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刘敬鲁:论海德格尔前后期思想的转变和关系

2017-11-16 16:09:24 中国社会科学网 刘敬鲁

从20世纪30年代中叶到40年代中叶,海德格尔的思想经历了一种可以称之为转折的重大转变。这种转变的原因、内容、由这种转变带来的前后期思想之间的关系,至今仍然是国内外研究者们激烈争论的问题。本文将对海德格尔前后期思想转变的内容和关系进行新的探讨。

一、大化代替了存在的根本地位

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所试图探索的问题实际上是两个方面:存在的意义问题和人(主要是个体的人)的生存由何而定的问题。具体来说,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包括: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如果“存在”是个动态过程,那么这一过程是由存在自身所决定的吗?人的生存究竟由何决定?它从根本上究竟是由人自己所决定还是由别的东西所决定?在人的本质的形成中,究竟是人自己的选择占主导地位还是被制约的方面占主导地位?对这些的问题的思考,最终导致了海德格尔用“大化”(Ereignis(注:本作者已在公开发表的论文中把海德格尔所用的Ereignis译为“大行”或“大化”。Ereignis在德文中的意思是发生或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它的动词形式是ereignen,动词的名词化形式是Er eignen。但海德格尔把它解释为使一切发生成为可能、支配一切发生的动态性事情,解释为既澄明又遮蔽着的不断的到来。用“大行”、“大化”翻译Ereignis,“大”指其根本、支配一切,“行”、“化”指其动态性远行。从翻译的语义学和词源学的角度看,“大化”比“大行”能够更加准确地表达海德格尔所用的Ereignis。因为,“大行”在汉语中的主要意思有普遍流行、远行、大路,普遍流行和大路这两个意思无疑与Erei gnis有相近之处,但并不完全相符。而“大化”在汉语中的最主要意思有二:一是指化育万物(如《荀子·天论》:“列星随旋,日月递照,四时代御,阴阳大化”);二是指宇宙、大自然(如曹植《九愁赋》:“嗟大化之移易,悲性命之攸遭”)。“化育万物”,兼有支配一切和动态性两个方面,非常符合海德格尔赋予给Ereignis的意义。所以本文将把Ereignis、ereignen、Ereignen一律译为“大化”。另外,ereignen从eignen而来,本文把eignen译为“自化”。))代替存在的根本地位,把大化作为他后期思想的引导词。

由于海德格尔当时没有完成《存在与时间》的写作计划,因此他在《存在与时间》中没有达到赢获存在的意义这一目的。但是,他后来并没有放弃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他在 1935年夏季学期授课的讲稿——《形而上学导论》(1953年出版)中便明确探讨了“存在”的意义。

他指出,存在的源始意义已经隐而不见了,人们已经遗忘了存在,存在对现在的人们似乎仅仅成了一个空洞抽象的词,但是,在苏格拉底以前的早期希腊人那里,存在却有两种意义:一是指physis,即涌现着的自立(In-sich-stehen),二是指ousia,即作为这样的自立的“常住”,也即持续(bleibend)、逗留(Verweilen)。统一起来说,存在的意义就是自身涌现着的自立、持续。这应是存在的源始意义。(注: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导论》,马克斯·尼迈耶出版社,1987年第5版,第48、139、153—154页。)

海德格尔认为,早期希腊思想家赫拉克利特和巴门尼德经验到了这一意义,赫拉克利特的Logos、火和巴门尼德的存在、命运就是对这一意义的说明。特别是,海德格尔认为,存在的这种自身涌现着的自立、持续这种源始意义,从根源上决定了柏拉图以来的哲学形而上学对存在的解释的形成和发展。柏拉图把存在解释为理念,理念成了对存在的决定性的称呼,并以它的各种变化着的形式支配着后来整个西方思想的发展,这从根本上并不是由于从柏拉图所开始的传统形而上学本身遗忘了存在的结果,因为,存在是自身涌现、升起,而涌现、升起就包含着“显现”(Erscheinen)在内,而“显现”既包括“集合自身”,也包括站在那里呈现一个外貌(Aussehen),即呈现为一个被看见的东西,于是理念(Idee,看)便由此而产生。因此,“把存在解释为理念,来源于对作为自立的存在的基本经验。正如我们所说,这是来自作为涌出着光亮的存在之本质的必然后果。”(注: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导论》,马克斯·尼迈耶出版社,1987年第5版,第 48、139、153—154页。)

如同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所做的那样,他对存在的意义的这种考察中也没有离开对人的生存与存在的关系的思考,因为这是问题本身的必然要求。他说,存在不是一个空洞的词,“存在是根本的发生(das Grundgeschehnis),只是在这个根据之上,处于敞开着的整体存在者之中的历史性存此在才已经在持续。”(注: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导论》,马克斯·尼迈耶出版社,1987年第5版,第48、139、153—154页。)因此人是谁的问题与存在的本质问题密切相关。“在存在问题中,人的本质应该被了解和解释为存在为了敞开自身所要求的场所。人是在这个敞开中的此(Da)。存在者站到这个此中来活动。”(注: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导论》,马克斯·尼迈耶出版社,1987年第5版,第156页。参见《形而上学导论》英文版,耶鲁大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205页。)

