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美学 > 

张玉能:审美人类学与人生论美学的统一

2017-04-21 09:57:49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玉能

以马克思主义实践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实践美学,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形成,80年代成为中国当代美学的主流,90年代不仅边缘化而且遭到了“后实践”美学的严峻挑战。实践美学要发展,就必须有新的开拓和深的开掘。在这种情势之下,开拓审美人类学,深化人生论美学,并且使两者有机地统一起来,应该是实践美学的发展方向。

一、审美是人类学的题中应有之义

人类学,作为以“对人进行综合性研究”为目标的学问,一般包括自然人类学(即体质人类学,Physical anthropology)、史前考古学(Prehistoric archaeology)和文化人类学(Cultural anthropology)三大领域,文化人类学又称为民族学(或民族志、人种学,Ethnology)(注:(日)祖父江孝男、朱山俊直、野口武德主编《文化人类学百科辞典》,3~5页。山东大学日本研究中心译,青岛出版社,1989。林惠祥:《文化人类学》,3~6页,商务印书馆,1991。朱狄:《原始文化研究》,3页,三联书店,1988。)。19世纪以来人类学在欧美兴起,出现了一大批研究成果,到20世纪已经成为前沿科学,尤其是文化人类学迅速发展,爱德华.B.泰勒的《原始文化》(1871)、摩尔根的《古代社会》(1877)、詹姆斯.G.弗雷泽的《金枝》(1890)等文化人类学的经典,探讨了人类的生活状况、社会组织、伦理观念、宗教、巫术、语言、艺术等制度和意识形态的起源、演进及传播。其中,尤其是19世纪中叶陆续发现了大量的欧洲旧石器时代的雕刻、壁画、岩画,以及人们对美洲、澳洲、非洲等地现存原始民族的艺术的研究,使得对原始艺术的研究也日渐兴盛起来,美国人类学家弗兰兹·博厄斯的《原始艺术》(1926)成为系统研究原始人的审美活动和艺术的经典著作。此后,相关的著作在世界各国大量出现,不过,至今尚未出现一门专门研究原始的审美活动和艺术的学科——审美人类学。这种状况,对于人类学和美学的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为了未来更高程度的综合研究,我们认为,有必要开拓出文化人类学和美学之间的一门新的研究领域,即审美人类学。

构建审美人类学的根据在哪里?这就是,审美是人类的根本属性,或者说,审美是区别人与动物的最重要的特性。

对人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人与其他生物的区别、人类的起源等问题的思考,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都是非常古老久远的事情。像古希腊的阿那克萨戈拉和苏格拉底认为,人居于世界之巅,应归功于他有一双手。雅典著名的雄辩术教师伊索克拉特则发展了词汇(语言)对于人类具有重大意义的思想。亚里士多德也认为,人是最有理智的动物并非因为他有一双手,相反地,人之所以有一双手是因为他是最有理智的生物,因为,只有作为最有理智的生物才善于使用许许多多的工具,而手显然不是一件工具而是许多件工具,仿佛是工具的工具。(注:(俄)雅·雅·罗金斯基、马·格·列文:《人类学》,王培英,汪连兴、史庆礼、贺国安译,2~4、376页,警官教育出版社,1993。)中国古代的孔子认为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群”:“鸟兽不可与同群也,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论语·微子》)荀子则认为两者区别在于“辨”:“人之所以为人者,非特以二足而无毛也,以其有辨也。”(《荀子·非相》)(注:袁贵仁主编《对人的哲学理解》,48~49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这讲的是人的社会性,即人能构成群体社会,辨别长幼、尊卑、贵贱等社会身份。诸如此类的哲学沉思,应该说是相当深刻的,不过,这些终究只是一种形而上的玄思,无法加以科学的实证。只是到了19世纪中叶以后,人类学的兴起才使得人们关于人本身的思考具有了科学实证的意义。在此基础上,富兰克林认为,人是会制造工具的动物;卡西尔认为,人是文化的动物,人是符号的动物;马克思也指出,人的本性即他的需要(《德意志意识形态》),自由自觉的活动恰恰是人的类的特性《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这种探讨已经使人类特性和本质的问题走向了达到真理的康庄大道。20世纪中期以来比较心理学、比较人类学的研究将这一问题又推进了一步,因为许多研究发现,某些灵长目的动物也具有某些制造和使用工具、语言、生产等理智性能力。因此,人类的特性和本质问题,还值得进一步加以认真研究,而文化人类学研究至今已积累的资料和探讨似乎已经告诉我们:审美活动和艺术应该是人类的根本属性。

