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文学艺术 > 精品文章 > 散文天地 > 

神秘岜沙

2018-01-07 19:07:25 中国社会科学网 荆永鸣

晚餐后,从下方山坳走向更高的山顶,夜色无声地覆盖四野。几个同伴把手机对着天空,拍了一会儿月亮,便互道“晚安”,各自隐没在分岔的山林小道里,一切都复岑寂。我沿着一条石阶小路回到下榻处,打开了灯,这上下两层的小木楼显得格外空旷与阔大。我泡上一杯茶,准备慢慢品呷。我在这山里将度过最后一个夜晚,这里是岜沙。

岜沙位于黔东南从江县丙妹镇。过去,这里曾是从江县内的陆路要道,清朝官府曾在岜沙路口立有碑文,警示过往行人不许骚扰、欺侮这里的苗胞。

三天前,我们来到这座远离世尘的苗家山寨。只见四周群山环抱,茂林修竹,古木参天,犹如进入到一方世外桃源。街两边的民居全是二层小木楼,古铜色的木板墙壁,深灰色的瓦顶,依山顺坡而建,高低错落,层层叠叠,自然和谐。街头街边,休闲的老人,织布的妇女,玩耍的儿童,淡定、专注、怡然自乐。

千百年来,岜沙村民完整地保留了苗家人的传统习俗、服饰,却又与其他地区的苗族有许多不同之处。我注意到,岜沙人的服饰十分讲究。男人藏青色无领偏襟、布纽上衣,下身青色直筒裤,肥大的裤腿短及脚腕之上。男孩子从十五岁完成“成人礼”之后,即在头顶正中留起一束黑色的长发,绾成一个很大的发结,周边的头发全部剃光。你想不到,在岜沙,男人的剃头工具只有一个,就是镰刀。在村中的广场上,我们讶然地见识一回岜沙人剃头的全过程。只见一位老者,手持一把宽如弯月的镰刀,吓人地在一个青年人的头上旋来踅去,不一会,除了头顶上那一束长发,其余全被剃了个精光。看得我们这些外来人屏声敛气,心惊胆战。

岜沙青年女性的发式也奇特,近似于“公鸡头”。黑亮的头发绾在前额顶,上面插着红木梳和银簪。与男人相比,其服饰和装束十分繁复,中裤外边是百褶裙,系腿套,挂胸兜,腰间佩戴银质或铜质针筒,看上去花枝招展,琳琅满目。让人惊叹的是,这些制作精美的服饰全都出于她们自己之手。走在岜沙的街道上,随处可见一些做着手工活计的妇女。据陪同者介绍,这里的姑娘七八岁就开始跟着妈妈学歌,十一二岁开始学习纺纱,十四五岁就已经学会了蜡染、织布、挑花、刺绣和做百褶裙。除了田间劳动和家务,她们一生都离不开织布、刺绣之类的服饰制作。

岜沙是我国政府特批的唯一可以持枪的部落。一天早晨,我和几个同伴在山脚下的苗寨里闲逛,遇到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腰里别着一把宽刀,肩上扛着一杆长枪,枪筒上挑着一把青菜。他叫吴水稻。岜沙人的名字有个特点,就是多以实物取名,寨里的人多数姓滚。当然也有抽象一点的名字,有一任村支书就叫滚内拉,很有趣。

“您的枪能打响吗?”我和吴水稻搭讪着。

“能啊!”

他把枪递给我。我发现这是一杆火药枪,枪筒里装有火药,只要打开保险,手指一扣就会“砰”的一声打响。其实枪的主人也很少打。岜沙人的枪和火药都是自己制造。远古的时候,他们的祖先逐猎而居,哪里野兽多,就往哪里迁徙。酷爱打猎的习惯一直传承到子孙后裔。如今的岜沙山林已经没有了猛虎野兽,岜沙人也早已不再以狩猎为生。但这里的许多男人却仍然刀不离腰,枪不离身。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