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习心得 > 

追寻与回归

2018-02-06 10:53:35 中国社会科学网 林莉

我写诗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作为一个读者,却有幸能够见证这30多年来的中国诗歌发展历程。那些朗诵舒婷的《神女峰》、顾城的《远和近》的日子,那些捧着《诗歌报》兴奋地阅读“诗歌群体大展”的日子,那些旁观着“盘峰论战”中“民间派”和“学院派”奋战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从那一代朦胧诗人的思想和人性的启蒙,到朦胧诗之后的山头林立、流派纷呈式的断裂和叛逆,再到现今诗歌盛世多元的发展,我看到了中国诗歌曾经爆发出的空前繁荣,也看到了现在中国诗歌在自己应有轨道上的安寂和沉稳的行走。

21世纪的诗歌从现实主义到现代主义再到后现代主义,在语言风格、表现手法、题材取向、美学形态等方面也相应呈现出极为鲜明的丰富性与驳杂性,比如生命写作、神性写作、口语写作等。无论是将语言口语化、生活化、日常化、散文化处理,做到朴素、自然、去除遮蔽;无论是对一首诗运用抒情、叙事、零度叙述、隐喻、反讽等形态表现,都是诗人用自己独特的方式面对世界,与之对话,向人们阐释、建筑自己领悟到的世界。

而在我看来,它们始终是在努力显现一种朴素、健康的质地,那就是——追寻和回归。追寻,就是从源头出发,沿着汉语的河流,在延伸中曲折,于曲折处延伸,在沙、石、水的磨洗中提炼出汉语特有的音质和光泽。回归,就是从虚回到实,从异乡回到家乡,从表象回到心灵,从苍白的说教回到人的本性。这无疑是中国诗歌的成熟。虽然,在此过程中,受到现代传媒和现代人快餐式阅读的影响,诗歌的声音逐渐沉寂了下来。但是,这种沉寂,正好让真正的现代汉语诗歌写作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让我们摈弃诗歌以外的杂音,保持冷静、平和、包容的心态,在自己心灵的白纸黑字上,追寻和回归到生命和灵魂的原乡。

“某种意义上,诗的功能等于零……但在另一种意义上,它是无限的。”从希尼这段话不难看出诗和社会的某种关系,它不会直接去解决社会生活的某个问题、现象、事件,不是具体的“药方”。文学是人学,社会构成的基本元素是人,诗必然要回到人心人性上来,体现人的情感、人文关怀,生命之间的互相体恤、仁义、宽容。诗更大程度上体现一种强烈的生命意识、体验和自觉能力,更多时候考验一个写作者的能量储备。我担心和焦虑的不是写什么、怎么写,而是写出了什么,或者说我创造了什么。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