史前考古学、历史学、文化人类学都以确凿的事实告诉我们:大约距今400~250万年以前就已经有了原人,约在50万年前,人类的直系祖先——直立人取代了更新世灵长类动物,而在距今约35000年时人类祖先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整个进化过程,而转变为人类——“能进行思维的人类”(注:(美)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吴象婴、梁赤民译,65~66页,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2。)。考古学家们根据在欧洲、亚洲、非洲所发现的人类化石和石器及各种工具,把史前历史分为三个时期:铜器时代约公元前2500年至5000年的时期,新石器时代约在公元前5000年至7500年的时期,旧石器时代约为公元前7500年至40万年的时期。而从有人类以来,艺术始见于旧石器时代末期,在末期以前,艺术作品是没有的。约在25000年以前的真人(Homo sapiens),叫做克鲁马努人种(CroMagnon Race,现译为克罗马农人),才是人类最早的艺术家。与此大致相当的是中国周口店的山顶洞人。山顶洞文化可以归入旧石器时代晚期,它有打制的石器(无陶器)以及许多装饰品。(注:裴文中:《旧石器时代之艺术》,13~18、110页,商务印书馆,1999。《旧石器时代之艺术》(1935),《周口店山顶洞之文化》(1939)。)

目前从事艺术史和原始艺术研究的学者们也大体认同这种观点,即原始艺术大约起源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大约50000~10000年以前。例如,朱狄说:“旧石器时代的艺术通常是指公元前4万年到1万年之间欧洲地区所发现的造型艺术,其主要形式是雕塑和岩画。它是目前所发现的人类最早的艺术遗迹。”(注:朱狄:《原始文化研究》,229页,三联书店,1988。)谢崇安说:“到了距今约5万到1万年前(旧石器时代晚期),这时出现和散布在地球各地的晚期智人(新人),他们的体质实际上和今天的人类已没有什么差别了。我们今天涉足的河湖边缘和岩棚溶洞、悬崖台地,都是晚期智人稠密聚居的地方,就是在这些交通行走不太方便的处所,在层层的钙化板下,在杂草丛生的泥层内和散露的螺蚌壳后面,留下了古人类打制的石器和磨制加工的骨针,在那些平坦光滑长满苔藓的宏大洞壁和崖壁上,残留着被自然力长久剥蚀的斑斓壁画。”(注:谢崇安:《中国史前艺术》,42页,三环出版社,1990。)张晓凌说:“从距今十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到旧石器时代末期是史前象形符号发现较多的时期……较为典型的例子是克罗马农人的各类艺术品。克罗马农人对形象的结构以及线、色的掌握已经达到较为纯熟自由的程度。中国史前考古中这方面的材料较为匮乏,只有距今两万年前的岩画中出现了摹仿形象……人类艺术的形象真正起源期在智人时期应是没有疑问的。形象的起源使艺术真正成为原始精神活动的独立方面和独特载体,原始人所惟一能完整表现出他们的精神特征的只有形象。因此,人类审美意识在晚期智人那里已趋于成熟。”(注:张晓凌:《中国原始艺术精神》,43页,重庆出版社,1992。)陈兆复、邢琏说:“根据目前的发现,最古老的艺术品约有距今四五万年的历史……艺术的发生永远是一个过程,本书认为,虽在西亚曾发现一些属于旧石器时代前期的似是而非的艺术品,但这个过程真正发生是在旧石器时代的晚期。”(注:陈兆复、邢琏:《原始艺术史》,34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章建刚和杨志明也认为,距今1~4万年间的克罗马农人在洞穴里或岩棚下留下了人类最早的艺术品(注:章建刚、杨志明:《艺术的起源》,101页,云南大学出版社,1996。)。当然,也有些学者把原始艺术和审美的起源时间断定在大约20万年以前,比如,郑元者就认为:“在叙利亚西南部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贝雷克哈特—拉姆(Berekhat Ram)遗址所发现的、断代日期为距今23万年前的卵石小雕像等新的史前艺术考古证据达成了某种新的结论,认识到人类艺术发生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早于莫斯特文化期(Mousterian)的属于旧石器时代早期的阿舍利文化期(Acheulian),这事实上也同样是一个新的推定性答案。”(注:郑元者:《美学观礼》,5页,中国发展出版社,2000。)于文杰也认为,只有在莫斯特文化早期(即20万年前左右)才进入审美的原始艺术的萌发期,莫斯特文化中晚期(10万年前左右)为原始艺术的呈现期,奥瑞纳时期(公元前3万年左右)为二度原始艺术的发生期,马格德林时期(公元前1万年左右)为三度艺术即原始艺术的成熟期。(注:于文杰:《艺术发生学》,26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

