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毛泽东最感兴趣的清代词人纳兰性德

2017-12-22 10:44:25 《党史博览》2017年第12期

词兴于唐,流衍于五代,而极盛于宋,元、明中衰,至清方中兴,涌现出不少清词大家。毛泽东熟稔中国古典诗词,对中国古典诗词多有点评,而对于有清一代的词人词作,却较少提及。那么,毛泽东究竟是否有最感兴趣的清代词人呢?关于这一问题,我们从一本他圈点过的《近三百年名家词选》(以下简称《词选》)中可管窥一二。

《词选》由著名词学家龙榆生编选,始撰于1930年,1956年9月由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了明末至晚清67位文人的518首作品,涵盖了晚明以来的主要词学流派和重要词人、词作。在这67位文人中,毛泽东圈点过的有王夫之、纳兰性德、朱孝臧、况周颐、汪兆镛、赵熙6家。其中,他对于纳兰性德的作品最感兴趣。《词选》共选入纳兰性德25首作品,毛泽东圈点过的就有18首,且其中8首明确写了评语,是6家中唯一一家既有圈点又有评语的,足见毛泽东对纳兰性德词作的关注度之高。

纳兰性德(1655—1685),叶赫那拉氏,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为清朝成就卓异的词人,与陈维崧、朱彝尊并称为“清词三大家”,著有《饮水词》等。其词风真切自然、哀感顽艳,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评价其为“国初第一词手”,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称赞其“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作为清代成就极高的词人,纳兰性德的哪些词作引起了毛泽东的兴趣呢?综观毛泽东圈点过的这18首词作,大致可分为3种类型:爱情词、边塞词、友情词。爱情词圈点最多,达16首,其中7首有评语,《菩萨蛮》(四首)评语为“悼亡”,《临江仙·寒柳》评语为“悼亡”,《江城子·咏史》评语为“巫嵩之类”,《清平乐·风鬟雨鬓》评语为“赠女友”;边塞词圈点1首,为《蝶恋花·出塞》,有评语“看出兴亡”;友情词圈点1首,为《金缕曲·赠梁汾》。

爱情词圈点最多

在被毛泽东圈点过的纳兰性德词作中,最多的就是爱情词。

毛泽东圈点过的16首爱情词中,悼亡词占了14首。

纳兰性德的爱情词可以说是其最优秀的词作。然而,他的爱情经历是不幸的,有关他的爱人,人们常提及的就是他早逝的夫人卢氏和没有留下确切史料的初恋情人。纳兰性德最为眷恋的便是其结发妻子卢氏。纳兰性德于22岁迎娶了两广总督、兵部尚书卢兴祖之女卢氏,婚后的生活极为融洽,可是美好生活只持续了3年,卢氏便因产后患病而亡。卢氏的早逝对纳兰性德打击很大,他笔下凄清哀婉的词作与此有着难以割舍的联系。至于纳兰性德的初恋情人,学界还存在争议,若确有其人而纳兰性德又未能与之结合,那么他在年少时就已经初尝了爱情的苦涩。从毛泽东的批语“悼亡”“赠女友”来看,可以猜测毛泽东对于纳兰性德的爱情经历是有一定了解的,从而在阅读其作品时,能一语中的把握其主旨。

纳兰性德的爱情词中,成就最高的是悼亡词。在被毛泽东圈点过的16首爱情词中,悼亡词占了14首,都是纳兰性德悼念亡妻卢氏的。毛泽东对这些悼亡词尤其关注,其中,他在《临江仙·寒柳》和《菩萨蛮》(四首)上都批了“悼亡”二字。

临江仙·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毛泽东在这首词中圈画了“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几句。这首词尽管是咏柳,但实则是借咏物抒发了对爱人的思念之情。关于这首词,纳兰性德并没有明确标明其为悼亡之作,但就其运用的词句和抒发的情感来看,似可做此推断,尤其是毛泽东圈画过的词句更是具有代表性。在纳兰性德所作的悼亡词中,常会出现“明月”“魂梦”的意象,比如在《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沁园春·瞬息浮生》两首明确为悼亡词的词作中就曾出现过,而这些意象在他的其他类型词作中则相对较少。对《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沁园春·瞬息浮生》两首作品都进行圈画过的毛泽东,也许正是从意象和情感这两个角度将此词视为悼亡之作的。

菩萨蛮(四首)

问君何事轻离别,一年能几团圆月。杨柳乍如丝,故园春尽时。 春归归不得,两桨松花隔。旧事逐寒潮,啼鹃恨未消。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 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晶帘一片伤心白,云鬟香雾成遥隔。无语问添衣,桐阴月已西。 西风鸣络纬,不许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泪欲流。

乌丝画作回纹纸,香煤暗蚀藏头字。筝雁十三双,输他作一行。 相看仍似客,但道休相忆。索性不还家,落残红杏花。

毛泽东在第一首词中圈画了“旧事逐寒潮,啼鹃恨未消”;在第二首词中圈画了“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在第三首词中圈画了“西风鸣络纬,不许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泪欲流”;在第四首词中没有具体圈画词句,只是在起句处做了标记,将整首词单独圈出。

这四首《菩萨蛮》与《临江仙·寒柳》一样,都没有被明确标为悼亡词,但从其抒情达意的主旨看,或可以“悼亡”论之。这四首词实际上都是在抒发作者对于爱人的怀念之情,通过对往昔的美好追忆衬托今日的凄清心境。词中多用“离别”“故园”“旧事”“当时”“相忆”等词语表达对旧人旧事的怀念,用“月”“残红”“泪”“西风”等意象为词营造悲凉氛围,用“伤心”“恨”“凄清”“愁”等词语直接抒发这种哀婉心境。

在纳兰性德的爱情经历中,什么“旧事”让其不断回忆不断书写?想来也只有爱妻卢氏的逝去了,这是其短暂生命历程中一段难以释怀的往事。这四首词读来自然晓畅,却句句悲凉,凄清之情跃然纸上。毛泽东圈画过的词句恰是词中最悲凉可叹之处,他以“悼亡”评其主旨可备一说。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