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从中国哲学看意像语言把握形而上学何以可能

2017-10-25 15:58:02 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伟希

一、“康德问题”与西方哲学“语言学转向”的意义

康德哲学思考的是如下几个问题:(1)我能够认识什么?(2)我应该做什么?(3)我可以希望什么?(4)人是什么?它们分别由康德在“三大批判”和《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这几部书中作了回答。假如我们不是囿于康德的框架,而是从更广义的哲学形而上学高度来思考康德提出和试图解决的问题,那么,它们其实可以归结为这么一个核心问题:知识世界与价值世界的关系。假如进一步明晰化和加以疏理,它又可以展示为如下问题:(1)人对外部世界的知识能否转化为人的生存智慧;(2)假如知识可以转化为智慧,其具体途径与方法如何。当然,康德并不是如此清晰地提出和展开问题的。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他首先是从对人的认识能力的考察开始,后来发现人的认识能力只能达到关于现象界的知识,而无法认识物自体和价值世界,于是通过对实践理性的考察,探索人的道德能力与道德自由意志的根据;最后,又通过对“判断力”的分析,试图在外部客观的自然世界与人的内部的、主观的自由世界之间架设起一座桥梁。当他发现连审美的“判断力”对于连接这两个世界其实也无能为力,终于走向了“道德神学”。康德虽然承认人的理性认识能力无法穿透现象界达到价值世界与意义世界,却始终保留“物自体”为价值与意义信念之确立提供依据与基石。但康德以后,康德哲学的遗产终于一分为二:新康德主义者中的马堡学派着力发挥并强化康德《实践理性批判》中的观点,认为“自在之物”既然无法认识,人对世界的认识就当限制在现象界范围之内,于是他们将哲学追问转变成对认识论与逻辑的追问,哲学只是认识自然世界的一种方法或手段,至于超出人的认识限度的“自在之物”是应当从哲学中加以剔除的东西。相反,新康德主义者当中的西南学派全力发展了康德的价值论思想,他们的看法是:既然人的认识能力无法达到价值与意义世界,对于价值与意义世界的认识就应当运用非科学与非认知的方法加以研究。由于科学方法甚至人的理性能力无法解释价值与意义的问题,西南学派的代表人物往往将其归结为信仰与神学问题。

20世纪之后,西方哲学以分析哲学为一方、以人本主义为另一方的两大营垒,对哲学基本问题的看法基本上是承接新康德主义的这两大学派而来。不同于以往的是,20世纪的西方哲学普遍受到语言哲学的洗礼,乃至于整个20世纪西方哲学都发生了“语言学的转向”。表面上看,由于对语言问题的关注,20世纪西方哲学已不再关注康德区分现象界与本体界的问题,无论是传统的认识论问题或者形而上学问题,都不再像19世纪那样成为哲学界讨论与争论的中心话题。但是,萦绕于康德心头的中心问题:知识与价值的紧张与关系问题并没有退隐,相反,它通过“语言学的转向”转入了更深层的思考,并使这一问题的展开具有迥异于康德与新康德主义者的风格特征。

可以这样认为:整个20世纪西方哲学,依然围绕着康德提出的基本问题——知识与价值的关系而展开,不过,这个问题的提法已不同于康德:它与其是从考察人的认识能力入手,不如说是追问人的认识能力背后更深层的东西——语言。因为人的认识与对于世界的理解和把握必须借助语言,对人的认识能力的考察进一步深入,必然触及到语言;由是,康德提出的问题在20世纪以这样的形式而展开:人能否通过语言去把握现象界背后的“本体”和理解价值与意义;如果可以,通过语言呈现出来的这种意义与价值世界到底如何。然而,问题虽然如此简捷地提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却展开为一个历史的过程。

20世纪蔚为大观的分析主义运动是从对语言的清理开始的,以“维也纳学派”著称的逻辑实证主义是这一运动卓有成效的结果。维也纳学派将哲学定义为对语言意义的澄清。这一学派的代表人物石里克发表他对哲学的见解时说:“哲学不是一种知识的体系,而是一种活动的体系,这一点积极表现了当代的伟大转变的特征;哲学就是那种确定或发现命题意义的活动。哲学使命题得到澄清,科学使命题得到证实。科学研究的是命题的真理性,哲学研究的是命题的真正意义。”(转引自洪谦主编,第 9页)维也纳学派对语言意义进行分析的结果,发现有两类命题:一类是有意义的命题,另一类是无意义的命题。在他们看来,科学命题是有意义的命题,而传统的关于形而上学的命题都是无意义的命题。逻辑实证主义者的这一看法,是通过对形而上学使用的语言作语义分析得来的。比如,他们分析形而上学的许多专门术语如本原、神、理念、绝对、物自体、本质、自我等,认为这些词语是随意杜撰的,它们只不过暗示某些联在一起的形象和感觉,然而这些形象和感觉并不赋予这些名词以意义。既然这些名词毫无意义,因此,包含这类名词的所谓形而上学陈述也毫无意义,只不过是些假陈述而已。这样,逻辑实证主义者自然而然地得出结论:哲学只以考察和分析科学概念的意义以及科学命题的使用为限,一切与科学世界和自然世界无关的问题,包括道德伦理和价值意义问题,都不在哲学的范围之内。这无疑是通过对语言的逻辑分析,使新康德主义中马堡学派的观点进一步得到确立和强化。

