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精品文章 > 文学评论 > 

从最真实的生活中淘一口新史诗的世相之井

2017-10-13 10:09:36 中国社会科学网 徐剑

“新史诗写作不是技巧、不缺语言,甚至不缺生活和想象。然,最缺的却是精神品质、缺的是一个作家在大时代之中的站位和姿势。我们将以什么样的思想和精神来展现新史诗?文学的最高精神品质是什么?就是思想的高度、广度和深度,通俗说,就是一种精神的海拔。”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和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讲话中指出:“史诗是人民创造的,不论多么宏大的创作,多么高的立意追求,都必须从最真实的生活出发,从平凡中发现伟大,从质朴中发现崇高,从而深刻提炼生活、生动表达生活、全景展现生活。”毋庸置疑,中国当代文学,有文学高原,而无新史诗的喜马拉雅,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的差距在哪里,缺失于何处?是剑不如人,还是器不如人,抑或我们的生活积累、思想底蕴、气魄才华、知识素养准备不足,还是黄河之水从天而降,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大河奔流,发展奇迹与风险同在,泥沙俱下,我们还没有完全咀嚼透,掌控乏力?我一直在悄然拷问,反思自己的创作。毫无疑问,强势的经济必然呼唤强势的文化、乃至文学,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量的中国,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了,一直没有与之经济地位和世界影响相称的史诗性作品。是这个时代没有提供给我们机会,还是我们错失了良机,或者我们驾驭新史诗的能力没有达标。回顾自己的文学之旅,新世纪以降,受中宣部、中国作家协会或军委宣传局委派,我曾多次深入到国家重点工程建设现场采访,比如青藏铁路、西电东送、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以及98’长江抗洪,08’抗冰雪,“5·12”汶川大地震,还有刚刚落幕的南海填岛,我有幸一次次地抵达创造新史诗的地标之地,采访过书写新史诗的创造者,毫不掩饰地说,有些作品还具备了新史诗的一些品相。比如写青藏铁路的《东方哈达》等,受到不少专家读者激赏,但是离真正意义上的新史诗之作还差距甚远。

重温习总书记对于新史诗的阐述和要求,我以为每一位有志于当代文学的作家,都会有创作新史诗的文学雄心和追求。对于长期从事非虚构写作,特别是国家重大工程建设的我来说,重要的一点就是将过去重新归零,重整行装,从最真实的生活出发,深深地淘一口新史诗的世相之井、命运之井、情感之井、精神之井、文学之井。

写出真实生活里的苍生之美。四十年间,我们经历了一个奇迹与梦想不断发生的年代,好多工程震烁人类,堪称前无古人、空前绝后。然而这些大工地、大工程、大创造后边,站着一支亿万人的民工队伍。青藏铁路,他们是主角,二万多公里高铁修建,他们是主角,南海填岛,仍旧是主角,所有大工程背后,都有他们的身影。然而一旦落幕,他们便默默地离开,留下甲方,留下官员,其实最该留下的是他们,可采访时连名字都很难问到,更遑论被人记得。作家有责任为他们代言,将他们的平凡、质朴的故事写成新史诗。这形同一场大的决战,兵燹硝烟散尽,辉煌落幕,剩下来讲故事的人就是作家。如何讲好和写出新的时代史诗。我以为我们讲述的视线和重点都不能离开芸芸众生,那些创造了奇迹而又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从他们真实的故事里去寻找新史诗的真谛。奥地利作家茨威格说过:“我丝毫不想通过自己的虚构来增加或者冲淡所发生的一切的内外真实性,因为在那些非常时刻,历史本身已经表现出十分完全、无需任何帮手,历史是真正的诗人和戏剧家,任何一个作家都甭想去超过它。”请记住茨威格的这句话。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我们每天都在直面的是一个光怪离奇、五彩缤纷的世界,呈现于作家面前的真实被无限放大,乃至扭曲变形。纵使作家再飞扬文学想象,都无法抵达彼岸。真实生活远远比作家更富有想象力,这需要作家以行走之姿,走到,听到,看到,从大量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去发现独特生动的细节。

写出真实生活的精神标高。我觉得新史诗写作不是技巧、不缺语言,甚至不缺生活和想象。然,最缺的却是精神品质、缺的是一个作家在大时代之中的站位和姿势。我们将以什么样的思想和精神来展现新史诗。文学的最高精神品质是什么?就是思想的高度、广度和深度,通俗说,就是一种精神的海拔。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