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折衷主义”考辨与古希腊晚期哲学研究

2017-04-21 09:50:28 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晓朝

哲学研究以理论创新为其直接后果,但理论创新与综合现有理论成果并不形成直接的对立。在我国,希腊哲学史的研究要想在新世纪中推陈出新,关键在于提高对希腊晚期哲学重要性的认识,加大对希腊晚期哲学的研究力度,并充分吸取各国研究者的最新成果,对中国学术界原有的评价或定论作适当的调整。

希腊化时期以喀罗尼亚战役(公元前338年)和亚历山大东征(公元前334年)为开端。与此相应,希腊哲学的发展也进入了晚期。然而希腊化时期的开始并不是希腊哲学的终结。“在亚里士多德时代,希腊文明走出了本土疆界,进入了伟大的总的潮流,住在地中海沿岸的古代各民族,通过他们的观念的相互交流、调整,融合成为统一的文明。”(注:文德尔班:《哲学史教程》上卷,罗达仁译,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第209页。)希腊晚期哲学所覆盖的历史时期既包括长达三个世纪的希腊化时期,也包括长达五个世纪的罗马帝国时期。如果说中国学术界通过20世纪的努力基本弄清了亚里士多德以前的希腊哲学,那么在新世纪中,研究亚里士多德以后的哲学(希腊晚期哲学)应成为中国的希腊哲学研究者的主要任务。本文仅就把古希腊晚期哲学定性为“折衷主义”作一考辨。

、“折衷”一词的本义及其演变

把希腊晚期哲学各流派的基本性质确定为折衷主义是阻碍中国学术界深入研究希腊晚期哲学的一大障碍。在现代汉语语境中,折衷主义基本上是一个贬义词,中国学者亦早已习惯于在贬义上使用这个术语,用作对某些思想、体系、派别,乃至立场、观点、方法的批评。然而在西方学术界,这个词的涵义与用法几经转折,在不同的语境中有其特定涵义。在当前学术界呈现学科交叉和跨学科综合研究趋势的时候,由于对这个术语的理解和使用关系到对思想体系的评价和对文化融合与传承的根本认识,因而有必要对它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具体语境中的不同涵义进行反思。

折衷一词的英文是eclectic。这个词的希腊文词根是eklegein,eklegesthai,原意为选择或挑选(to choose,make a selection)。它的同源名词或形容词形式是eklektikos(eclectic,折衷主义的;折衷的;折衷派的;折衷派的哲学)。在中文释义中,这个词有以下涵义:一,择善而取的,在各种不同的学说或方法中选择似乎是最好的或最真实的;兼收并蓄的,不采取惟一的、单一的和独家的解释、学说或方法的;二,七拼八凑的,由取自不同来源的成分组成的。“折衷”加上主义以后的释义则是:采用折衷方法的理论或实践;从各种不同的来源选择学说或成分,选择的标准是这些学说或成分的假定的效用或效力,通常是要把它们结合成令人满意的或可以接受的风格、思想体系或整套实践,亦指折衷主义的风格、思想体系或此类方法。

在中国学术界,折衷主义这个术语在哲学史研究中用得最多。包括几部重要的译著,如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文德尔班的《哲学史教程》、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梯利的《西方哲学史》在内的各种中文论著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折衷主义是希腊晚期哲学中的一个派别,主要代表有西塞罗和斐洛。然而若进一步发问:什么是折衷主义?折衷主义是一个学派,还是一种思潮?若是一个学派,它包括哪些成员,有哪些活动和著述?若是一种思潮,应当怎样界定这种思潮的特点和范围?怎样评价折衷主义?学者们对这些问题并没有作出令人信服的回答。

其实,在有所谓“科学的哲学史”这门学科存在之前,古代学者已经知道“折衷”和“折衷主义”,也已经把某些流派或某些哲学家称作“折衷主义”的。尽管这方面的例子很少,但用折衷这个词来刻划思想特征的做法已经存在。

公元一世纪的罗马哲学家、传记作者第欧根尼·拉尔修说:“不久前,亚历山大里亚的波塔漠引进了一个折衷主义学派(an eclectic school),他从所有现存学派内容中作了一番选择(made a selection)。如他自己在他的《哲学的要素》中所说,他把下面两点当作真理的标准:第一,心灵的主导原则,据此构成判断;第二,所使用的方法,例如最精确的概念。”(注:Diogenes Laertius,Lives of Eminent Phiosophers,2vols,translated by R.D.Hicks,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repinted,1972.第欧根尼·拉尔修:《著名哲学家的生平和著作》,娄卜丛书,第1卷,第21节。)

出生于公元129年的著名医生伽伦两次提到某个医学派别被人们称作eklektike。(注:Galen,On the Natural Faculties,translated by A.J.Brock,Loeb Classical Libray.参见伽伦:《论自然的部门》,第14、19章。)

大约生于公元150年的基督教教父克莱门称他自己的理想哲学方法为eklektikon。(注:Clement of Alexandria,The Stromata,in Roberts,A.& Donaldson,J.,ed.Ante-Nicene Fathers:Translation of the Writings of the Fathers down to A.D.325,vol.2,American Reprint of the Edinburgh Edition,1994.参见亚历山大里亚的克莱门:《汇编》,第1卷,第37节,载罗伯特、多奈德逊主编:《尼西亚会议以前的教父著作集》第2卷。)

