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精品文章 > 文学评论 > 

“认识你自己”:“史诗性”小说的切入口

2017-11-03 10:18:12 文艺报 程光炜

  “在今天的语境中,重提“史诗性”是一个立意高、具有历史反思性的观点。

  “新时代里小说主人公的心灵”远“比外部世界狭窄”,缺乏与这个大时代生活相匹配的“史诗性”长篇小说,在这种背景下,重提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是有积极意义的,它重新开启了中国当代文学一道文学之门:认识你自己。”

  在今天的语境中,重提“史诗性”是一个立意高、具有历史反思性的观点。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观察“史诗性”。

  一是四十年来文学思潮发展的角度。1979年出现在“朦胧诗论争”中的“小我”与“大我”的观念分歧,针对的是“文革”之前垄断性的极左文艺思潮,所以谢冕的《在新的崛起面前》和孙绍振的《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都是企图用代表着改革开放新力量的“小我”(即个人)来反抗“大我”(极左思潮)对人性的压制,宣布一个在改革开放洪流中出现的“人”的归来。为推动“文学自主性”和新时期文学高歌猛进的发展,“论文学主体性”、“向内转”等口号相继提出。这股文学思潮是造成上世纪80年代文学繁荣局面的最大推手。90年代后,适应全面市场经济的需要,文学界再次提出“宏大叙事”和“个人叙事”、“欲望叙事”等主张,人们普遍认为,只有用“个人叙事”战胜“宏大叙事”,当代文学才能与市场经济的历史语境和世界文学全面接轨。新世纪文学之后,“自我”迅猛走出“大我”甚至“小我”的历史局限,变成一种新的文学姿态,变成一种拒绝历史生活、仅仅沉浸在自我幻想状态的文学书写形式。“小人文学”成为文学新宠,但卢卡契所说的“新时代里小说主人公的心灵”远“比外部世界狭窄”的现象(《小说理论》),终于引起了批评界的极大担忧。这可看作是重提“文学史诗性”的一个背景。

  二是当前小说创作的角度。我注意到,1985年新潮小说兴起之后,尤其是90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热兴起之后,作家们纷纷抛弃19世纪文学创作规范,倒向了西方20世纪现代派文学的怀抱。卡夫卡、福克纳、马尔克斯成为他们仿效的对象,托尔斯泰、狄更斯、雨果等19世纪文学大师黯淡无光,被放置一边。最近四十年的中国,可能是近代以来中国历史上社会最为稳定、经济发展最快、人们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一个时期,也是近代180年来承平时期最长的一个阶段。而由于后发展国家的特点,中国的社会组织和结构形态20世纪的美国和18世纪的法国相类,而前者,正是19世纪文学大师们描写的对象——那种大规模迁移变动甚至急剧震荡的历史生活,恰恰是“史诗性”文学最善于刻画的场景。公平地说,鉴于上述文学思潮的进步,小说创作技巧被大幅提升了,很多作家的作品写得越来越圆熟,当代小说的艺术技巧可能达到了现代中国文学的最高点。然而,如果从作家帮助读者“认识生活”、“启发心灵”,从作品的基本功能仍然是感动人心的角度看,当前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在这方面有所退步,“感情冷漠”成为大多数作家和作品的历史特点。我个人认为,缺乏与这个大时代生活相匹配的“史诗性”长篇小说,依然是目前阶段长篇小说(也包括中短篇小说)的最大问题。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