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哲学总论 > 

对话与思辨:黑格尔和柏拉图的辩证法

2016-12-27 14:53:52 中国社会科学网 朱进东

在《精神现象学》中以意识为对象提供了辩证法的经典范例。如何把握黑格尔的辩证法,历来见仁见智。伽达默尔认为“黑格尔对辩证法深度(die Tiefe)的把握是前无古人的。 ”(注:伽达默尔:《黑格尔的辩证法》图宾根1980年版第8页。 )由于“柏拉图的辩证法是黑格尔经常想到的榜样(das Vorbild )”(注:伽达默尔:《黑格尔的辩证法》图宾根1980年版第68页。),这就可使我们比较黑格尔的思辨与柏拉图的对话来把握黑格尔的辩证法。

1

辩证法:最高等级的理性知识。

比较黑格尔的思辨与柏拉图的对话,必须从探讨柏拉图意义上的辩证法开始。辩证法的概念首先出现在柏拉图的《美诺篇》中。此前的柏拉图的对话基本上是在复制苏格拉底的观点。与苏格拉底不同,柏拉图提出了本体论。《美诺篇》之后的具有纯思辨意义的柏拉图对话,如果不是黑格尔加以科学地阐释和为其辩护,它们就不会被视为柏拉图哲学的精华。柏拉图所赋予辩证法的含义,不只是对西方哲学乃至整个西方文化都产生了穿透性的影响。

在《国家篇》中,柏拉图对辩证法作了较为明晰的表述,而详细发挥则在《巴门尼德篇》中。在《国家篇》的第六、七章中,柏拉图的既平行又互补的三个“喻”,即“日喻”、“线喻”和“洞喻”反映出认识论与本体论的融合。辩证法家不同于智者,为“一个能正确论证每一事物的真实存在的人”(注:柏拉图:《国家篇》534B。),不是搅乱表象,而更重要的是追问本体。黑格尔关注是否能觉察同中之异和异中之同。柏拉图的辩证试题为:“能不以眼睛及其它感官,随真理至纯实在本身。”(注:柏拉图:《国家篇》537D。)作为理念世界的觉识,可知世界是借助辩证之力而至的知识,其顶点为善者之本质,而其它科学,如几何学和与之相关的诸科学,因其所使用的假设未经任何阐释则无法洞悉实在。柏拉图认为,“辩证法是唯一的这种研究方法,能不以假设而直升至初始原理自身,以便在那里发见真实的根据。”(注:柏拉图:《国家篇》533E。)因此,辩证法被悬置于教育体制的顶端。

柏拉图首次明确地运用辩证法这一概念,并将其提升至哲学高度。在柏拉图那里,辩证法与知识生成密切相关,并显出方法论的特质。人的认识由低至高可分为“想象”(Vermutung)、“信念”(Glaube )、“理智”(Denktatigkeit)和“理性”(Vernunft)四个等级。 “想象”和“信念”属“意见”(Opinion)范畴, “理性”或狭义的“知识”(Knowledge)和“理智”属“理性”范畴。 与反映可见事物及其影像的“意见”不同,“理智”的对象是数学。处于最高级的理性知识——辩证法,其所关注的对象为永恒不变的“理念”。辩证法可不必据假设而直接把握“理念”和“第一原则”。这表明柏拉图继续追问巴门尼德的“存在”。

可以说,柏拉图的辩证法是关于“存在”的科学。我国学者陈康认为,柏拉图的辩证法相当现今的“哲学”含义。国外学者里查德·罗宾逊也认为柏拉图的辩证法即为“哲学”本身。不过,柏拉图曾明言:“当你们用‘存在着’一词时,显然早已深谙其意为何。不过,虽然我们曾自信把握其意, 现下却茫然失措了。 ”(注:柏拉图:《智者篇》244A。)对“理念世界”的探究表明柏拉图并非如海德格尔所言对“存在”不甚了解,但关于“存在”问题又确曾使亚里士多德绞尽脑汁。在《形而上学》中,亚里士多德把“存在”纳入哲学的研究对象范畴。对“存在”的研究构成了西方哲学的主旋律。

的确,言及在柏拉图那里认识论与本体论融为一体并非是指柏拉图的辩证法直接基于本体论。否则,就会抹杀柏拉图的辩证法与赫拉克利特的“逻各斯”之间的界限。当然,并不是完全撇开本体论来把握柏拉图的辩证法。就柏拉图探究理念知识,并将意见转变成知识而言,柏拉图的辩证法具有方法论特质。正如新康德主义者文德尔班所言:“在柏拉图的著作中可以发见的关于辩证法的论述,全部具有方法论上的特质, 而不具有真正的逻辑性质。 ”(注:文德尔班:《哲学史》图宾根1950年版第102页。)但黑格尔所关注的是柏拉图辩证法中的否定性。

