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伦理学 > 

生态·人际与伦理 原始宗教的主题与发展

2016-12-02 16:56:04 中国民族宗教网 张桥贵

  原始宗教主要包括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三种基本形式,这是三个相对独立的发展阶段。在这三个阶段中,无论就其各自所反映的内容、注重的社会功能、体现的主体意识、利弊关系的范畴,以及崇拜形式演进与参与规模和社会组织结构的关系,都明显地随着社会结构的变化而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剖析这一现象,有助于我们了解原始宗教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内在联系,并能弥补这一领域研究的欠缺。

  一、自然崇拜的生态观

  在原始社会的早期,人们面临的主要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当自然力被抽象化为神时,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就随之演变为人与代表自然而代替了自然的神之间的关系。自然崇拜的对象是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自然现象,其中尤其以对山水、动植物的崇拜最为普遍而持久。当时,先民们面临的根本问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崇拜的方式是对这些对象加以特殊的关照、禁忌和保护等措施,引起和强化人们对这些自然现象变化的关注并加以维护。因此,自然崇拜的宗教祭祀活动基本上都集中在冬天和春天的交替季节,其次是秋天与冬天的交替季节,夏天与秋天的交替季节次之,春天与夏天的交替季节再次之,很显然地祭祀的频率和重视程度与自然界季节更迭对人们的影响的大小成正比关系,这是笔者多年来在云南后进民族中生活和从事田野考察的直观体会。自然崇拜的宗教祭祀活动中历来富于浓厚的巫术色彩,大概属于早期交感巫术中出于促使自然界保持生机勃勃的状态的意图,并含有感激自然界为自己的生存提供恩惠、赏赐万物的目的。

  云南的许多后进民族都喜欢背靠大山而聚居于山脚底下的开阔地带,村寨背后的山通常被当作神山加以崇拜,崇拜的实质和本意在于保障其生态平衡,并制订具体的禁忌措施来加以维护。如禁忌砍伐山上的神树、禁止在神山刀耕火种、开荒耕种、翻动石头、放牧牲畜或污染水源等。人们在特定的季节还加以祭祀,以祭祀强化人们对神山的重视,祭祀时通常都要当众重申上述禁律。很显然地是为维护村寨的生态系统平衡而崇拜的,意在确保村寨的安全。因为,在村寨背后的山上从事上述被禁忌的活动都会危及到村寨的安全,很容易造成水土流失而泥石流或滑圾淹没村寨,或木头、石块滚下来殃及村民,或造成饮水断源等灾难。一旦有这种灾难发生,村民便以为惹怒了神灵而遭到神灵的报复所致,需杀牲祭神谢罪。

  自然崇拜主要是先民以神灵的名义进行积极主动的一项行之有效的生态保护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说,自然崇拜主要体现了先民早期的生态观。这种情况在云南的山地民族中是十分典型的,以彝语支的民族为例,他们大多数的村寨背靠大山,村寨前面是一块开阔地,可种植或放牧,正好处于村寨的视角之内,便于关照。族际战争与冲突是村址选择的又一重要因素,村民遇有险情,便往村寨背后的神林中躲藏或从此转移他地,从而形成一种易守难攻,便于转移的地带,不熟悉情况的外族人攻来了,也只有挨打的份。因此,神山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人们对神山的依赖感,而产生崇拜神山,以宗教禁律的方式来保护神山。

  四川省茂县赤不苏区的羌族就有保护神林的习俗。“每个羌寨附近都有一片树林,称为‘神林’,认为与风水有关,严禁砍伐。”[1]村寨每年冬季还要举行吊狗封山的仪式。择定吉日的那天,村寨的所有成年男子都要前往神林参加仪式,仪式由寨中德高望重的老人主持,老人面对悬吊在树上的一只狗祷告:为了全寨的幸福安宁,必须保护好这一片树林,谁违反戒约砍伐了树木,将会受到惩罚,像这只吊在树上的狗一样不得好下场。祈祷毕,参与仪式的男子依次走到狗面前,一边向狗吐唾沫、以棒击狗,一边说自家拥护封山,如有违反,愿受与此狗一样的惩罚。茂县较场区一带的羌族也有类此习俗,但他们以草人代替狗,众男子瞄准草人开枪,以示枪击,全寨盟誓,如有违反封山公约的行为,甘愿受到像草人一样的枪击惩处。[2]

