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习心得 > 

风暴诗学与叙事的命运

2018-02-06 10:53:45 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明

若以文学身份作出阶段性认定,青年林森是一位诗人小说家。他所奉献的作品,带给人某种前知识、前经验、前宗教的直觉,是由于他的出生、生长、生活环境乃是城市化建设较晚的中国海南。通读林森已出版的六部作品《海岛的忧郁》(诗集)、《小镇》(中短篇小说集)、《海风今岁寒》(短篇小说集)、《捧一个冰椰子度过漫长夏日》(短篇小说集)、《暖若春风》(长篇小说)、《关关雎鸠》(长篇小说),其间,使我不断想起西方哲学史的两位集大成意义上的承前启后者。第一位是普罗提诺,第二位是海德格尔。林森在他作品中所呈现的精神格局、类人与海岛的命运、风暴结构、旋持的语言意识,皆深刻地渗透着对未成知识、未成经验、未成宗教前的生命原始丰饶的发掘和建基,流射着混沌状态中普罗提诺的上帝和寂静中海德格尔的存在。也由此,构成了仅仅属于林森的独特知识、海洋经验、个人宗教。

被旋持的诗语

在林森尚未写作小说之前,他的主要作品是诗。他的诗写,建基性地为他写作小说提供语音、语义源泉,使诗性言说成为他整个写作的旋持。被旋持,意即有一个深在的他者操控着语言的机密,给林森诗歌以抒情的光驱:叙事。从诗集《海岛的忧郁》中,我们能够获得他的这一写作秘密。或者可以说,叙事性诗歌为他浩瀚的小说语汇建立内核结构。诗的抒情和诗的叙事允许类同意象扣连在两个方向上作不可察觉的转移,使得诗歌形式与心理结构之间进行往来互通。林森的诗语便在此二者的间隙中展开旋持。其《在雨中找一匹马》《暴雨将至》《在海上》《一具棺材抬过小镇》《天涯》等诗,皆使诗歌结构和创作心理结构缩小为一个持存的谜语:林森的叙事,即是林森的抒情。这种特殊范例成就了他的诗学本质。它不是某种抽象形态,而是我们东方文化中能够寻觅到的历史根基。林森在诗歌写作内驱力伦理方面继承的就是苏轼散文化表达的叙事抒情机制。当我们细读《海岛的忧郁》中大多数诗篇时,诗心敏锐者便可觉悟到闪现在其中的这无穷无尽的神秘联系。

在林森诗中,与古典诗语传承相互生成的乃是具体的作为天文地理的台风诗语。由此,传统人文的抒情与叙事转变为更大尺度的天文现象和秩序,仿佛语词在深邃蔚蓝海风中无尽闪辞,显身着神秘的旋持性。没有哪个人让台风吹起来,必定是哪个神让台风旋持起来。“台风吹着每副石棺/台风吹过每家庭院”(《石棺》)“有些祖先高居庙堂/有些祖先遗弃荒野”(《村庙》)台风的外部动态成为林森诗语的基本形态。因此,他的诗歌肉身也是台风的肉身,他的诗歌精神即是通过被旋持的台风来建构:也即对他血肉之身的旋持。他的意象和台风之间的交叠,通过沉默、呐喊和呼吸节奏的联通,而达成基于语词的标记而非词汇的罗列所创造的诗歌躯体。林森诗所特有的这种标记性叙事,成为他写作小说的结构秘密。他在诗中设置意象与词、他者与事物、风与风吹的对象,与他在小说中设置人与事、人与物、人与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正如那存在于历史时间中的旋持者和存在于地理空间中的旋持者合体共谋出的风暴形式。而构成这种旋持的外在性力量,正是风暴。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