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精品文章 > 文学评论 > 

李一鸣:文学创作的大气、静气与锐气

2017-11-13 11:26:03 学习时报 李一鸣

  文学作为人类把握世界的一种方式,也是人类精神的实现形式,必然寄寓作家在认识和表现世界中产生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审美情志、人格力量,体现着作家精神的高度、心灵的向度、视野的广度、胸襟的气度、思维的深度、修为的程度。一个有作为的作家,在文学创作中,必然具备超乎寻常的大气、静气与锐气。

  大气衡量境界

  大气,意味着大视野、大胸襟、大气象、大境界。它来自作家俯仰天地的眼光、悲天悯人的情怀、抵达大道的心灵。是否大气,是衡量作家境界高低的试金石。

  作家大气与否,首先体现在对“文学为了谁”这个根本问题的认知上。为什么人的问题,决定文学创作的立场和方向。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是广大作家的天职。这是作家的大气之所在。纵览一部中国文学史,屈原的“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是大气,杜工部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是大气,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大气,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大气,鲁迅的“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是大气。一切杰出的作家无不心中装着人民,一切优秀的作品无不葆有恒久的人民性。人民群众有欢乐要表达、有痛苦要倾诉、有梦想要实现,但他们不是都能用文艺形式传达思想感情。作为作家,就应该强化代言意识,坚定自觉地为人民代言。没有真切的代言,就不会有痛彻的关怀、贴心的呈现。一个作家,如果缺失对自身使命责任的内省和把握,对人民的喜怒哀乐袖手旁观,一味表现“小事物、小心情、小趣味”“总是咀嚼个人身边的小悲欢,并把小悲欢当大世界”,文学就失去了应有的存在价值。

  作家大气与否,也体现在对“作品表现啥”这一重大命题的态度上。契诃夫说,“文学家是自己时代的儿子”,深刻揭示了文学与时代的关系。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文学,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独有的器物、制度和精神。时代是背景、是场景、是情景。当代作家应该努力把握时代精神,反映时代特质,体现时代优质,催生时代新质,自觉抒写当代中国故事、中国经验、中国精神,深入社会内部,楔入生活深层,探入人物内心世界,摹写出时代的本相和人物的心灵史,努力创造中国文学史独特印记和传世记忆。

  作家大气与否,还体现在对“创作为什么”这一“大道”的把握上。文学是人学,文学的大道就在于它表达生命关怀、人生关怀、人心关怀、现实关怀,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推动个人、民族、国家、社会的和谐进步。当代作家应当把文学创作放在世界文学整体“格局”中定位,放在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布局”中定位,放在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中定位,时刻体会责任的分量,笔杆的重量,文字的力量,以优秀的文学创造,构筑中国人独特的精神世界,打造民族应有的文明品格,肩负起对世道人心和社会历史的深情担当。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