  哈尼族村寨一般都在密林掩映之中,除神山上固定的神林不能砍伐外,环绕于村寨的所有树木都被视为有神灵栖息或是神灵的化身和象征,被公认为象征古规古礼的神树,砍伐之将亵渎神灵,要在特定的季节祭献这些象征古规古礼的神树。

  还有一些民族是背山面水而居的,他们也往往将村寨周围的山水视为神灵加以崇拜,某些地段视为鬼神栖息的场所,严禁砍伐、耕种。建国后,一些无神论者的强令下,这些地方被开垦耕种了,结果大多引起了水土流失、严重滑坡和饮水断源等后果,人们深受其害。这些地方的滑坡又往往引起村寨前面的河水受阻上涨,果然如创世纪中的大洪水殃及天下。与自然崇拜密切相关的西南少数民族的洪水劫世的神话,每年的特定季节都要重复演唱先民中一些人不听劝告或出于无知开垦了神地鬼域,惹得神灵发怒,引来滔天洪水掩没人间的悲惨遭遇。笔者在云南省牟定县的彝族中拍摄到一张反映洪荒劫世后,老熊在蜜蜂的指引下寻找劫后余生者这一神话情节的壁画。白、傣等民族就十分重视周围的山水保护,有定期祭祀和清理村寨周围大家饮用的水井、河沟的习俗。他们认为这些地方有神或龙栖息,不可污染水源,否则会因冒犯神灵而遭灾患病。

  各民族对特定区域的神林实行封山育林,禁忌砍伐的措施,护水及其措施,并规定在特定时节不能进山下河惊动动植物的魂灵,认为犯禁冒犯神灵而遭灾受难或为鬼神所害。其实,这些禁忌的季节正是植物的生长期、野生动物的交配、产卵和繁殖的季节,禁律的严格程度与违反禁忌对当地生态环境的危害程度成正比。一些民族还禁忌捕杀对人类有益的鸟兽和爬行动物。笔者在云南省独龙江流域从事文化人类学考察时,因打死的蛇当中有几条是当地独龙族禁忌捕杀的无毒蛇而被独龙族老人批评。这种无毒蛇以独龙江流域的一种毒性很大的蚊子和其它害虫为食粮,对人类是有益无害的。

  自然崇拜大多出于早期先民有意的或无意的对生态环境进行保护的目的。它反映并注重人与自然之间的利弊关系,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以宗教崇拜形式的神灵名义要求人们关注大自然,行使生态调适的功能;这是事关区域内全体成员生死利弊的大事,必须全体成员齐心协力方能奏效,所以自然崇拜以群体意识为其主体观念。自然崇拜的产生并得到系统化和发展,反映了先民在最初由于不了解自然规律,破坏了生态环境,而遭到自然力的报复之后的理性反思;体现了人们了解自然,把握自然的主观愿望。原始时代的哲学家们告诉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然力是不可战胜的,与大自然要讲求和谐与调适,否则它将早晚以更严厉的报复来回击人类的挑战。然而,可悲的是我们现代人往往狂妄自大,一些缺乏理性分析和科学眼光却很有战斗性的理论家,还对先民们因崇拜而对自然加以禁忌来保护的行为进行指责,认为这种宗教崇拜束缚了人类的生产实践!现代人有时比原始时代的先民们还要缺少理性,提倡与天斗、与地斗,要治服自然;结果呢,往往是受报复于自然。从而,学习有时比我们还要聪明的原始先民讲求人与自然之间的和平共处,促使了现代生态学的产生和发展。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