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社会学 > 精品文章 > 发展社会学 > 

邓小平对社会主义运动世纪性难题的科学解答

2016-11-22 13:55:58 《宁夏社会科学》 许先春 裴华

  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个伟大创举和显着特征,就是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先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进入社会主义,异乎寻常地加快了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然而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之后,又面临新的、一系列不容忽视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如果不加以正确解决,社会主义就有得而复失的危险。本文提出并思考了20世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所面临的世纪性难题——社会制度“跨越之后”的问题。

  20世纪中国革命的历史行程,两次回答了这个世纪性的难题,第一次是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及其实践,肯定了中国可以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进入社会主义;第二次是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从“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角度,对于实现了社会制度“跨越之后”的社会主义,重新进行思考,并提出了社会主义的发展阶段、途径、动力等思想,系统地解答了社会制度“跨越之后”的世纪性难题,在实践中开辟了一条新的振兴社会主义运动之路。

  一、马克思晚年提出了“跨越资本主义制度卡夫丁峡谷”的构想,但在实现跨越之后,又面临着新的世纪性难题

  马克思所提出的“晚年设想”,主要表现在下列文献中:《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信》及三个复信草稿和《〈共产党宣言〉俄文第二版序言》。马克思“晚年设想”因其探讨的是落后国家的社会发展问题,并且是直接针对东方国家尤其是“亚细亚生产方式”的国家而言,因此被学术界称之为“东方社会发展理论”。它具有不可低估的理论价值和方法论意义,它表明:尚处于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国家和民族,不必然只具有资本主义的发展前途;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这些国家可以先于发达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毛泽东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其他一些经济文化落后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在实践上证明了落后国家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跨越资本主义制度“卡夫丁峡谷”,是“伟大的创举”而绝非“历史的误会”。

  在马克思的思想中,实现社会制度的跨越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他在晚年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对跨越问题本身的思考上。马克思当初提出跨越设想时,较多地考虑的是如何跨越、能不能跨越以及跨越的条件等问题。至于落后国家在实现了跨越之后,如何继续沿着跨越的取向走下去,如何巩固通过跨越所取得的成果,马克思当时没有来得及考虑。但是,当代的社会主义实践,以异乎寻常的方式,提醒人们思考这一“世纪性难题”。

  马克思“晚年设想”所揭示的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完成了“上篇”,即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一次巨大的历史性飞跃。但是,它还有另外一个更为艰巨的“下篇”需要完成,即建设好社会主义。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等领导同志犯了脱离实际、超越阶段的错误,从而使得跨越了资本主义制度“卡夫丁峡谷”以后的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走上了一条曲折的发展道路。

  毫无疑问,中国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基础上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这种社会主义,无论就其生产力水平,还是其所有制形式、产品分配形式以及人们的思想觉悟,都与马克思早年所构想的那种建立在资本主义“自然分娩”基础之上的社会主义存在着差距。无视这种客观存在的差距,必然会在实践上陷于误区:忽视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盲目地追求“一大二公”,期望在不发达的生产力基础上径直走向成熟的、理想的社会主义。这种脱离实际、超越阶段的社会主义实践只能导致“贫穷的社会主义”。

  邓小平对这种“贫穷的社会主义”有着清醒而客观的认识。在他看来,“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37页。)他认为,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传统的社会主义忽视了发展生产力,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 373页。)正是由于突破了传统的社会主义观,邓小平理论才系统科学地回答了在中国这样一个落后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发展社会主义的问题,完整地解答了在实现社会制度的跨越之后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问题,开辟了一条新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