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艺术长廊 > 

廖炯模:艺术是心灵感悟,炒作对艺术本身无益

2017-12-12 16:14:39 澎湃新闻 黄松 陆林汉 姜岑

从参与筹备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到筹备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今上海美术学院),并担任油画系的第一任系主任,现年86岁的油画家廖炯模为我国的油画教育事业默默耕耘几十年,亲历了很多历史性的时刻,而今早已是桃李满天下。廖炯模首次个展这些天正在刘海粟美术馆举行,这一展览是对廖炯模艺术的回顾,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油画家,他最关心的还是我国的油画教育事业。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时,廖炯模笑言:“从读书,到鲁迅美术学院毕业留校任教,之后来沪执教一直到退休,我没有离开过校园。”


  创作中的廖炯模


  上海美术学院院长冯远在参观展览后的发言中说:“廖炯模先生这些作品激起了他东北下乡时的回忆,温暖、厚重,给人一种精神上的鼓励。而在廖炯模先生的作品中看到的不仅是阳光和色彩,更是一种耐心,和他为学、为艺的态度。”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近日对话廖炯模先生,在绘画上,他将音乐的节奏和旋律融合中。他认为艺术本身是一种心灵的感悟,其中有种深刻的内涵,囊括了一个人的人生观、艺术观、艺术情趣。在教学中,廖炯模始终重视油画基本功的培养,用他的话说:“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好的想法都体现不出来”。而目前市场中对艺术品的操作、炒作对学艺术的人、对艺术家都没有好处。


  廖炯模,北国之春, 73×61cm,1979年


  谈绘画,艺术应百花齐放、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澎湃新闻:您出生在南边的鼓浪屿,又到北边的鲁迅美术学院求学任教,而又来到上海,并参与上大美院的筹建,是上大美院第一任油画系主任,能介绍一下您从南到北的经历吗?

  廖炯模:鼓浪屿是个气候温和的小岛,也是钢琴之乡,我儿时在日本学校学习,各科成绩都很好,而且在鼓浪屿也受到西洋文化的影响,听得西洋音乐也多。最初我想考音乐学院,但因为招生问题,我选择了“鲁艺”(鲁迅艺术文学院, 鲁迅美术学院前身),当时“鲁艺”刚搬到沈阳不久,早在延安是就被认为是革命的熔炉,全国进步人士和重要的文学家、画家、音乐家都投身其中。但沈阳非常冷,有时候最低零下三十几度,尽管生活上和鼓浪屿很大差距,但校风特别好,年轻人在“鲁艺”也很愉快。在“鲁艺”的23年,我从启蒙到比较成熟,也开始对艺术有了一点思考,是意识形成的重要阶段。


  廖炯模,北国风光 100×80,1979年


  后来因为我夫人从浙江美院(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分配到上海,我也调回了上海,但当时的上海美专已经不存在了。上海没有专业的美术学校,1975年,我调到了上海戏剧学院,参与筹备美术系,先有国画、油画,一年后有了版画专业,但因为条件所限,没有雕塑专业。再后来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现上海美术学院)创办,因为我有在美术学院30多年的经验,当时参与了上大美院的筹备,筹备从买石膏,买画框、画架等等开始,到后来的师资的选择,我都参与了。那时我是油画系主任;国画系主任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调来的顾炳鑫;设计系主任是儿童美术出版社的任意,他的设计在上海是一把好手,在全国也是有名的;雕塑系主任是章永浩。从1984年开始到1997年退休,上大美院在凯旋路一个很小的中学校园里,当时条件很简陋,2001年搬到了宝山的新校区,现在美院又有了新的变化,我也很高兴。


  上海戏剧学院欢送廖老师


  澎湃新闻:您的生活跨越南北,这些经历对您艺术的影响?

  廖炯模:艺术是相通的,或许早年生活在鼓浪屿的原因,我比较喜欢西洋绘画,特别喜欢画风景,也喜欢色彩,鼓浪屿的蓝天、白云、红花,灿烂、鲜艳的色彩影响了我的作品。我也喜欢音乐,到了“鲁艺”后,跟着音乐部听贝多芬、德沃夏克、舒曼……,我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画画,无形中把音乐的节奏和旋律融合到绘画中。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喜欢西洋古典音乐,但绘画上则更喜欢印象派前后。

  艺术本身是一种心灵的感悟,有时候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其中有种深刻的内涵,囊括了一个人的人生观、艺术观、艺术情趣。艺术不是用科学或语言来解释。

分享到: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