2

两个“洞见”与辩证法的提出。

以苏格拉底哲学为直接出发点的柏拉图的对话有别于苏格拉底式的教育。苏格拉底把“共相”提到人的意识面前,但对“一般”的内容未作明晰的界定。柏拉图则要使普遍的表象得到意识,并在借助“个别”达到“一般”时,继而对“一般”的内容作出具体的释述。

黑格尔说,柏拉图在这一点上常常表现出形式主义的抽象。研究柏拉图辩证法的困难之处,“乃是柏拉图把共相[概念]是从表象中发展出来的揭示出来的。”(注: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2 卷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200页。 )认识的表象领域和纯粹概念领域为柏拉图所特别关注。苏格拉底“只是为了主体的道德反省而提出的思想”被柏拉图“发展成了客观的东西”——“理念”(idea)。“客观的东西”是具有普遍性的“思想”,即“真实的存在”。表象领域具有完全不同于纯粹概念领域的标准。 这就是黑格尔后来所表述的“颠倒的世界”(die verkehrte Welt)。(注:黑格尔:《精神现象学》汉堡1952年版第121、57页;参见《精神现象学》上卷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107、49页。)

概念赢得较大真理性表明概念本身并非独立存在的领域,而认识的确又始自表象。在黑格尔看来,“这两个领域在柏拉图那里被结合在一起,于是思辨的东西才表现在它的真理性里,亦即被表明为唯一真理;这是由于把感性的意见转变成思维而达到的。”(注: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2卷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200页。)作为理性知识的最高等级,柏拉图的辩证法充分体现了方法论的功能。

认识的表象领域和纯粹概念领域均属意识领域。柏拉图既超越了原子论又摆脱了爱利亚派和智者的消极、抽象的否定。黑格尔发现,“柏拉图的研究完全集中在纯粹思想里,对纯粹思想本身的考察他就叫辩证法。”(注: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2卷商务印书馆1983 年版第204页。)在纯粹思想内存在“外在的东西”和“理想的东西”之分。 与作为理智范畴的“理想的东西”不同,“共相”这一唯一的、最为丰富的实在必须在个别中加以考察。

在黑格尔看来,“认理想的东西为唯一的实在”是柏拉图的第一个“洞见”。而“有普遍性的东西乃是理想的东西,真理是有普遍性的东西,思想在性质上与感性的东西相反。”(注: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2卷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201页。)柏拉图称“共相”为“理念”。“理念”只为“思想”而存在、所把握。柏拉图旨在进一步地规定不确定的、抽象的“共相”本身,使思维形式从质料中解脱出来。当然, “理念”并非表象中物化的、 孤立化的东西, 它乃是“类”(Gattung)。“类”为许多具体事物经我们的反思而作出的综合。 马克思认为费尔巴哈“类”概念即为社会。卢卡奇提出了“合类性”(Gattungsmβigkeit)概念。

柏拉图的第二个“洞见”:感性的直接存在的东西、现象并非真实的事物。其理由为,感性的东西处在变迁中,这就是赫拉克利特所说的“一切皆流”。现象为它物所决定。它作为受制的、有限的东西与它物处在关系中,只是相对的而并非由自身决定的。与高尔吉亚不同,柏拉图认为即使对感性的东西有了真实的表象,感性的东西也不存在客观真理性。与爱利亚派一样,柏拉图视感性的东西具有不可消解的矛盾。黑格尔认为,“柏拉图的辩证法是特别针对着这种形式的有限事物而提出的。”(注: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2卷商务印书馆1983 年版第202页。)

在赫拉克利特那里,辩证法揭示事物在其自身内的变化和过渡,即为在黑格尔意义上理念的变化和过渡,并非是在外在的而是事物从自身出发、借助自身的内在过渡。马克思批判拉萨尔通过赫拉克利特来阐释黑格尔逻辑学的做法。黑格尔恰恰是用自己对柏拉图辩证法的理解来演绎赫拉克利特的辩证法。就柏拉图的辩证法的所指而言,“在柏拉图的较严格的纯哲学的对话里,柏拉图运用辩证法以指出一切固定的知性的有限性。”(注:黑格尔:《小逻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178页。 )柏拉图的两个“洞见”表明其辩证法是针对这种有限事物而提出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