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尹峻:所予、统觉与自我意识的辩证运动  

2017-04-21 10:25:16 《山东社会科学》第201610期 尹峻

作者简介:尹峻(1979-),男,吉林省吉林市人,哲学博士,吉林大学哲学系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浙江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主要从事德国古典哲学和分析哲学研究,浙江 杭州 310014

据说当代分析哲学通过创新性解读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正在经历一场黑格尔式的转向①。自罗素以来的传统分析哲学主张:世界是所予性的,对它的经验是它对我们的直接给予和我们对它的直接接受,即所予。然而,由于直接给予的东西是不可经验的,以所予确证知识这是神话。为了摆脱所予神话,麦克道威尔主张借鉴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自我意识的辩证运动依据康德的统觉的方式,将实在性世界纳入单个自我意识的认知框架中,使之成为可经验的,并以对之的经验确证知识②。然而,这会产生一个疑问:批判康德的黑格尔在什么意义上会依据统觉以单个自我意识而非主体间性自我意识经验实在性世界呢?本文将首先概述当代分析哲学为何必须关注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然后对麦克道威尔的解读提出商榷。

一、所予性的世界与黑格尔式的转向

传统分析哲学一直反对黑格尔将世界视为准-神性精神实体的流溢,而主张将它视为直接给予并可被我们直接接受的东西。可以说,它的一切知识理论都是以之起家的。然而,它的当代传人却要以黑格尔批判康德的方式抛弃这个“家底”。

这是由于传统分析哲学所主张的世界是所予性的。这个传统秉承了知识是被经验确证的真信念。为了实现确证,确证性知识项不能是推论地获得的,这会导致确证回溯。经验作为确证性知识项必须是直接的或非推论地获得的,即所予(the Given)或罗素所谓的亲知知识③。因此被经验着的世界也必须是直接给予并可被感官直接接受的,即所予性的东西。

而按塞拉斯的观点,所予性的东西是不可经验的。在知识中,每个知识项都必须处在同其他知识项的逻辑关系中,并具有命题主张,才能确证真信念。但所予是直接性的,不具有命题性,故它不是知识项,不能确证真信念。基于此,可被经验的世界也不能是所予性的,它必然处于我们基于语言学习而具有的概念能力的范围内。否则,它就是神话般的存在。

尽管如此,塞拉斯并未使世界摆脱所予性。为了保证经验是实在性的,即具有同世界的相关性,他将同一个感性区分为两个层面,即未被统觉的和被统觉的意识状态④。他希望,前者在先验层面具有同世界的直接相关性,并保证后者是实在性的。但是,由于前者是未被统觉的,它并不具有概念能力,故它在先验层面不能经验到世界,而世界仍然是所予性的。基于此,后者并不会具有实在性,而只是在主观层面作了单纯反思。

究其根源,无论传统分析哲学还是塞拉斯都分享着康德式的直观与概念的二元思维方式。该方式强调,“思维无内容是空的,直观无概念是盲的”;同时,知性不能直观,感官不能思维;因此知识需要直观和概念能力,即统觉的合作⑤。对传统分析哲学而言,这个合作是前后相继的。为了避免思维空洞,直观必须首先直接接受世界的直接给予,然后由统觉提供概念图式,形成对被接受的东西的经验。这必然要将世界视为所予性的,并使对之的经验是所予,否则会被指责为思维空洞。

而对塞拉斯而言,该方式在经验层面不是前后相继的,而是同时的。按康德的观点,无论在判断中还是在直观中,赋予诸表象以统一性的都是纯粹知性概念⑥。这表明,直观和判断具有同样的逻辑结构。依据此,在直观中必然同时存在着运用纯粹知性概念的统觉的运作。只有如此,被经验的世界才是非所予性的,而对之的经验才具有命题性主张。这个观点可以正当地批判所予性世界是不可经验的,而以所予确证知识,这是神话。

但是,在先验层面上对未被统觉的和被统觉的意识状态所作的区分无法改变世界的所予性。这种区分实为康德先验感性论的翻版。康德的先验感性论主张,直观与统觉的作用在先验层面上是可分的。形式直观的作用是通过对被给予感官的世界本身的表象杂多作出时空性整理来形成感性。康德希望,如此形成的感性保证了纯粹知性概念的客观有效性,并能因此使经验是实在性的,这正是塞拉斯通过未被统觉的意识状态希望达到的。然而,由于直观或未被统觉的意识状态所接纳的东西是世界直接给予的。在所予与接纳中并未存在统觉或概念能力的运作,因此我们不可能经验到世界,也无法确证知识。