不论是把原始艺术的发生断定在大约4万年之前,还是20万年以前,这些比较肯定的事实都说明,艺术和审美并不是人类脱离动物界之初就有的,而是到了旧石器时代中晚期的晚期智人(即真人,Homo sapiens)那里才逐步具有的。而体质人类学也告诉我们,晚期智人已经与现代人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了。苏联的权威考古学家们指出:现代类型的人出现于旧石器时代早期与晚期之交。克罗马农人十分鲜明地代表了现代类型的人。克罗马农人的某些特征使他们接近于现代欧洲人:鼻狭长而高耸,额宽,直颌型,脑颅容量大也是一个特点。(注:(俄)雅·雅·罗金斯基、马·格·列文:《人类学》,王培英,汪连兴、史庆礼、贺国安译,2~4、376页,警官教育出版社,1993。)

因此,我们似乎可以认为,真正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并且标志着人的真正特质的应该是审美和艺术。法国考古学家、人类学家步日耶神父在见到了非洲的考古学资料和某些动物的行为以后,“在他的生命快要结束前告诉我,他怀疑,工具是否真能标志人类形成过程的门槛的跨越,拿艺术作为标准,是不是更妥些。这等于把人属的真正‘智人种’,拉斯科的画家,我们的直接祖先,与一系列较早的勤劳的生物,即通常所说的‘人属制作种’,区分开来”(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编写《非洲通史》第一卷,306页,J.基一泽博编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4。所引的话是第17章《人类形成的过程:一般性问题》的第二部分“考古学资料”,作者:L.巴卢,法国人,非洲史前史专家,许多有关北非的著作和文章的作者,曾任巴黎国家自然史博物馆馆长。)

因此,要想真正把人类研究透彻,就必须从审美和艺术入手,这样就必须有一门从人对现实的审美关系的角度研究人类的科学,那就是审美人类学。这门学科对于研究人类本身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审美人类学主要通过对史前和现存原始民族对现实的审美关系及其艺术表现的研究来综合地探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的特性和规律,而艺术人类学的研究当然就是其中的最核心的部分,而且史前和现存原始民族的艺术的产生、发展,这些艺术与整个人类的活动和整个社会的关系,必然是审美人类学的关注的焦点。

