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习路径 > 辅导资料 > 

关注诗的内核质感与穿透性

2018-02-06 10:53:55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杨角

古人常说格物致知,就诗这一“活物”“异数”而言,即使你知天命,仍难知诗命。所以,年龄在诗歌面前真不算回事儿。回首三十余载诗旅羁途,真应了那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对漫天诗舞的当下诗坛,从个人情感来讲,有着一种云淡风轻的沉重,对无数“好”诗者盲目的欢愉与空洞的深刻只能会心一笑。自己总是固执地以为:如果不能以赤诚之心写作,任何诗写都将毫无意义。鉴于诗歌的不可定义性,我仅从近两年自己写作的心得出发,谈谈对诗歌这个庞大而精致之“怪物”的几点看法。

关注生命意识与在场性

我对诗歌根本的认知,即诗源于生活。近两年的创作大多从世界的视野出发,审视文字对诸如挣扎、彷徨、激昂、淡泊等生命意识的引领与承载,包括爱和超越。2015年,我在创作石头组诗时,就已经较为全面而认真地梳理过自己的创作指向,对个体生命与世界之间的总体把握作了崭新的尝试和演绎,包括社会学、伦理学甚至心理学交相辉映出来的个人生命哲学。当我写到“石头都是死的/但刻上字,它们就活了”(《石头记》)时,内心涉猎的领域五花八门、无奇不有,那么多为死者代言的石头,硬着头皮抗衡着时间,结果都是丢盔弃甲的狼狈。直到“心中揣着那个能把自己名字/刻上额头的人/很多石头,空等了一生”,苍茫中,独自面对生命中的孤独与无趣的石头,进而有了对形而上的爱和超越的全新认识,诗里蓬勃的生命意识便有了引擎和动力。包括《驯石记》《石城山》《不做石头》等篇目的创作过程中,围绕石头所展开的语境和维度,蕴藏着童年、时空、大地、飞禽、天空、死亡、孤独诸多元素,期望通过匠心排列,逶迤进入事物之内核。虽说个体经历中每一种生命意识都是不可替代的具有同等价值与意义的,但我更习惯于颠覆自己,每每潜意识里开始重复一种思考模式时,我会自觉地转身或是沉淀休眠,或搁笔反思,机械性地复制意识逻辑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关注内核质感与穿透力

随着创作的深入,我越来越注重诗歌内核质感与穿透力的修炼,让时代气息渗透于诗的字里行间,有时并非刻意而为,但仍能自在的洋溢。同时,并不将光阴割断或者下意识去排斥传统。2016年上半年,我在创作组诗《死局》时,把所有哲学、宗教、美学与人的生命进行了关联思索,从而使整组诗里弥漫的生命意识为内核质感提供了较为有力的铺陈。“我这一生是蚯蚓变的,像缩小的长江/从宜宾到上海,谁来砍杀都一样//我从无数家门前走过,拖着一身的刀伤”(《日月奔忙》)。在不断转身的过程中,逐渐体悟到人的主体性到具体语境里生命的个体性,其间最迷人处是它的“神性”部分,那是建立或测量人性秩序的坐标线。所以我也赞美黄昏,“黄昏无边,西天的彩霞是另一个人间/尽管它离毁灭那么近/尽管它明显带着黑暗的阴影”(《赞美诗》),以我的经验与理解,诗歌应是生命的个体性或者人的个体生命意识在意义(神性)与美的层面上或者在更大的背景上的一种不懈的求索。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