基于此,无论传统分析哲学,还是康德或塞拉斯,只要依据康德式的思维方式,就不可能确证知识。而要实现知识确证,分析哲学就必须清算康德式的思维方式。这使得当代分析哲学开始关注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这被称为分析哲学的“黑格尔式的转向”。

二、统觉与单个自我意识中的世界

黑格尔式的转向是分析哲学的重要变动。它扭转了传统分析哲学对黑格尔的误解,即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并未损害而是维护了世界的实在性⑦。按麦克道威尔的观点,在《精神现象学》的“自我意识”部分中,黑格尔接受康德的统觉的启示,以自我意识的辩证运动摆脱了康德式思维方式,即通过单个自我意识的两个层次——自我意识与其经验性自身——的一体化的论证,不仅表明(1)直观与统觉的贡献是不可分的,而且表明(2)概念能力是无边界的。这个批判使世界包含在单个自我意识的认知范围内,摆脱了世界的所予性,使我们经验到实在性世界。然而,按黑格尔观点,单个自我意识不是自由的,因此不具有无边界的概念能力,也不能经验到实在性世界,因此麦克道威尔笔下的黑格尔是可疑的。下面概述这个解读,并指出可疑之处。

麦克道威尔祭出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的原因是:在《现象学》的“自我意识”部分的开篇处,黑格尔同当代分析哲学或康德一样,都面对着所予神话⑧。按黑格尔的表述:意识面对着世界的他者性。如果这个他者性不被扬弃,意识就不可能经验到世界。为了避免于此,黑格尔希望通过自我意识的辩证运动进入真理的自家王国⑨。这表明,黑格尔会在这个运动中,摆脱世界的所予性,使之成为可经验的。

针对上述目的,康德的统觉提供了一个启示,即上述正当地批判所予神话的观点:任何知识项都必须包含命题主张。按康德的表述,只有统觉的先验统一性才能使直观中的杂多结合在对象概念中⑩。麦克道威尔将对象概念视为在概念上对对象的经验(11)。依据此,康德本来可以正当地把握到思维对对象的指向性,即由于世界被包含在统觉的范围内,我们与世界之间不会存在由所予性或黑格尔所谓的他者性所造成的对立。这会使我们经验到世界,并因此确证真信念。

按麦克道威尔的解读,黑格尔接受了这个启示,即他将自我意识视为康德的统觉的对应物。该论断的依据是黑格尔在《逻辑学》中对康德的赞誉:康德的洞见是将构成概念本性的统一视为统觉的本源的综合统一、我思的统一或自我意识的统一(12)。这表明,在黑格尔看来,尽管康德并未否认,为能被给予我们感官的对象提供的条件是感性论中的条件,但感性论仍然让该条件向统觉活动开放,这会使康德的如下主张成为正当的,即纯粹知性概念或统觉适用于被给予我们感官的对象(13)。因此黑格尔受惠于康德,也希望像统觉那样,将世界置于自我意识的认知框架内(14),这会使世界成为可经验的。

基于此论断,麦克道威尔没有将黑格尔的自我意识的运动解读为诸自我意识的主体间性问题,而是单个自我意识的两个层次,即自我意识和它的经验性自身达到一体化的问题(15)。在实现一体化的过程中,自我意识首先面对的问题是:作为自我意识的意识仍然面对着世界的他者性。为了扬弃这个他者性,自我意识将它的对象双重化为两个环节:世界和它的经验性自身;前者是为了作为否定者的自我意识而存在的,后者最初是与前者对立的。针对此,黑格尔需要首先扬弃这两个对象之间的对立,最终使自我意识与它自身等同起来(16),即麦克道威尔所谓的一体化。在此意义上,自我意识才能拥有世界,使世界对我们的认知而言不再是所予性的。

扬弃上述对立的方式是自我意识在欲望的驱动下使生命得以成形(geworden),而世界本身返回到(return into)它自己。对于具有了生命的自我意识而言,由于它的生命要依赖世界的持存而持存,所以它必须扬弃欲望和生命(17),即扬弃依赖世界的持存的持存,才能获得自我确定性(18)。这使得它在具有了对世界本身的经验的同时,又转向了双重化的对象的另一个环节,即它的已具欲望和生命的经验性自身。它意识到,它的经验性自身必须具有自否定性,而不是被其所依赖的、作为他者的世界所否定;只有如此,才能扬弃欲望和生命;因此它将它的自身视为“一个有生命的自我意识”(19)。这是自我意识的双重化。黑格尔希望,在这个双重化中,自我意识通过“别的自我意识”来获得自足(20),也就是实现麦克道威尔所谓的“一体化”。