然而,借助于对语言的逻辑分析,果真就能把价值与意义问题从哲学中剔除吗?从逻辑实证主义者对传统的形而上学命题所作的分析来看,他们首先是将这些形而上学的命题视为经验性命题,然后再要求它们被经验证实或有被经验证实的可能性。然而,形而上学问题既然指涉的是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就不可能被经验所证实,也不应该要求它们被经验所证实。换言之,经验的可证实性不应当作为判定形而上学命题成立与否的标准。但是,逻辑实证主义者通过对西方传统的形而上学命题的分析,却触及到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西方形而上学命题所用的概念与语汇。我们知道,西方的形而上学使用的是一套概念语言。所谓“概念语言”,是指概念可以用来指称事物的本质,这种概念语言的用法是建立在事物分类的基础上的。柏拉图谈到如何可以用概念语言来表达关于“共相”的知识时说:“有某些相,这里的这些其他的分有它们,因而具有它们的名字。譬如分有类似的变为类似;大的,大;美的和公正的,美和公正。”(第57页)亚里士多德将概念语言与分类的关系表述得更清楚:“那些事物称为‘于属有别’者,(一)其切身底层不同,一事物的底层不能析为别一事物的底层,亦不能将两事物的底层析成同一事物,例如通式与物质‘于属有别’;以及(二)事物隶于实是之不同范畴者;事物之所以成其为事物者,或由怎是,或由素质,或由上所曾分别述及的其他范畴;这些也不能互为析换,不能析为同一事物(所以范畴有别即是‘于属有别’)。”(第114-115页)由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奠定的这种概念语言长期以来一直支配着西方对形而上学问题的思考。由于这种概念语言建立在种属分类的基础上,因此它符合与遵守形式逻辑的规定。可以说,概念语言与形式逻辑是种属分类的同一孪生兄弟。其实,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已经发现运用形式逻辑来思考形而上学问题必然导致悖论,而经过逻辑实证主义者对形而上学命题的语义分析,不过更将这个问题彻底暴露了而已。但是,运用概念语言来把握形而上学为不可能,却不等于说形而上学问题是没有意义的。看来,逻辑实证主义者对传统形而上学命题的分析,其功绩与其说是摧毁了形而上学,不如说证明了运用概念语言把握形而上学为不可能。

其实,认为概念语言不可能把握形而上学,不仅是逻辑实证主义者通过对形而上学命题作语义分析所达到的结论,也是西方人本主义哲学家的共同观点。尼采说:“因为我们仅仅借助语言形式思维——所以相信‘理性’的‘永恒真理’”,“如果我们不愿借语言法则思维,我们就会停止思维”,“理性思维就是依据我们无法摆脱的一种模式所从事的解释活动”。(转引自周国平,第348-349页)这里所说的“语言”,就是西方的概念语言。他认为,逻辑本是“人类的特异反应”,是“为功利目的整理世界的手段”,但哲学却把它绝对化了。因此,尼采将批判的矛头指向这种概念语言,要对其摧毁廓清。他说:“语言到处都生病了,而且在整个人性发展中留下了这可怕疾病的痕迹……现在它再也不能独立做到这一点:使受需求支配的人彼此通报最简单的生命冲动。人在其需求中再也不能靠语言来自我介绍,因而再也不能真正地自我传达。”(同上,第358页)同样,海德格尔也认为形而上学不可能通过概念语言来把握。他甚至认为二千多年来西方哲学的本体论研究之所以走入“误区”,就是因为误解了“逻各斯”(logos)一词的用法。按照他的理解,"Logos"的本义并不是“逻辑”,而是“说”,其意是“让某种东西现出”;但后来人们却把Logos整理为关于现在事物的逻辑,使其失去本义。因此,为了真正了解语言就必然“把语言从逻辑中解放出来”。(转引自徐友渔等,第151页)有意思的是,无论尼采还是海德格尔,都认为哲学应该用一种“诗性的”语言来表达。尼采本人喜欢用格言形式写作,认为格言的特征更符合世界的真相。海德格尔更主张对存在的把握应废除哲学的语言而代之以诗的语言:“诗人就诸神和诸物的所是为它们命名……当诗人说出本质的言词,存在者才第一次就其所是得名……于是事物才始闪出光芒,而人的此在从而才被树立在牢固的牵连之中和根基之上。”(同上,第163页)到了晚年,他还专门发展出一种关于存在的诗性言说方式,指出“诗”即是“思”。问题在于:人的存在与世界的价值与意义问题无法用概念语言来把握,就非得用“诗性的”语言或“诗”来言说么?这种看法的前提是:语言只有两种:要么是概念语言,要么是诗性语言。这里且不说尼采和海德格尔如何得出这种看法,假如对存在的把握非得借助诗性语言的话,它其实是用诗取代了哲学形而上学。应该说,哲学把握世界的方式是人类的“理性”,这与诗把握世界借助人类心灵的“想像”不同。惟其如此,哲学形而上学运用的语言必然也与诗的语言会有所不同。那么,这种哲学形而上学的语言到底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它的特征有哪些呢?这是我们下面要回答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