上述三条材料语焉不详。从中我们可以推断的是,公元一世纪前后的某些哲学或医学学派被人们称作折衷主义学派,有的哲学家认为折衷主义是一种理想的哲学方法。折衷主义在当时指的是某些具体学派,折衷在当时指的是一种方法,即对现有不同的学说、观点进行选择,以构成自己的学说。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语境中,折衷和折衷主义并不带有贬义。

那么,这种所谓的折衷方法在以往的希腊哲学中有无踪迹可寻呢?有的。色诺芬说过:“贤明的古人在他们所著的书中遗留下来的宝贵的遗产,我也和他们共同研讨探索,如果我们从古人的书中发现什么好的东西,我们就把它挑选(eklegometha)出来,我们把能够这样彼此帮助看为是极大的收获。”(注:色诺芬:《回忆苏格拉底》,吴永泉译,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37页。)亚里士多德提出,提出一个观点或命题之前应当掌握已有观点,并对之作选择,一种具体的学说或哲学观点可以是两种或多种观点结合的产物。(注:参见亚里士多德:《论题篇》105a33-35。)在解释柏拉图的思想来源时,他认为柏拉图的学说综合了苏格拉底以前各学派的思想。(注:参见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987a29以下。)

可见,波塔漠式的折衷主义方法在希腊古典时代也并不奇特,只不过他们还没有把这种方法或步骤意义上的“选择”、“选择”提升为一种普遍的哲学方法或贴上主义的标签,也没有贬义地使用这个词。到了希腊化时期,哲学家开始用它来指称某种哲学的结构性特点,折衷的哲学是对已有各种学说进行精心选择、使之结合在一起的哲学理论体系。从事这种工作的哲学派别或哲学家因此被称为“折衷主义的”。但同样确定的事实是,没有材料表明他们区分了有选择的理论创建和无原则的混合,他们在使用这个术语时也没有区分它的贬义和褒义。直至罗马帝国时期,折衷和折衷主义这些术语仍旧未能在哲学中得到广泛运用。

到了18世纪,折衷主义这个术语在方法的意义上被广泛使用。该世纪中叶最有影响的哲学史家雅各·布鲁克在他的《哲学史》多卷本中认为:“长期以来,那些聪明人和那些能力最强的哲学家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种哲学化的折衷主义方法”,“他们更新了一般的折衷主义哲学”。(注:Dillon,J.M.& Long,A.A.,ed.The Question of Eclecticism:Studies in Later Greek Philosoph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Berkeley and Los Angeles,California,1988.转引自第龙、龙格主编:《折衷主义问题:晚期希腊哲学研究》,美国加洲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8页。)法国著名唯物主义哲学家狄德罗步布鲁克之后尘,对折衷主义大加赞赏。他说:“折衷主义者是这样一种哲学家,他把偏见、传统、古训、舆论、权威,简言之,控制民众心灵的一切东西,都踩在脚下,敢于为自己思考,返回最清晰的一般原则,检验它们,讨论它们,除了通过他自己的体验和理性获得的证据外,什么都不承认,从所有经过他不加崇敬或偏见的分析过的哲学中为他自己造成一种特殊的属于他自己的哲学。”(注:Dillon,J.M.& Long,A.A.,ed.The Question of Eclecticism:Studies in Later Greek Philosoph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Berkeley and Los Angeles,California,1988.转引自第龙、龙格主编:《折衷主义问题:晚期希腊哲学研究》,美国加洲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9页。)在他们看来,布鲁诺、培根、康帕内拉、霍布斯、笛卡尔、莱布尼兹这些最伟大的哲学家通过反对宗派的观念和权威的原则创建了近代思想。

折衷主义也被用来分析哲学思想的发展规律。享有盛名与权威性的《不列颠百科全书》说:“折衷主义总是在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建设性的思辨时期以后产生,特别是在先前那些拥有杰出才能的思想家之间的争论达到一个较晚的阶段时出现。”(注:The Encyclopaedia Britannca,14th edition,New York,1951.《不列颠百科全书》,第14版,折衷主义条。)这就是说,折衷主义的出现是必然的,具有积极意义的。激烈的理论争论之后会出现折衷,但这种折衷并不是对思想家创造性的否定。理论向大众传播的过程中也必然会出现折衷或变形,但这与思想家有无创造性无关,与综合前人思想创造的新体系有无价值无关。二者属于不同的论域。

上述哲学家赋予折衷主义以积极的肯定的意义,使得折衷主义一词的近代涵义与古代相比有了很大的差异。然而好景不长,到了18世纪末,人们对折衷主义这个术语的理解再次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在德国古典哲学的影响下,折衷主义这个术语失去了积极的批判性的涵义,逐渐成了坏哲学的代名词,而不再是一种理想的哲学方法。这种观念的变迁也对该时期的希腊哲学研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希腊哲学研究中,一些哲学史家开始用折衷主义来概括希腊晚期哲学某个阶段的思潮,指称某些学派或哲学家及其哲学方法。折衷主义成了晚期哲学的基本特征之一。它使人们普遍相信,作为希腊晚期哲学一般特点的折衷主义是一样坏东西,从公元前二世纪末到普罗提诺为止的哲学是坏的;它之所以是坏哲学,因为它是折衷主义的。这方面的代表就是德国学者爱德华·策勒(1814-1908)。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