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精品文章 > 文学评论 > 

何平:自我奴役的文学批评能否“文体”?

2018-04-16 15:57:46 《文艺争鸣》 何平

文学批评文体,是一个文体学的专门问题,其基本前提是承认文学批评是独立的文体,然后才有所谓的文体问题。而当文学批评的文体问题成为一个“当下性”的问题,需要拿出来讨论,显然基于现实的作为文体的文学批评,那种边界清晰的、独立的、自足的“文体感”正在丧失。

可以说得危言耸听一点,我们今天正在失去自由自在,澎湃着生命力的文学批评。

之所以作这样的判断,我并不认为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研究的学术论文可以包含文体意义的文学批评,虽然文学批评并不排斥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甚至好的文学批评,恰恰需要从文学理论和文学史悦纳滋养,但这并不意味着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的研究性论文这两者与文学批评应该没有“文体”的区分和间隔,如果文学批评和这两者之间没有了边界,文体意义上的文学批评将会被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研究所吞噬。但文学批评“文体感”丧失背后单单是文体问题吗?

需要特别指出的,我们将文学批评的文体问题作为一个问题来思考,从策略上,并不想把针对的假想敌设置成“学理性”和“学术规范”。在今天的学术制度下,如果我们莽撞地将文学批评的假想敌树立为学理性和学术规范,不但会遭人诟病,也会使得文学批评自身的生存空间变得更加逼仄。按我的理解,“学理性”和“学术规范”至多是让文学批评戴着镣铐跳舞而已。因为一个基本的事实,与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研究集中在高校和专门研究机构一样,文学批评的从业人员在今天也基本集中在高校和专门研究机构。当下,没有被大学和专门研究机构收编的文学批评从业人员越来越少,而且即使有些未被收编的从业者,也往往是预先经过了大学规范的学术训练。既然文学批评绝大多数发生与大学相关,当然应该在大学的背景讨论才有意义。在大学背景上,虽然已经有某些大学将点击“10万加”的网文等同某一级别的学术论文,但这种“等同”更多是非学术的因素在左右,也只是在一些现实利益上可以被折算。文学批评显然不能同此盛景,与有荣焉。大学作为大学应该有独立的学术制度。学术制度当然应该包含学术评价标准。这种意义上,我们的大学学术制度远未臻于完备。因此,今天我们谈论文学批评,得首先承认学院文学批评一支独大的事实,这一定程度上只是一个无奈的选择。从健康的文学批评生态来讲,大学之外的文学批评也应该野蛮生长。但我们并没有在学院批评之外,相应地发展出独立文学书评人和媒体文学批评制度。换句话说,我们的文学书评和媒体文学批评在当下很low。像《中国读书周报》的舒晋瑜、《文学报》傅小平、《新京报》柏琳、《南方周末》的朱又可、原来腾讯网的张英等等文化(文学)记者虽然写出相对优秀的媒体批评,他们的文学审美能力远远高于一般的大学文学批评从业者,但并没有引起充分注意。今天“野生”的文学批评还应该包括“豆瓣”这样的网站,包括每天我们在朋友圈发布的只言片语的文学批评。这里面可能孕育着新的文学批评方式和新的文学批评文体。但在没有经过充分的田野调查式的观察,我们很难对这些正在发生着的,正在变化着的文学批评下判断做结论。因此,我们只能相对收缩在大学这有限度的空间谈论文学批评文体,离开大学这个立足点,我们很多的前提和结论可能就不存在不成立。比如我们现在说的文学批评文体的逼仄和萎缩,其基本的立论前提只能在大学背景上,离开了大学这个背景,包括和大学有着深刻勾连的研究机构和传统媒体,等等,这个问题的讨论可能是另外的方式和结果,因为在网络平台、微博、微信公号,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一样的文学批评世界,文学批评和文学批评文体也是丰富芜杂的。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