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精品文章 > 影视戏剧 > 

卢冶:时机与时差:网络剧与全球化

2017-07-27 09:41:10 中国社会科学网 卢冶

我们的网络校园剧和抗日神剧的平分天下,也可以说是在现代性所引发的战争的后果仍未消散的时空里,另一种历史和现实相缠绕的方式。随身携带空间也好,古穿今也好,另辟异世也好,哪个“设定”都未能真正抚平时间和空间上的“落后”与“不平等”的创伤性体验,事实上,它们乃是以这种体验为前提而被创造出来的。而对它们的反思则指向这样的问题:对新媒体进化的无限追逐,是否已经影响了我们对现实的反思能力?是否需要突破“网络性”?离开异世界和游戏式的对现实和历史的指涉和割据,我们还能找到更切肤的历史感和现实感吗?

在播放以来动辄斩获上亿流量的《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真正吸引人的是什么?恐怕不是颜值,也不是如今已经路人皆知的游戏与现实、线上与线下这一生活轨迹,而是“我活在这个网络时代”中的历史自豪感。该作在故事上的成功,或许就在于使巧劲儿:不需要写得比同类题材更出色,不需要更突出的人物性格或更精致复杂的情节,只需要找准时机,强调这个题材本身。

所有的商业成功都在于时机,网络时代的文化业界尤其如此,因为其产品所诞生的环境,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依赖于媒介和媒介的更新换代。林林总总的文化传播公司和工作室旋生旋灭,不是所有人都能在IP热里搅绊出精彩的泡沫。《微微一笑》的聪明是投机性的,却也正呈现了这个行业、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无论再怎么“虚实相生”,我们也不可能从《微微一笑》中读出《红楼梦》的味道,不仅因为“经典文学”和“大众文化”的区隔仍然存在,也因为钻石和煤块的组织架构实在天差地别:跟曹雪芹把大观园背后的太虚幻境作为一种根本的世界观,来解构人们对现实的耽溺不同,《微微一笑》里并肩江湖的芦苇微微与一笑奈何,是决不会认同“人生如梦”的。将白富美和高富帅这一坚固的世俗理想作为消化“现实”的惟一基础来臆想古今中外的爱情故事,获得“线上线下”的双倍快感,这样纯粹发于欲念的快感模式,以及与这模式相配套的视听具现手段,就像一个塑料棚罩一样包裹了我们的生活,透明而难以打破。而我们对于当今网络剧的吐槽,如小白、弱智、中二、拉低全民文化水平等,总是看上去既正确又无力,因为自我吐槽原本就是网络文化的主要功能,就连这些词也是人家发明出来的。而人文学界的严肃批判,又很难直接对这个庞大的、生机勃勃的话语机器发挥作用——意识形态与网络机器,早已与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机器”互含互摄了。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