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与西南联大有关的几部小说剪影

2017-12-18 14:40:35 光明日报 张曼菱

 

宗璞长篇小说《野葫芦引》共分四卷:《南渡记》《东藏记》《西征记》和《北归记》


《围城》第一版于1947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


鹿桥的《未央歌》2008年首次在中国大陆出版


  2017年7月7日本版曾发表《弦诵幸未绝——诗歌折射的西南联大岁月》,作者张曼菱继这篇文章之后又完成此姊妹篇,继续从西南联大相关文学作品的独特角度,追缅西南联大岁月,以此纪念西南联大成立80周年。

  几位身历其境的有心人,或是教员、或是家属、或是学子,在其小说创作中,诉说他们在“战时大学”的境遇与故事,使这段悲壮的民族文化史得以在文学领域“雁过留声”,有了余芳流韵。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许多大学都有着流亡的经历。至今能够搜集整理出来的史料甚微,仍需有识者继续努力。

  在文学领域,诗歌、散文、小说均不乏对战时大学岁月的吟唱、书写、思考与记录。

  《围城》《野葫芦引》与《未央歌》,这几部小说的作者都与西南联大相关。

  《围城》是影射西南联大吗

  我读《围城》是在20世纪80年代,大学时光。这部小说几乎是与《管锥编》一起进入大学校园的。恢复高考后进入大学的那批大学生正处在如饥似渴的求知状态,囫囵吞枣是我们的读书方式。在《管锥编》巨大的学术身影下,我们诚惶诚恐。《围城》主人公的“留学生”身份对我们是完全陌生的,读着很隔膜。

  作为小说,钱钟书《围城》写得太“略”了,感觉是写给“聪明如他的人”看的。

  后来,电视剧《围城》走红荧屏,尽显诙谐趣味,我于是重读小说,渐入佳境。

  主角方鸿渐,钱钟书给他一个难堪的出身,“假文凭”的留洋生,靠给人家“当女婿”得到学费供养。可是在下面的故事中,方鸿渐的感觉与处境,却是全书中最正面和正派、最能够引发读者同感和同情的。

  这就是钱先生的幽默吧。他的正面人物并不“正面”。小说里那些正经八百的人物,却屡屡是被方鸿渐嗤之以鼻,也是被读者所厌弃的。

  方鸿渐在书中最具有“真实体温和灵魂之痛”,是一个塑造成功的人物。这样的设计和写法,在小说中并不常见。一般小说最令人讨厌的,就是作者所重点造就的那个主角人物总是一个平面,没有“多维”。

  这是一部提炼得具有哲学纯度的世情小说。战火点燃之际,地方小姐还在玩着东施效颦的游戏。西潮涌进,来去匆匆。全书里没有一个“正人君子”,也没有一个完美淑女。那个动人的女士唐晓芙不过是个孩子,是个梦境。

  小说用一种不流俗的审美趣味写成,可以说是“处处带着批判的眼光”,显得新鲜夺人。然而习惯于“看故事”的普通读者却很少咀嚼其深味。

  关于《围城》,还有一段公案,与西南联大有关。钱钟书1937年从牛津大学毕业后,又去法国巴黎大学做研究,本想攻读博士学位,但后来放弃了。1938年,钱钟书将要回国时,不少大学想聘他,最后,还是他的母校清华大学占了上风,当时竭力促成钱钟书回清华任教的,是西南联大文学院院长冯友兰。请钱钟书来西南联大教书的除了冯友兰,还有钱钟书的老师吴宓。

  然而,钱钟书在西南联大任教的时间却很短。1939年暑假,钱钟书去上海探亲,再也没有回联大。这是钱钟书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钱钟书为何舍弃了联大,选择去湖南蓝田师院执教?关于这件事,坊间有两种说法:一曰钱钟书被西南联大解除聘约。二曰是他自行离去。总之钱钟书与西南联大有此不快之瓜葛,故而有人认为,他写《围城》,《围城》中的三闾大学没好人,是有影射和贬低西南联大之意。

  如今“人去楼空”,我们只来看这小说。说《围城》是写“人性的两难选择”,似乎立论更从容些。

  主角方鸿渐自身充满了矛盾,所追求的现实世界也充满了变数。经历多了人情冷暖,使他对异性的要求一降再降,最后只想要一点真实的温存,不料妻子又走上“养宠物狗”的虚荣之途。

  人生百态,在流徙之间,更易于表现。其中茫然、窘困、贫穷、不安宁等,是战时气氛的基调。但小说没有一处是“坐实”具体历史事件的,或者是指向“某大学”的。其路线、规模,难以“对上”,似乎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套得进去”。

  不如认为,此小说的主旨不是写“大学”,而是写“婚恋之变数”的。

  钱钟书一生性格隐忍,不得罪人,留下的这部小说却四处见刺。里面的人物爱发文化议论,颇具春秋微词。

  大概钱先生对家庭、人生和文化界的不如意处,都在里面了。在钱先生这样聪明犀利的睿智者眼中,是不可能有“完美”这个词的存在的。我以为,在钱先生身后,无论是谁,派生出心灵“鸡汤”,都不符合他的初衷。

  书里有一个细节,方鸿渐接收了朋友辛楣的书籍,里面有一本拉斯基的《共产主义论》,被同仁向学校当局告密,校方遂决定对他“下学期只能解聘”。

  我庆幸,这个细节洗刷了钱钟书先生的冤枉,《围城》并不是影射西南联大的。因为西南联大没有发生过因教员间告密、“为一本书解聘人”的事情。

  于是我又回到了起点:钱先生的这部小说是写给聪明人和知音看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