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哲学 > 精品文章 > 伦理学 > 

我国少数民族语言田野调查记录的伦理问题

2016-12-02 16:56:49 中国民族宗教网 范俊军 马海布吉

  当代少数民族语言田野调查记录已经不是单纯的耳听手记收集字、词、句材料,而要充分记录语言族群生活中的言语事件和言语实践。记录手段、内容、成果形式和传播途径也多样化。田野调查记录活动涉及族群文化敏感、社区禁忌、族群内务、说话人隐私、相关权益等伦理问题。当前我国少数民族语言田野调查记录的伦理缺失主要表现在:触犯族群文化敏感和行为禁忌,对语言社区资源缺乏珍惜,忽视发音人和说话人的知识产权,语言报告中泄露和传播语言族群个人和群体隐私信息,未经许可采用暗访、暗记、偷录和偷拍获取语言材料,不当支付酬金等等。当前应尽快建立少数民族语言田野调查记录的伦理准则,推动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研究的健康发展。

  一、语言田野伦理的概念

  田野调查是针对特定地域、社区、群体或个人,通过实时观察、咨询、访问、交流、参与、驻地生活等途径,获取第一手资料和数据的活动。从科学研究角度看,田野调查调查是对理论命题进行实践检验不可缺少的重要方法。

  台湾人类学者谢世忠指出,人类学家对四组不同的人即研究对象、田野调查地的学术合作人、自己所属的学术群体以及所在大学的人文学科,有着相互冲突的义务[1],由此产生了三种具体伦理问题,即妥协、利用和互惠[2]。英国学者奥斯丁认为,田野伦理应用的重要方面就是确认利益相关者,如调研的社区和群众、项目合作参与人、资助人和有关机构,在田野工作中考虑利益相关者的伦理立场[3]。美国人类学者肖斯塔克则指出,田野伦理在应用上表现为超越金钱的施受,强调双方平等合作,强调受访人的知情同意,重点关注双方在情感乃至社会贡献方面的双赢[4]。

  由此可见,田野调查涉及合作关系、道德义务、权益和责任问题,而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就构成了田野工作的伦理内容。

  语言田野调查记录有没有伦理问题?可能有人认为,语言田野调查主要是了解语言使用状况,记录和收集一些字、词、句发音和故事叙述材料,用于语言学研究,工作单纯,材料也无关大事,不存在什么伦理问题。

  果真如此吗?事实上,当代少数民族语言田野调查不但要记录语言,而且要了解语言族群和社区的生活、历史和文化;不但要记录字词句的读音,而且要记录生活言谈话语和言语实践;不但有文字记录,而且有录音和录像。语言田野工作者不只是跟某几个发音人打交道,还要直接参加语言社区的言语生活和其他活动。可见,当代语言田野工作已经不再“单纯”。在语言社区访问、咨询、交谈、驻扎、记音、录音、摄像、测试、实验等等,可能触及个人隐私、族群敏感、公共禁忌、身心健康,涉及人际关系、合作关系和利益关系。调查记录材料的加工、处理、使用、发布和传播,还可能对相关个人和群体带来显性或潜在的影响。在新媒体时代,音频、视频、网络数据库比纸质文献更容易传播和接受,造成影响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什么是语言田野伦理?简言之,语言田野伦理就是语言田野工作者在田野调查记录中以及调研成果加工、存储、发布和传播等过程中的行为理性、权益关系、道德义务和服务责任。任何语言田野调研活动,都必须考虑调研项目在伦理上的可接受性,考虑语料采集录制行为和结果应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如,尊重语言族群对记录活动的知情权和许可权,保护合作人和当事人免受身心侵害,保守调研对象个人和集体的隐私和秘密,正确处理知识产权和其他相关权益等等。

  二、少数民族语言田野工作中的伦理缺失现象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少数民族语言学领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语言田野调查,但语言田野调查领域还没有普遍形成伦理意识,伦理缺失现象时有所见。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触犯族群文化敏感和社区行为禁忌

  研究者对语言族群社区生活习惯和文化传统缺乏了解和学习诚意,田野调查期间的某些日常习惯行为,触犯语言族群社区的公共行为禁忌。例如,有的女同志着装颜色艳丽或袒露,男同志光天化日在村边井头赤膊洗澡,或者将内衣内裤晾晒在街旁巷边等等,都是有伤风俗的行为。村寨里出生婴儿,祝贺时说长得胖、很重、漂亮之类的赞美词,对有些族群来说是不吉利之词,将新生婴儿抱出门外观看,更是犯大忌。

  已故人类学家林耀华先生当年在彝族地区调查时,有个随行的年轻人为取暖而双腿跨过锅庄,林先生当即对其严加训斥。彝族人认为锅庄附有神灵,双腿跨过是对神灵不敬。林先生尊重彝族习俗,深得彝族同胞的尊重[5]。语言田野工作者不应将自己的价值观和行为习惯带到语言社区,不能一律把民间行为和乡土习惯看成是落后的或封建迷信的东西而不加尊重,否则有可能给语言族群和个人造成尴尬或伤害,产生矛盾冲突。

  2 对语言社区资源缺乏珍惜意识

  少数民族语言田野调查常常要驻扎到偏远的村寨。这些地方往往条件差、资源匮乏,如缺水、缺电、缺少食品和药品,无卫生设施,甚至冬季取暖都困难。调研人员看来很常见、不值钱和微不足道的东西,而在这些地方显得弥足珍贵。有人没有意识到这点,不经意间随意使用、损坏、丢弃这些东西,给村民或集体造成损失。生活在高山上的少数民族,旱季时节往往要花三四个小时才能背回一桶水,不说洗脸洗脚,煮饭做菜都要节省,有人只顾自己个人卫生,却不注意节约用水。这些“细小”的行为习惯,不仅会给语言族群造成坏印象,而且也给语言族群造成损失和伤害。

  民族学者詹承绪等人当年在凉山进行田野调查时因为缺水,不洗脸,不刷牙,牙龈发炎溃烂,一直坚持到最后,这种精神值得学习。

 

 (责任编辑:方一横)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