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伦理学 > 

章伟文:城化、乡愁与精神文化之原乡

2017-11-14 16:55:26 中国社会科学网 章伟文

【作者简介】章伟文,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协同创新中心协同中心教授

说起乡愁,让人容易联想到鲁迅先生的《故乡》、林海音的《城南旧事》等。据说,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是这样写就的:“我是多么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啊!我对自己说,把他们写下来吧,让实际的童年过去,心灵的童年永存下来。就这样,我写了一本《城南旧事》。”林海音:《城南旧事》,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封面页。旧时北京的城南,在她的笔下栩栩如生般地展现出它独有的风采。《城南旧事》之所以能触动大家,让大家感受深刻,无疑是其中所蕴含的浓浓的乡愁。

一、何谓乡愁

谈到所谓“乡”,人们通常愿意将理解为故乡,尤其在讲“乡愁”之时,更是如此。人们常说的“乡里乡亲”“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此“乡”便常作“故乡”解。

若是让我们来讨论一下什么是乡愁。可能的一个回答便是这样:乡愁一定与我们每个人的故乡相关。故乡不仅仅是我们出生的地方,也是通常所谓的父母之邦,在某种程度上,更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文化和精神家园。在这个文化和精神的家园,我们感觉到了自己真实的自我,得到了一种身份,以这种身份存在,我们心安理得、自在逍遥。

乡愁的产生,其根源之一在于人的内心或一种文化,是人们因心灵之家遭到变故、文化受到破坏而带来的一种惆怅、失落的情绪。中国文化讲究情理、事理,于此情理、事理中体现出形上之道体;道体的呈现通过情理、事理来落实。故乡愁作为情理的一种,实可以呈现形上道体之本身。中国哲学家认为天地宇宙间存在着一种至善的本体,此本体或谓“天理”,或谓“仁”“诚”“本心”,这便可以看作是文化的原乡。人因情欲之蒙敝,不能在现实中呈现他们所具有的“天理”“本心”,因而现实的人和社会皆有不完善之处,价值与事实间存在着悬殊的差异,这便可能产生乡愁。如“子欲养而亲不在”,睹旧物而思故人,皆可于人的心中产生出一种惆怅。这种惆怅的产生,究其源,可能出于中国儒家文化所执持的“情善论”立场,离别的黯然神伤,团聚的归根之乐,侨居的怀念之思,等等这些人们所具有的具体的怀念,实根植于内心,这些情感不必斥之为伪。因它是人们内心实在真情的呈现,呈现出来便有乡愁。故“情善论”肯定人的正常情感。因为在生活中,人们总会感受到喜欢、愤怒、哀伤、快乐、害怕、厌恶、欲求等种种情感,这些情感的发出,若当于其理而合于其度,便是合理的。如朱自清笔下《背影》所表达的浓浓父爱,之所以容易引起人们在情感上的共鸣,是因为父爱在儒家看来,乃为值得肯定、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种积极情感。当类似于这种表现父爱的文字、场景被不同时空的人们读到、感受到的时候,便会勾起他们自己心中过去曾经的拥有,若现实中这种情感不能即时得到满足、得到呈现的话,便会生起一种惆怅。以此言之,乡愁当就是这么产生的。

通常而言,对于乡、国,人们皆有一种眷恋。尤其游离于乡、国之外的游子,更是容易产生深切的怀乡之情。乡愁之产生,本质上是在内的。一个人若无内在怀乡的情愫,则眼前之物,虽视之,却若无所视,如一般所说的熟视无睹。只有在内心生起了怀乡的情愫,则于外在客观方面,如一草、一木、一花、一叶,方可能于其中兴起怀乡之情!

中国文化也还有一种倾向,认为所谓“故乡”,不仅是人们的生养之地,更是指心灵之家、文化之原乡。若乡愁徒为外有,而非内在,则其不足以产生。因外在之存在会随着岁月、时光的消逝而殆尽。正因为乡愁根植于心,故能随感而发,于其形式的消逝中,而生一种内容的真有。有此内在之心灵,可以随时、随地感发而为乡愁;以此乡愁引发一种回归精神家园的冲动,而生起现实的追求、变化。从这个角度言,对何为故乡的追问,可以一直追问到文化的原乡、或者说“心灵”之乡。

文化的发展表现在外,但究其源,不离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故回到内心,才是回到了人们真正的“故乡”。人的心灵世界的本质如何呢?中国的先哲并没有把心灵归结为仅仅是主体的欲望、需求,而认为心灵当中秉赋有先天的本质。孟子说,每个人心中都有天赋的良知,非由外铄我也。孟子并不否认人有自然欲望,他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孟子:《孟子·离娄下》。,认为人与禽兽在很多方面其实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但是,人们又都不愿意别人称自己为禽兽,而更愿意被称作“人”,这又是为什么呢?孟子认为,人与禽兽之间存在着一个根本的差别,这就是人具有天赋的道德性和道德感。为此,孟子提出了著名的“人性善”主张,并以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所生起的“恻隐之心”来证明:当人看到一个小孩子快要掉到井里去的时候,他的心会不由自主地产生紧张、揪心的感觉,内在会自然地生出一种“怵惕恻隐”之心,孟子认为这完全是出于其人之为人的本性,他将这个“怵惕恻隐之心”称之为“不忍人之心”,除了“恻隐之心”之外,人们与生俱来的还有“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其谓: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孟子:《孟子·告子上》。

孟子认为,有些人不能或不愿意存养自身本有的善性、善心,反而将其所固有的“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放逐、丢失,于是,人世间便有了善人与不善人的区分。因此,“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孟子:《孟子·告子上》。,一个人只要能“求其放心”,将其放逐、丢失的善的本性、本心找回来,或自然顺应其先天本有的善心、善性而为,就能成为一个德性完满的人。

在孟子那里,良知被看成每个人心中所固有的属性。人禀承此“天”或“道”而有“性”与“命”,个体的人安身立命、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应当追求人性的回归。只有在人随时可以成为“人”的状态中,人们才真正感到安全,这种安全感,也就是一种家园感。这是人们的精神家园、文化原乡,也是人们心灵的真正故乡!若是这种家园感遭到破坏,或者现实与之发生了偏离,人们便会从内心产生一种深深的不安,便会有回到故乡、家园的渴求与冲动,在情绪上也会产生乡愁。乡愁即人们在生活实践中所感觉到的美好存在不存在了,由此而生发出一种情感上的失落;由于失落,心里便产生了一种弥补的渴求,从而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去实现这种美好,或者说要努力将这种美好在我们的生活中再现出来。这种乡愁便成为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内在动力,而不仅仅是一种悲与愁的情绪。

这种乡愁促使人们回归——回归到心灵的、精神的家园,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情感和心理得到一种妥切的安顿;另一方面,这种乡愁也促使人们对现实进行改造,使现实能够符合或接近理想家园的要求。从这个角度言,乡愁有一种现实的价值,它引导、促使着人们不断追逐梦想、改变现实,趋近于至善,升华人们的精神世界,也规范人们的现实生活。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