按麦克道威尔的观点,黑格尔并未将这个“别的自我意识”视为另一个独立的心灵,而是视为自我意识从它自己之内揭示出来的一个别的层次(21)。在这个运动的开始阶段,自我意识将这个“别的自我意识”视为作为它的对象的自身;而在欲望和生命的扬弃阶段,它将之揭示为作为对象的自我意识。如果将之视为独立心灵,那么先前同世界对立的、自我意识的经验性自身在此阶段好像消失了。而如果将这个双重化视为“两个层次”,即自我意识与作为它的对象的、在生命中经验着世界的经验性自身,那么在此阶段,先前的世界会从就事物本身而言事物实际所是的样子过渡到对自我意识而言事物看起来的样子,即经历了生命的扬弃后,返回到自身的世界所是的样子。

只有基于此,麦克道威尔提到,自我意识才会在它的辩证运动中扬弃作为它的对象的经验性自身的他在,实现这两个层次的一体化。在自我意识同其经验性自身之间,即由生死斗争所隐喻的两个层次的关系中,自我意识为了体现自己的独立性(或自为存在)而“纯粹地否定”了它的经验性自身(22)。但它最终认识到,它同它的经验性自身及其所具有的、依赖于世界的生命一样,都是“事关本质的东西”(23)。因此,在接下来的由主奴关系所隐喻的两个层次的关系中,这种本质性的自我意识的经验性自身在自我意识的框架内,即奴隶意识在主人意识的命令下,将它的自我意识灌输给世界。这使得世界本身的天然形式被扬弃了,成为为我之物,而自我意识的经验性自身成为自由的,或按麦克道威尔的术语,具有无边界性概念能力的自我意识。

按麦克道威尔的解读,这个结果就是他所谓的自我意识与其经验性自身的“一体化”。这种一体化表明,原来独立于统觉的形式直观实质是潜在的统觉或自我意识,并且通过对自由的觉知,它必将成为统觉或自我意识。这个结论是康德所未能达到的,他坚持直观与统觉在先验层面上的认知贡献是可分的,因此无法经验到世界。而黑格尔表明,两者实质是自我意识的两个层次,并且在认知上只有一体化的贡献,只有如此才能将世界包含在自由的自我意识的认知框架内,并实现对世界的经验(24)。

就这个结论而言,麦克道威尔的如此解读扭转了传统分析哲学对黑格尔的误解,并且有利于它的黑格尔式转向。在他笔下,黑格尔不仅未损害康德极力维护的世界的实在性,而且摆脱了由康德式思维方式导致的世界的所予性。在结论上,麦克道威尔证明:自我意识的经验性自身是自由的,因此按麦克道威尔的术语,它具有无边界的概念能力。应用该能力,我们的认知可向无限的实在性世界开放。同时,由于世界处在概念能力的无边界的范围内,我们对世界的经验不是所予,而是确证性知识项。

然而,单个自我意识的两个层次的一体化并不能证明自我意识是自由的。按黑格尔观点,单个自我意识只能否定地与世界相关,即它是破坏性的和自私的,而不是自由的(25),因此它并不具有无边界性概念能力。同时,实在性(Realitt)是包含否定性环节的、肯定的规定性,而单纯实在性东西的生时即死期,因此不自由的自我意识也无法经验到如此的世界。在此意义上,自私的自我意识只能对实在性世界进行不断地占有、消耗与毁灭,还不能形成确定性经验,更无法确证知识。

而对黑格尔而言,自我意识的辩证运动有两个目的:通过批判康德,一方面证明自我意识是自由的,另一方面证明对实在性世界的经验是可能的。麦克道威尔所谓的“一体化”的解读没有证明前者,因而也不能证明后者。为了避免于此,自我意识与其自身的关系不能被视为两个层次的关系,而必须被视为主体性间性关系。为了证明这个论点,下面转向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并指出基于这个批判,自我意识如何才是自由的,以及如何才能经验到实在性世界并确证知识。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