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中国城镇化进程 > 城镇化投融资 >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发展模式研究

——以苗侗民族聚居地黔东南为例

2017-10-25 14:07:25 中国民族宗教网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实践证明,城镇化战略是推进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路径选择。但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地处偏远,人口文化素质较低,经济发展十分缓慢,其城镇化水平不高,差异性突出,依然存在着农业发展缓慢、基础设施不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缺乏合理的政策支持和保障等问题。因此,应加快西部民族地区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拓宽民族地区经济收入渠道,加大教育投入,增强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农民的创业就业能力等。

2015年,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56.1%。城镇化是一个系统的、全面的、促进社会进步的伟大工程,城镇化速度和水平的高低体现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1]。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大多数是欠发达、欠开发的省份,长期以来经济发展缓慢,教育水平落后,农民综合素质偏低,观念陈旧,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虽然已经进入了加速发展的阶段,但与东部发达地区相比,城镇化水平发展仍然滞后。因此,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如何走出一条科学、合理、可持续发展的城镇化建设路子,使城镇化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成为当前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谐社会主义的重要问题。

一、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建设的必要性

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也是加快产业结构升级,解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推动城乡统筹发展的重要途径。而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由于经济滞后,教育落后,城镇化水平较低、不平衡。因此,一方面,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发展,将成为推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成为中国解决严峻的“三农”问题的突破口,从而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有着全方位、极其重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另一方面,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建设,对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加快发展,加速发展,促进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大意义。

二、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概况

城市人口比重上升,农村人口比重下降,是城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苗侗民族聚居地黔东南自治州,总面积3.03万平方公里,总人口444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80%以上,苗族侗族人口占少数民族人口的73.7%。近来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城镇化建设步伐虽然不断加快,但城镇化水平仍然滞后。当前,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充分发挥原生态旅游资源优势和区位优势,以宜居城市为建设目标,不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教育投入,切实解决城乡发展失衡问题,不断推进少数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因地制宜,逐渐走出了一条具有民族特色的典型城镇化道路。一是地方特色明显。在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地,各地域之间、各民族之间在文明、经济、生存环境、社会状况等方面存在着种种差距,在城镇化过程中,各地区少数民族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走适合自身发展的特色路子。二是民族特色鲜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各民族有各民族的特色,民族风俗、民族建筑等各具特色,因此,在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建设十分注重民族特色。三是发展不平衡。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处于离主要经济中心城镇较近的地区,受城镇福射的影响,城镇化发展较快。反之,若地理位置偏远且远离主要城镇,则该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的发展速度较慢,城镇化的质量也较低。

三、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存在的问题

(一)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农业发展缓慢阻碍了城镇化的发展

经济发展是城镇化发展的必要载体。然而,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以种植烤烟、水稻、高粱等经济作物为主,其经济支柱主要为传统农业,农民的收入仅仅依靠经济作物获取,平均收入较低,增收渠道也较窄。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物价水平的攀升,农民生活水平无法提高,传统的发展缓慢的农业生产无法提供城镇化发展所需要的必要条件,制约了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发展。

(二) 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城镇产业聚集度低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发展,普遍追求发展为“小而全”的城镇,从而导致城镇结构趋同,阻碍城镇化发展。首先,产业结构趋同。西部少数民族地区难以形成支撑城镇化发展的支柱产业;其次,农民虽然转化为市民,但是广大农民身份转型后,职业转换后仍然滞留在农村,阻碍了城镇化发展。再次,工业结构没能依靠本地资源、地方优势,而是以低水平的加工业为主,经济效率较低,严重影响了城镇化的可持续发展。最后,城镇化建设缺乏特色。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盲目追求“人造特色”,缺乏对当地民族文化的挖掘,从而出现了“千城一面”的奇怪现象,不利于城镇化发展[2]。

(三) 公共基础设施不完善

一般来说,城镇的规模越大,配套的公共基础设施就要求越完善。但是,在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过程中,在城镇数量与规模不断增大的同时,其公共基础设施却难以维持以前的水平,从而产生了问题和矛盾。首先,道路交通不容乐观。苗侗民族聚居地黔东南自治州虽然实现了村村通公路,但是一些路面狭窄,而且已经被不同程度地损坏,通行存在安全隐患。其次,学校、医疗条件较差。在苗侗民族聚居地黔东南自治州,一些乡卫生所医疗设备落后,医护人员不足,加之当地群众由于收入较低不愿意花钱看病,导致当地的一些卫生所甚至不能正常开展工作。因此,在城镇化过程中,西部少数民族群众根本无法享受到像城镇居民一样的医疗卫生条件。此外,在苗侗民族聚居地黔东南自治州,一些学校教室还是用土砖砌成的,先进的教学设备严重匮乏,加之少数民族地区教师待遇较低,很多人不愿意到少数民族地区去教学,民族地区教师力量薄弱,制约了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发展。

(四) 存在过度“城镇化”,生态文化环境遭破坏

总体来说,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的过程较缓慢,但是在城市周边的农村地区,城市化进程比较快。例如,在苗侗民族聚居地黔东南自治州的西江景区,曾经沿河一带都是美丽田园,但是,现在陆续被高档酒店、酒吧等各种现代化娱乐场所取代。这种掠夺式的开发,使以村落为代表的乡村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农村一些传统农耕文化正在逐渐消失。在城镇化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城市边缘的村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城镇化建设的发展,广大农村地区的边缘化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

(五) 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城乡差距大

社会保障体系是维护社会稳定和人民安定的重要保障。社会保障体系由社会保险、社会 福利、社会救济和优抚构成。当前,我国养老保险以个人缴纳为主,政府给予适当补贴。通过调查,有71.2%的农民认为新农保的养老保障待遇水平较低,不能满足已经进入城市居住的生活消费水平。而关于政府是否还为城镇化后的农民提供其他社会保障项目,55.3%的失地农民虽然说有,但标准普遍较低。如黔东南州凯里市因为城镇化而失去土地的农民生活补助发放标准为:失地在90%以上的,每人每季度补助180元;失地在80-90%的每人每季度补助155元;失地在70-80%的每人每季度补助130元;失地在60-70%的每人每季度补助100 元;失地在50-60%的每人每季度补助75元。这样的保障待遇,城乡差别悬殊,这与我们提倡的新型城镇化中以人为本的理念是格格不入的,不利于城镇化的发展。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