其实,像审美人类学和艺术人类学这样来进行研究的思路,早在古希腊史学家希罗多德(公元前484-406)那里就已经端倪初露,文艺复兴复活了对古典世界的兴趣,从16世纪到18世纪古希腊罗马的艺术珍品不断被发现和被艺术爱好者所收藏,而德国启蒙主义美学家温克尔曼的《古代艺术史》(1764),不仅是西方第一部完整的艺术史著作,而且也是最早的艺术人类学著作。同时,从16世纪开始,欧洲的航海家和探险者不断发现新大陆,在美洲、非洲、亚洲、澳洲的一些现存的原始民族被发现,他们的艺术和审美活动引起了许多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的兴趣并有了一些研究成果,像美国学者摩尔根的《古代社会》(1877),英国学者弗雷泽的《金枝》(1890)、泰勒的《原始文化》(1871)、德国学者格罗塞的《艺术的起源》、美国学者博厄斯的《原始艺术》(1927)等都成了审美人类学和艺术人类学的前驱经典著作。另外,康德的《判断力批判》和席勒的《审美教育书简》也为审美人类学和艺术人类学作了哲学和美学方面的准备,因为他们在18世纪末就已经从哲学和美学的高度,把审美和艺术当作人类由自然向自由、自然向人类生成的必经途径。正是有了这么长久的历史积累,到20世纪80年代以后,在西方才兴起了艺术人类学,像罗伯特·莱顿的《艺术人类学》、沃尔夫冈·伊塞尔的《走向文学人类学》、伊夫林·佩恩·哈彻的《作为文化的艺术:艺术人类学导论》、简·布洛克的《原始艺术美学》、安东尼·泰特罗的《本文人类学》等著作就是艺术人类学走向成熟的标志。(注:(英)格林·丹尼尔:《考古学一百五十年》,黄其煦译,安志敏校,3~13页,文物出版社,1987。郑元者:《美学观礼》,67~69页。中国发展出版社,2000。陈兆复、邢琏:《原始艺术史》,42~44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在中国大陆一批有志于此的中青年学者成立了一个中国艺术人类学研究会。这应该是20世纪90年代美学和人类学研究的重要进展,充分显示了中国美学的新发展和人类学的深刻化。

笔者在这里进一步提出建构审美人类学,这是因为艺术人类学仅仅是审美人类学中的一个中心部分,而审美活动还有更广阔的领域,尤其在史前和现存的原始民族那里,审美与人的创造性实践的交叉重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审美与艺术的关系也是尚须探究的问题,还有诸如审美与宗教、道德的关系也无疑有必要进一步弄明白。把诸如此类以审美活动和审美关系为纽结点的问题,在审美人类学中历史与逻辑相统一地、思辨与实证相结合地探讨明白了,那么,我们对于人类自身的生存及其本质、特征和规律就会阐释得更加合乎事实和具有科学性。

这样的审美人类学的研究,当然对人类的未来发展也是至关重要的。

人类自由于环境的变化而被迫走上不断征服大自然的道路开始,300多万年以来,特别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的20世纪,不仅使自己本身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且也使整个自然界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人类在获得适于自己的生存目的条件的同时,也使自己处在了十分险恶的境况之中。20世纪末的现状尤其让人体会到了危机四伏的况味:生态危机、能源危机、人口危机、粮食危机、水资源危机、精神危机、文化危机、信仰危机……时时不断地敲打着人类,让人们警醒和哀叹,仿佛人类已经走到了世界末日。

其实,这一切危机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人类社会制度的私有性质给人们带来的异化,而说到底也就是在人类处理人与自然的各种关系时忽视了大自然的固有规律而一味地追求一己的功利目的,也就是忽视了人对现实的审美关系而把人对现实的实用关系放在了不适当的位置,并且以这种暂时的实用关系支配或取代了人对现实的认识关系、审美关系、伦理关系,或者使认识关系和伦理关系凌驾于审美关系之上而屈从于实用关系。因此,要想让人类摆脱危机四伏的境况,就必须在人类以物质生产劳动为中心的社会实践中,正确地处理好人对现实的各种关系,充分认识自然、社会、人本身存在的根本规律,为人类生存的实用目的、认识目的、审美目的、伦理目的相协调的自我实现的总目标服务,达到真正的自由境界。在这种由必然王国不断向自由王国跃进的社会实践过程之中,人对现实的审美关系的真正自由境界是一个关键,也是人类走向21世纪和更加灿烂辉煌的将来的津梁。因此,审美人类学以人类的史前和现存的原始民族的审美和艺术为主要研究对象,却是要面向人类的更美好的未来。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