,其一是印象,其二是观念;第三,我们的全部观念都是由印象复现而来的;第四,因果关系是一种经验意义上的知识关系;第五,关于因果的一切推理都来自于印象;第六,一切概然推理都不过是一种感觉;第七,所有的知识都是心理习惯的产物。

因此,休谟哲学是一套典型的治疗性哲学话语。这套话语是一套日常话语,其目标不是使哲学变得更加科学些,成为“科学的科学”,而是把哲学引向日常生活,引向常识。休谟放弃了对于“形而上学”的渴望,放弃了哲学知识的普遍化努力,却对现代性的世俗生活进行了直接辩护。诚如查尔斯·泰勒指出的那样:“像启蒙思想家一样,休谟反对宗教和大部分传统形而上学。但是,这种反对的基础是因为这些观念导致我们轻视因而也压制我们自身的本性。”[6](p.527)在休谟那里,当神圣的世界失落之后,我们不需要一个形而上学的世界去给予补偿。当宗教和神学衰落之后,不需要关于绝对知识的哲学去给予取代。我们只拥有一种知识,关于人性的知识,这种知识源于经验也终止于经验。这种知识是与世俗化了的现实生活密切地结合在一起的。

这样,正如美国哲学家约翰·罗尔斯在《道德哲学史讲义》中指出的那样:“休谟怀疑论的关键是……它是某种生活方式的组成部分。在与传统宗教生活方式的比较中,休谟完全明确地看到了这种生活方式。因此,休谟并没有简单地抛弃那种宗教:他用一种生活方式取代了它,而他似乎从来没有抛弃过那种生活方式。”[7](p.14)休谟以后的哲学家都不得不来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因此,休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休谟打破了哲学家的自信美梦。休谟对康德产生了重大影响。他的哲学通过康德而具有了世界的意义。但是我们对休谟哲学的理解又不能局限于康德对休谟的理解方式和认可程度。休谟和康德其实存在着很不相同的哲学思想的倾向和动机。康德对休谟的误读实为近代哲学中的一桩最大的公案。对此我将在后面作出必要的评论。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