在比《形而上学导论》写作的稍后的时间里即在1935年至1936年,海德格尔作了《艺术作品的本源》的讲演。在这一讲演中,他同样自觉地思考了人(类)生存与存在的关系,认为,艺术作品的本源是人类历史性生存的世界与大地的冲突。他说,整体存在者总是处于存在之中:在整体存在者之中,有一个敞开的场所,出现了澄明;这个敞开、澄明比存在者更深广,不是这个敞开的中心被存在者所环绕,而是这个敞开、澄明的中心围绕着所有的存在者。同时,也正是在被照亮的范围内,存在者才能被遮蔽。“由于这种澄明,存在者在不同程度上被去蔽”,(注:海德格尔:《林中路》,法兰克福,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0年第6版,第40、40、41页。)而“存在者站入其中的那个澄明在自身同时就是遮蔽。”(注:海德格尔:《林中路》,法兰克福,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0年第6版,第40、40、41页。)这就是说,存在就是敞开,就是澄明与遮蔽。海德格尔指出,人类历史性生存的“世界与大地的冲突就属于这种敞开。”(注:海德格尔:《林中路》,法兰克福,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0年第6版,第40、40、41页。)艺术是这种敞开的一种实现方式。

因此可以看到,1935至1936年是海德格尔人学思想发展的关键时刻。他的思想已经开始发生比较明确的转变:存在的意义已经明确,即存在就是自身涌现着的自立、持续;并提出人的生存是被存在所决定的思想,这与《存在与时间》中仅仅认为此在的生存与存在有内在关联的思想(此在的生存是包含着存在的倾向和对存在的领悟)相比,显然发生了重大变化。

然而同时也可以看到,海德格尔这种对人的生存与存在的关系的思考也还存在着问题。如果“存在”是自身涌现着的自立、持续,那么它本身就没有决定人的生存这一关系到人的本质的内涵,也就是说,自身涌现何以就决定了人的生存?而这时的海德格尔实际上把自身涌现作为支配一切发生因而也支配人的生存的自身涌现来看待的。但存在本身却没有这样的源始意义。而且,既然存在的源始意义已被遗忘,既然存在这一概念自从柏拉图的形而上学以来就已被理解为理念或普遍性,所以,无论是用存在的源始意义还是用存在的形而上学意义,都已经无法再恰当地表达海德格尔脑海中正在形成的那个“支配一切因而也支配着人的生存”的根本事情。

这些正是海德格尔在随后1936—1938年提出“大化”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他在1938 年把自己对大化的思考写出来(1989年才作为全集第65卷公开出版:《哲学探索——论大化》)。无疑,海德格尔此时以众多的标题的形式对大化的论述还并不成熟,但他至少已经表达出了大化决定人的生存的根本内涵:“大化是源始的历史本身”,(注:海德格尔:《哲学探索——论大化》,《海德格尔全集》第65卷,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9年,第32、31页。)人的“此在在大化和大化的转折中有其本源”。(注:海德格尔:《哲学探索——论大化》,《海德格尔全集》第65卷,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9年,第32、31页。)因此,正如海德格尔自己所说,“自从1936年以来,大化成为我思想的引导词。”(注:海德格尔:《路标》,《海德格尔全集》第9卷,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5年,第316页。)

所以,尽管海德格尔40年代到50年代初对人类历史及其现实的科学技术活动的分析和对诗的思考中虽然还主要使用存在概念,但所表达的已经是大化的意义了,并且在许多地方明确用大化代替存在。在1946年写的《关于人本主义的信》中(此信的重要内容是对人类历史的思考),海德格尔把存在作为支配人的生存的动态的存在来考察,提出存在是支配人类历史乃至一切发生的既澄明又遮蔽着的到来。就在1949年版的《关于人本主义的信》的多个脚注中,他明确用大化代替存在,并指出存在是一个形而上学的概念。在1949年至1950年初所作的关于技术的系列讲演中,他把技术的本质——“框-架”( Ge-steli)理解为“存在发送”的命运,也同样是在大化的意义上使用存在的。在1955 年给恩斯特·英格尔(Ernst Junger)“关于航线”的信(即“通向存在问题”)中,他明确在存在上打叉,用大化或seyn代替存在。在此之后,在1953年至1959年关于语言的讲演、谈话、文章中(这些都收进了《在通向语言的路上》这一著作),在“同一律”(195 7)的讲演中,在“时间与存在”(1962)的讲演中,他便明确提出了大化“是使一切发生成为可能的事情”。(注:见海德格尔:《在通向语言的路上》,《海德格尔全集》第1 2卷,维托瑞欧·克劳斯特曼出版社,1985年,第246—247页;《同一与差别》,昆特·奈斯克出版社,1957年,第28页;《通向思的事情》,马克斯·尼迈耶出版社,1976 年,第20—21页。)系统地论述了大化的特性或运行方式,提出存在是与人(的生存)并列的,存在与人共属于大化的运行。这样,海德格尔就用大化完全代替了他在30年代中叶以后一直在支配整体存在者运行的自身涌现的意义上使用的存在概念。

经过几十年的不断的探索过程,在海德格尔看来,他终于令自己比较满意地命名了那个支配一切的根本的动态性事情或力量,终于令自己比较满意地思考了大化本身的面貌,终于以新的语言确认了人的生存在大化运行中的从属性。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